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九百章你别惹烦我!
    沈清第一次对他露出了笑容,“说真心话,还真有一点,为了这件宝物,很值得作点亏心事。”

    寻易有些无奈的摇着头道:“你可是慈航仙尊的弟子,眼窝别那么浅,这很给你师尊丢人。”

    “贪图一件上上品级的幽蚕丝道袍,这放在谁身上都不能算眼窝浅了,况且我怀疑它就是极品的。”沈清抚摸着衣袖爱不释手的说。

    “算了,不管我此番是死是活,这套衣裙先借给你用两百年吧,但你得立誓,过后要把它交给苏仙子,而且你要隐藏好它,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万一被别人知道了,追查起来就是个大麻烦。”他这是考虑到苏婉目前的修为还是太低,在危难时刻这身衣裙未必能有多大用处,既然让沈清知道这身衣裙了,那索性就先送个人情吧,说起来沈清这次确实帮了他不小的忙。虽然对沈清还很不了解,但他信得过慈航仙尊的眼光,也信得过自己的眼光,相信沈清不是食言而肥的人。

    “你要死了就一切都好说了,追查到此刻就结束了。”沈清眼中闪出戏谑之色。

    寻易凑趣的作出郁闷状,低声骂道:“奶奶的,小爷这次即便能活着回来,以后也得时刻防着你下黑手了。”

    沈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明眸中闪着浓浓笑意看着他道:“我会让你防不胜防的。”说完这句话,她随即就收了笑容,毕竟在这危机四伏时刻他们太不该如此轻松的说笑。

    没飞出多久,他们就遭遇到了第二次拦截,这伙人是看到了白焰警讯朝这边赶来的,等到白焰警讯消失了,他们正在犹豫是不是该过去问问情况。

    寻易和沈清用先前的办法气焰嚣张的吓退了他们。

    “我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寻易终于还是把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怎么不对?”沈清虽然对蒲云洲这边有所了解,但和寻易比起来就差得远了。

    “我选的这条路上不该有这么多人,而且看他们的架势,都像是戒备十足的,蒲云洲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怎么办?退回去?”沈清放慢了速度。

    “不用,继续按我指的路线走,我只是让你有个准备,别猜疑我又骗了你。”

    沈清再次加速,寻易展露的本事已经让她安心多了,而且有了这身衣裙作防护,她的胆气也比之前大了不少。

    第三次的拦截让两个人猝不及防,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位元婴中期大修士。

    “你们是哪个门派的?”他边问边毫不客气的用神识扫向二人。

    “放肆!”寻易的这声厉喝把沈清都给吓了一大跳,对着几个元婴中期修士张狂一下她觉得还可以接受,可对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这么张狂放在哪都是件找死的事。

    那位大修士已经看出寻易是易了容的,却无法看出他的本来面貌,不用问也能知道这是一种很不同寻常的易容法术,寻易的这声呵斥让他下意识的收回了神识。

    “你是什么人?”那位大修士满眼狐疑的看着寻易,他认不出静香仙裳却能认出大司察辛复的那件道袍,可辛复用道袍跟寻易换夜明珠的事就没几个人知道了。

    寻易注意到他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的道袍,遂沉声道:“小爷现在不便跟你多说,我是什么人你去问大司察好了。

    “这道袍果然是大司察的?”那大修士紧盯着他问。

    寻易脱下道袍扔给他,“自己看,你要不想惹麻烦,今天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小爷回头少不了你的好处。”

    敢这么放心大胆的把一件极品道袍交出去的人,整个蒲云洲也没几个,敢这么对他讲话的元婴初期修士更没几个,那位大修士确认了那就是辛复的道袍后,扔还给了寻易,对他招招手道:“你从她的护体神光中出来讲话。”

    寻易从容的从沈清的护体神光中走了出去。

    “你是辛岼?”那大修士用神念问,辛岼是千少盟五长老辛岉的堂兄,其修为已经到了元婴中期,他之所以猜是辛岼而非元婴初期修为的辛岉,是因为辛岉从来不这么飞扬跋扈,而辛岼就比辛岉嚣张多了。

    沈清知道此人让寻易离开自己的护体神光肯定是为了用神念查问,她心里虽很紧张,表面上却显露出了一副厌烦的样子,寻易那么嚣张,她必须得作出相应的配合。

    寻易目现寒光的对着那人道:“你胆子可真不小,不怕惹上麻烦是吧?那小爷可以成全你!”

    那位大修士克制着火气传神念道:“我与大司察关系匪浅,你就算是辛岼也不该这么对我讲话吧?当此风声鹤唳之时,我劝你不要给大司察招惹是非。”

    寻易皱了皱眉头,然后收起了一点嚣张神色,对他摆了摆手道:“罢了,是我的不对,这些天烦心事太多,心头一直憋着火气,这事你不要对别人提起,以后我自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见寻易服了软,那大修士心气稍平,道:“不管你现在要去作什么,既然让我碰到了,那我就得把你送回合意宗,否则你万一出点事,我没法向大司察交代。”

    寻易立刻翻脸道:“你别惹烦我!小爷在这地头儿上会出事?你说说有谁敢动小爷一根汗毛!你不就是想去合意宗卖个好吗?别说我吓唬你,再敢啰嗦,我就让辛岉带着千少盟那帮人去找你练练手!”

    “你可真是被宠得没样儿了,好好好,我不管你就是了,爱去哪去哪吧,我只当没见过你。”那大修士用气哼哼的语气给自己找着面子,然后就让开了路,此人既然说出让辛岉带着千少盟那帮人来找他麻烦的话,那想必就是辛岼无疑了,对方连这种狠话都说出来,那就一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不能再多管闲事了。

    寻易一边对沈清招手,一边不依不饶的对那人抱怨道:“以后你最好别再这么烦我,问多了对你没好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