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八九五章 欺负你什么了?
    “走吧,去救苏仙子。”寻易满脸满眼的痛苦之色,沈清是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他没把握对其一击成杀,只要留出刹那的工夫,沈清就能用牵命索要了他的命,而即便能顺利杀死沈清拿到镇命符,换回来的也不过是个渺茫的希望,对于能否在香色域找到两位花仙,他更是没有丝毫的把握。

    “我只能这么做。”沈清看到寻易如此痛苦,心下有些不忍,轻声说了一句。

    寻易没再说什么,跟着她直奔乱星域。

    临近乱星域时,正天君给的那份地图上的红线亮了起来,寻易暗自松了口气,幸好这份地图还是能用的,此前他挺担心这事的。

    故地重游,寻易却没心思去回想当时自己和镜水仙妃来到这里时的诸般光景,二人各自换好蒲云洲的服饰后,寻易望着乱星域深处一句话不说的把上次遇到北宫仪和铁博的一段记忆展示在沈清面前。

    图景一开始就是铁博在说话,“北宫道友摸索出了此间的一些门道,穿越那些机关时,即便是两个人肩并肩一起走也会被分到不同空间,只有这样才会确保咱们不被分开,寻道友请在前面领路吧。”

    看到铁博绽开护体神光把寻易和北宫仪罩入其中,沈清“嗯”了一声,问道:“这是你上次穿越这里时发生的事?”

    寻易点点头,等沈清小心的走过来后,他一言不发的绽开了自己的护体神光把沈清纳入其中,然后闷头就朝乱星域内飞去。

    沈清看不出有多紧张,但脸上的神情也绝谈不上轻松。

    飞了一阵,听到沈清突然发出一声闷哼后,寻易才淡淡道:“我以为你是知道在这里不能乱用神识的,所以才没多啰嗦。”

    沈清确实知道这事,但出于好奇还是想亲自试验一下,她此刻在寻易的护体神光中,散出神识寻易是能感知到的,正是因为寻易没有出言制止,她才又放大了些胆子,否则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明知寻易是在故意报复,她也只能暂且忍下这口气了,所以咬着牙什么都没说。

    见识了寻易的阴损,沈清的心底开始有些发毛了。她之前虽只见过寻易一面,但因经常受到牵心幻境的搅扰,弄得她隔三岔五的就要对寻易咬牙切齿一番,尽管恨得不行,可在感情上寻易也算是个熟人了,而且那种恨主要是来自寻易对她爱慕的减淡,这让她觉得很没面子,现在知道寻易移情别恋的是一位大仙妃,她也就不怎么怨恨寻易了,怨恨一减轻,亲近感觉就迅速占了上风。

    沈清说不上对寻易有什么喜爱之情,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可上次心血来潮的去了一趟玄方派的事则表明了一些她不愿承认的情感,她不能否认,寻易嚣张的那个样子很特别,如果是毫不把寻易放在心上的,那寻易的移情别恋就不会让她憋那么大的火了。

    沈清不是想不透这个道理,她是不愿去想,哪有被人家厌弃了还去想自己是不是喜欢人家的?

    总而言之,他们俩都是对对方有些好感的,寻易是不想再与任何女子有情感纠葛了,沈清则是为了修道而不想沾惹男女之情,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让他们俩从一见面就处处觉得别扭,熟悉的人说着生分的话,动不动就呛起来。

    这次遭了寻易阴招的伤害,沈清被伤害的不仅是丢失的那一点神识,她不得不用清醒的目光重新审视寻易了。

    寻易能理解沈清的难处,但这不代表他就能原谅沈清,因为救御禅这件事对他来讲比自己性命还重要,任谁在这件事上给他添乱他都不会原谅。

    让沈清担忧的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寻易刚飞了两个时辰就停了下来,他落在了一处悬崖边,把沈清从护体神光中放出来后,自己一声不吭的躺在了一块青石上。

    “你这是干什么?”沈清不解的问。

    寻易不紧不慢道:“内息乱了,我以前因受重伤,落下了一个病根,内息一乱就得调养一两个月才能恢复。”

    “那你来指引路径,我来带着你飞。”沈清说这话时心里已经绝望了,暗自后悔自己之前不该这么信任他,落得现在只能任他摆布了。

    寻易信口而言道:“内息一乱,那份路径图也看不到了。”

    “寻易,你不要欺人太甚!”沈清凶狠的瞪视着他。

    寻易乜斜着眼睛看着她道:“是你在一直盛气凌人的欺负我,我欺负你什么了?你的事就都是天大的事,我的生死之交正在药仙宫中苦苦挣扎,却必须得先帮你把事情做完再去管她,你未免也太过份了,对,她在你眼里就是个该死的蒲云洲大仙妃,可我要告诉你,她在我眼中,比整个南靖洲都重要,更别提区区一个天律盟,说到你们清缘派,那就连个屁都算不上了。”

    沈清铁青着脸道:“你利用我的信任,使用这种阴招,太卑鄙了!”

    寻易翻眼望天道:“本来事情很好解决的,是你的多疑逼得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必须得开启完牵心幻境再去玄土裂原,否则我可能就没机会开启幻境了。

    “你要这样的话,我以后更加没法相信你了。”

    寻易漫不经心道:“估计也没有什么以后了,过些天我就会死在你设定的牵命索下,我可以用所有亲近之人的性命立誓,那就是屈杀,所以我现在坑你一下也没什么过意不去的,而且之后你如果能顺利回归南靖洲的话,那就更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沈清沉默了,如一朵遭遗弃的绝世奇葩般伫立在那里,尽管无助却显得很坚强,眼神中闪烁着不屈的坚毅。

    寻易闭上了眼睛,口中嘱咐道:“别乱跑,十里方圆之内是安全的,如果跑到外面去,咱们俩就都得死在这里了。”

    沈清发狠的盯着远方,不作任何回应。

    一个躺,一个站,都是一动不动,而四周的景物却是动的,星移地转,乱星域绝不是个适合斗气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