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八九三章你就帮我一次吧
    从幻境出来后,寻易的两眼已经急出了血丝,良久才平静下来,御禅居然出事了,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因为御禅此前没跟他提过药仙宫的事,所以他此刻没有丝毫头绪。

    天意真是弄人,偏偏是在见过了镜水仙妃后才见御禅,如果掉过来的话,他就可以求镜水仙妃立刻派函香去搭救了,他刚才曾努力想再转回到镜水仙妃那边,可怎么也做不到,御禅的声音都那么虚弱了,不知还能不能撑到下个月,寻易难过得真想大哭一场。

    眼望着西天瘴的方向,寻易恨不得立刻赶过去,可没有函香的帮忙,他去了又有何用呢,西天瘴那么大,他到哪里去找那个听都没听过的药仙宫?加之深处的剧毒之烈是连镜水仙妃都是要忌惮的,自己仅凭着函香给的那道防护肯定是不行的。

    此刻跑去找镜水仙妃和函香?这就更不靠谱了,首先沈清这一关就很难过,除非是下狠手杀了她才能夺取镇命符,为了救御禅,他可以下这个狠手,可问题是这两位花仙不一定在香色域呀,除了香色域他不知还能去哪找,而且去香色域的路途太远了,就算自己用紫霄宫七仙君的身份去使用传送阵,可乱星域这边有没有传送阵他都不知道,一通折腾下来难说要耽搁多少天,自己斜穿蒲云洲这么大的动静,紫霄宫肯定会得知消息的,如果被逮住了,又得是一堆的麻烦。

    再想到师尊苏婉此刻正受着度日如年的煎熬,他不知该作出何种抉择了。

    两个时辰后,沈清回来了,她什么都没跟寻易说,解开了重重禁制就要带他走。

    “你听说过药仙宫吗?”寻易一脸恳切的问。

    “你问药仙宫作什么?”沈清已经留意到他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了。

    “如果你知道,求你告诉我。”寻易的样子完全说得上低三下四了。

    “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你不打算去救苏婉了?”沈清没有因他的示好态度而给他好脸,因为她刚才感受到了牵心幻境的骚扰,尽管那感觉很轻微而且是一闪即逝的,但她能确定那就是寻易开启牵心幻境造成的。

    寻易更加诚恳的哀求道:“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化羽中期大神通陷落在药仙宫了,我得想办法救她,求你了。”

    “看样子你是刚知道的?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有顺风耳还是有千里眼?”沈清那双如水的明眸中闪着讥嘲之色,她平时惜字如金的劲头和孤云展不相上下,可面对寻易时不经意的就会多出些废话。

    寻易叹了口气道:“帮你闯过道障的那人就是我,我吃过一颗牵心果,可以和……想念的人通过一种玄妙的方式联系,这个我想你应该早有察觉了,就是不知你是不是追查清楚了。”

    “你是怎么帮我闯过道障的?”沈清脸上有些不自然。

    “一座桥,一架天梯,两头凶兽,你犹豫难决,我让你依心而为。”

    沈清沉默下来,闯道障的情景她跟谁都没说过,寻易既然能说出来那就不会错了。

    “念在我帮过你的份上,你就帮我一次吧。”

    “公与私不能混谈,你帮我闯道障的事我会报答……。”

    寻易见她停住,不由苦笑道:“是啊,我马上就会死,你哪还有机会报答?”

    “那就算我欠你的好了,我从不亏欠别人,但这次没有办法。”

    寻易摇摇头道:“何谓公?何谓私?初次见面我就帮过你们,不说救过你们的命,但至少是让你们免于受更重的伤损了吧?也算是帮你们完成了公务吧?若不是我帮你闯过道障,你应该也不会有今日之修为吧?没有了这份修为也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因果循环,公与私又哪能分得那么清呢?你因修为提升而为天律盟多出的力肯定不会少了,这也有我的一点功劳对吗?我现在求你帮我一点忙,你真就心安理得的不管不顾吗?况且我也是个为天律盟建过功的。”

    沈清紧皱眉头道:“你这些道理从人情世故上讲是讲得通的,但在天律盟的律条前是讲不通的,无论如何,因私废公都不行!”

    寻易心平气和道:“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凭着几句话就把我从古野营带了出来,这算不算因私废公?如果你说事急从权,我能体谅,可接下来的知情不报和自作主张不就是为了让尊师免于涉险吗?这总该是因私废公吧?咱们现在不是在执行公务,如果把私情都抛开来说,那我用自己的性命去换苏仙子生还,就是用性命去换攸关南靖洲安危的重要丹方不泄露了,对吧?我为南靖洲甘愿作出这么大的牺牲,面临的事件又是如此的重大,为了能让我安心赴死,你怎么说都该作出点通融吧?”

    沈清本就是个不善言辞的,面对这么一个能言善辩的她哪能是对手,虽然认为寻易所说有不对之处,但大部分她说认同的,所以也就不争辩了。

    “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寻易见她松了口,大喜道:“先告诉我药仙宫是个什么情况?在哪?”

    沈清用嘲弄的目光看着他道:“你刚才说是通过牵心果和那化羽中期的大神通联系上的?那就应该是位大仙妃了吧?”她的脸上又有点不太自然了,提到牵心果那就绕不开寻易对她曾有过爱慕之心的事,而这个说起来就难免尴尬了。

    “是,她确实是位大仙妃。”

    “真是小看你了,你居然敢对一个化羽中期的大仙妃动歪心思,这色胆可真是能包天了。”沈清虽是用的讥嘲语气,但这也是由衷的慨叹,知道寻易是为了一个大仙妃而淡了对自己的爱慕,这她能接受,所以憋在心里的那股邪火顿时消散了大半。

    “不是你想的那样,牵心果的灵性也是不尽相同的,可能我吃的这个比较特别,只要是思念的人就可以联系到,并非一定要牵涉男女之情。”寻易是想化解掉二人之间的那层尴尬,可这话却是沈清不爱听的,所谓女儿心,海底针,寻易再怎么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对小女儿的心思也是难作到十拿九稳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