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08章 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你不是想去找那个花仙吧?”黑袍人的语气听起来有点怪。

    寻易尴尬的笑了笑道:“在花仙的事上我确实也没说实话,她不是我的仇敌,而是我的朋友,我是为了就她才来找仙壤的,这个你也别计较了,那时候咱们俩是敌非友,我当然是能骗就骗了。”

    “紫霄宫宫主,花仙,灵心族,厉鬼,鬼差,真元箓,灵眼,你小子的奇遇是真多,也真够难为你小子的了,换了是我也会被挤兑的满嘴瞎话的。”

    寻易一拍大腿,如遇知己般诉苦道:“总算有一个能了解我诸多苦处的人了!你先前喊了我一声小兄弟是吧?那我就喊你老哥了,我这人向来跟自己人不见外,小弟这些年有多苦就别提了……”

    黑袍人哈哈笑道:“你要喊我老哥,正天君最少得管你喊师祖,小子,我现在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在这天地间是个多余的人了,你给我指条明路吧,还有什么是可积阴德赎罪恶的事,这次你可别骗我了。”

    寻易端正面容道:“现在咱们是朋友了,我当然不能再骗你,这个鬼差没告诉过我,我只能跟你说一点我的揣测,你只随意而为就行了,见到想管就管一管,见到不想管的就不管,别勉强自己,一切适可而止,别做过头之事,等到觉得实在没意思了,那就去死吧,小弟多半是要先你一步去地府报到的,如果到那边能说上话的话,一定替你美言几句。”

    黑袍人悲凉而笑道:“不想我这个活了十数万年的人,今天却要向你讨教了,好!小兄弟,你这些话甚合我意,那我就随意而为的活到厌倦吧。”

    寻易不以为然道:“老哥,你这话就不对了,小弟我是年幼,可焉知我前生就没做过你的长辈?有轮回就不能以年纪论短长,这道理你现在可以懂了。”

    黑袍人怔了一下,随即微微点着头道:“知轮回,如破新境,小兄弟,我现在心魂摇荡,必须得参悟一下。”

    寻易一下子就傻了,急声道:“你都是个不想活的人了,还参悟个什么劲儿呀!御禅那边一刻也等不得的,你这不坑我吗!”

    黑袍人的身影一下子就不见了,传回一道神念道:“我现在心摇意动,什么都做不了,此非虚言,你修为尚浅或无此体会,对不住了,御禅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一旦平复立即回来,就当是成全你们俩一场吧。”

    寻易嘶吼道:“你先回来!这可是大损阴德的!你听我说……”他一边大喊一边拼命的朝远方传神念,直到喊得嗓子都哑了才颓然的一屁股坐下去,泪水刷的一下就淌了下来,他懊悔得死的心都有了,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多嘴,可他又怎会想到自己的随口之言竟会诱发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的破境感悟呢。

    不知流了多久懊悔的眼泪,他强忍下心中的难过,擦干了眼泪解开了施在苏婉身上的禁制。

    苏婉醒转过来后见他两眼通红,不由大惊道:“怎么了?!”

    寻易喉头哽咽道:“我把他点拨的生出了破境之感,他说必须得参悟一下才行,然后就走了,我怎么喊也喊不住。”他说着眼泪又不可抑制的淌了下来。

    苏婉张着小嘴愕然的看着他,如果不是寻易哭得这么伤心,她恐怕早就啐其一脸口水了,一个元婴初期修士把一个至少能堪比化羽中期大神通的人点拨得生出破境之感,这种胡话肯定是鬼都不会信的,可眼睁睁的寻易都哭成这样了,又不像是装的。

    “他……他……”苏婉想问问那人说没说要去几天,可又知道这话问了也白问,这事也只有老天能知道了,黑袍人一旦进入那种状态就身不由己了,他这种级别的人,一下子入静三五百年都不足为奇。

    稳了稳神后,苏婉抚着寻易的肩头道:“别哭了,已然如此了,哭也没用了。”

    寻易眼泪流淌的愈发汹涌道:“我知道哭没用,可我太难受了,御禅正在苦苦支撑,我怕她撑不住……”

    寻易对御禅的这份深挚感情颇令苏婉感动,她取出一颗丹药塞进寻易的嘴里,找话题分他心神道:“御禅怎么了?跟我说说。”

    丹药化于体内后,寻易激荡的心澜平复了下去,他哀叹了一声道:“上次开启牵心幻境时,御禅没有现身,只用微弱的声音跟我说她陷落在药仙宫了,我猜她肯定是撑不了多久的。”他现在痛不欲生,又惶恐无助,憋不住的想把苦水往外倒一倒,所以也就不再瞒着苏婉了。

    “易儿……”苏婉唤了一声后,眼圈发红的也要落泪了,她能想象得到寻易上次开启幻境后面对的是何种的绝望,自己这边出事了,御禅那边也出事了,两边都等着他去救,可他只是个元婴初期小修士啊,这两副担子对他而言太重太重了。

    寻易见苏婉眼圈发红,忙收起悲伤劝道:“您别替我着急了,生死有命,该是御禅有此一劫,我能看得开,就是觉得没能帮到她心里愧疚得难受,哭过就好了。”

    苏婉无比心酸道:“你是为救我而误了事的,这怪不得你,你已经尽力了,先别绝望,她是大仙妃,未必就撑不住,别再自责了,那会让我也跟着自责的。”

    寻易连连摇头道:“这跟您没关系,我本来就只能等下次开启幻境请花仙帮忙的,除此也没有别的办法,能请到这个糊涂东西作救兵是意外之喜,现在不过是得而复失罢了,盼着他能早点回来吧,如果来得及的话,此番来救您反倒是白得了一个强大的帮手,更有望把御禅搭救出来了。”

    “唉……”苏婉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幽幽道:“我欠你的,这辈子也还不清了。”

    寻易皱起眉道:“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没有您的庇护……”

    苏婉摆手止住他道:“你这套话就不要再说了,我早听得厌烦了,你先吸收一下药力,我一会有话问你。”她说完就走到十丈之外自己先闭目打坐起来。

    寻易依言运转灵气把药力吸收干净,然后硬着头皮走到苏婉身前,他知道苏婉心中有太多疑团待解,这一关是自己必须要过的。

    “坐下来讲话。”苏婉垂着眼帘吩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