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02章 那女修是谁?
    巧的是寻易和沈清就是朝信平洞府那边去的,寻易当然要避开三师兄的地盘了,可这点距离对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不算什么,他去报信时正赶上信邪也在,反复叮嘱了两位仙君千万别泄露是自己的信后,他匆忙就溜了。

    信平和信邪追上来一看沈清穿着的那套静香仙裳就不用多问了,那个易了容的肯定是小师弟没跑了。

    寻易还想蒙混一下,他选择了信邪,边施礼边递了个眼色,口中着哈哈道:“不想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两位前辈,小侄拜见两位前辈。”

    信邪和信平都被他给气笑了,因为之前听那大修士说了,貌似七仙君之人不像是被那女修劫持的样子,他们俩确实看出沈清并无伤害寻易的意思,可信邪还是一把就把寻易抓了过来。

    信平站在远处没动,收了笑容后露出不悦之色道:“不管你在玩什么把戏,可你不能连这点规矩都没有!”向师兄自称小侄,这确实太不像话了,难怪连三仙君这样的人都要绷起脸。

    寻易不甘心的对信平瞪起眼道:“我已经给你面子了,别跟我倚老卖老,惹急了小爷,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挨了骂的信平忍住了没还口,小师弟既然坚持要把戏演下去,那或许就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了,所以他默默的等着信邪给他传神念,因为他知道信邪此刻肯定是在审问寻易。

    沈清到现在是彻底服了寻易,这么嚣张的人别说是她,恐怕她那活了上万年的师尊都未必见识过,这简直是逮谁骂谁啊,要是就这么一路骂着穿越千宗会的地界,她觉得自己这个跟班的以后都能跟着吹嘘一通了,这也太霸气了。

    最让沈清服气的是,寻易骂的这两个人太不一般了,信平和信邪她都认识,作为天律盟分坛的坛主,她对千宗会中的部分重要人物是有所了解的,信平和信邪一个是一品仙官,一个是二品仙官,信邪官级虽低了一等,但名气反倒比信平还要大,正因为看到来的是这两位厉害人物,她才被吓得脸色大变的,否则两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不至于把她吓成那样。

    信邪按着寻易的肩头问的第一句话是:“那女修是谁?”

    寻易迅速的传回神念道:“我正在办一件要紧的事,你快把三师兄给我带走,别让他坏了我的事,那女修是我在南靖洲的一位老朋友,我让御禅把她接过来的,你要信得过我,就别多问了。”

    “御禅呢?”信邪把目光投向沈清。

    “我把她支走了,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事别给我乱说,让三师兄也嘴严点,我回头就让御禅把她送回去,只是朋友见个面,如果给我传得沸沸扬扬的,大家肯定拿这个打趣起来没完,传到绍陵耳朵里就不好了。”

    “真的假的?”信邪把目光收了回来,盯着他问。

    寻易皱起眉看着他,“什么真的假的?我再告诉你一遍,她可是南靖洲的女修。我知道这事做的不对,不该让御禅把她带过来,泄露出去会给紫霄宫带来麻烦,可我觉着挺有把握的,这易容术挺管用的,况且还有御禅呢,她一会就来跟我们汇合,六师兄,你可得帮我,别让我没面子。”

    信邪微微一笑,“你小子肯定有大事瞒着我们,否则不会在得救之后回了趟紫霄宫就忙忙迭迭跟御禅走的,刚才我正和信平说到这事,算你小子便宜,今天赶上我在,否则他绝不会轻易放你走的,去吧,我帮你打发信平。”

    “真的假的?”寻易有点不敢相信,他觉得这事找六师兄肯定比找信平要好办一点,可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

    信邪眼中闪出笑意,“什么真的假的?你不去找信平,跑过来找我,不就图的是我能帮你吗?以前我闹的时候没人帮,现在轮到你闹了,我哪能跟他们一样啊?去吧,顺便跟你说一句,你刚才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说完他就松开了按在寻易肩头的手。

    寻易哈哈而笑,再次施礼道:“多谢前辈,那小侄就告退了。”

    信邪含笑道:“得闲来找我。”说着伸手向前指了指,“大司察朝这边来了,你要不要过去拜见一下?”

    寻易知道他这是提醒自己赶快换掉身上的道袍,转了下眼珠道:“他的车驾好像有两头啄天雕吧?”

    信邪哑然失笑,二话不说的拉着信平就走了。

    寻易走到面无表情的沈清身边,挨着她的胳膊传神念道:“又蒙混过去了一次,稍等一会,等他们回来,我得对你唐突一下,做个样子给他们看,主要是为你,如果你在归途中遇到阻拦,把这段记忆展示给他们看,应该能管些用的。”

    沈清只点了下头,什么都没说。

    寻易的目光闪烁了几下就平静下来,六师兄的明达让他动了让其去香色域给两个花仙报信的念头,可仔细考虑了一下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不敢冒这个险,六师兄再明达,牵扯上花仙也未必还会纵容自己,万一让他改了主意,那两边的事就全耽误了。

    不一会,信邪和信平就带着一头啄天雕回来了,寻易揽着沈清的腰肢上了啄天雕,然后对信平和信邪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信平扭头看着信邪,看那神情似乎颇有些不甘心,信邪对寻易摆了下手道:“去吧,到地方把这头雕放掉就行,它自己能回去。”

    乘着啄天雕飞出一段路后,寻易对默不作声的沈清道:“有了这头啄天雕,接下来应该没人敢拦咱们了。”

    沈清没理他这个茬,眼望着前方道:“我认识小魔君,也认识信平。”

    “信平?你是说我刚才骂的那人是紫霄宫的三仙君信平?”寻易故作吃惊的说,“我只和小魔君见过两次面,还以为那人是小魔君的跟班呢,这可不妙了……”

    沈清依然眼望前方淡淡道:“敢骂小魔君的跟班也不是寻常九大门派弟子敢作的事了。”

    寻易收起懊恼的神情,硬撑着哼了一声道:“小魔君很看得起我,说我有他当年的风采,把三仙君骂就骂了吧,反正小魔君没生气,应该会替我向三仙君说情的,今后如果有机会我再向三仙君谢罪吧。”

    沈清侧头用淡然的目光看着他道:“你不仅有小魔君当年的风采,我觉得你已经超过他了。”

    寻易苦笑了一下道:“我这是被逼急了而已,骨子里是根本没有小魔君的那股霸气的,我也不想成为一个飞扬跋扈的人,更不愿欺负人,可这在蒲云洲居然是很难作到的,所以我很不喜欢这里。”他有意要把话题岔开,而且也乐于向沈清倾诉一下憋在心里的感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