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16章 他是我老哥
    苏婉转过身不动声色的看着他道:“想让我先把宝物都收起来是吧?”

    “是啊,我已经同意让您跟着去了呀,那您还不收回这些宝物吗?”

    “然后到了南靖洲地界就可以让前辈直接把我扔出去了,是吧?”

    “您想的太多了,我是那种人吗?”

    “你是。”苏婉很认真的对他点了点头,又背过身子后甩给寻易一句话,“你要真没那么想,就重新再立一遍誓吧,说得严谨些。”

    寻易这次是彻底死心了,苏婉不但冰雪聪明,而且太了解他了,在严加提防之下,自己今天很难耍出什么花招来。

    到南靖洲把苏婉甩下容易,可这四样宝物可怎么办?一并扔出去苏婉会捡走吗?她现在就是以不要这四件宝物作威胁呢,寻易觉得她很有可能不会捡,那这口气可就赌大了,自己要和御禅都死在了西天瘴,那就没人再给她这么好的宝物了。

    苏婉真是把他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宝物您不要我不勉强,请您帮我都带给大师姐吧。”

    苏婉冷漠道:“不管,想送自己去送,咱们自此是路人。”

    “犯得着说这样的绝情话吗……”寻易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苏婉没理他,寻易就此也不再说话了。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淡金色的土球忽然开始缩小了。苏婉惊慌的连连后退,却硬撑着一言不发也不肯回头去看寻易。

    这时黑袍人的声音传了上来:“要过地火冥海了,不用惊慌。”

    寻易通过风龙能感知到原本的土球依然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个不住缩小的空间只是新生成的而已,现在的上半部土球的样子是一个大的半圆套着个小的半圆,黑袍人这是想用这种手段帮他们呢。

    很快他们所在的空间就缩成了数尺大小,两个人都直不起身子了,只能背对背坐下来。

    寻易觉得黑袍人做的有点过了,虽然隔着衣物隔着护体神光,但如此亲密的接触已经太暧昧了,虽然这位老哥是好心帮他,可这样的好意他领受不起,正想开口时,缩小的土球又扩展开了一点,能够让他们两抱着膝对面而坐了。这活成了人精的黑袍人似乎颇通风情中事,这火候拿捏的很见功力。

    苏婉这次不再背对着寻易了,处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心也就没法不靠近了,两个人各自抱着膝,错落摆放双腿,都扭了点身子正面相对。

    寻易先开了口,语调异常低沉,“如果老哥和菡香救不出御禅,那我就要自己去找,否则我一天安稳日子也过不了,这我很清楚,那样还不如死了呢。”

    “可你已经尽力了,陪她去死又有何意呢?”苏婉把一只玉手按在他抱膝的双手上,满眼哀求的看着他,寻易的这个样子让她有点心里发凉了,感觉就算提出结道侣的事多半也没有用。

    “不为她拼尽最后一口气我对不住自己的良心,我现在一回想起她那微弱的求救声音,我就……”寻易说到这里喉头哽咽得说不下去了,眼中有了泪光。

    苏婉抓紧他的手道:“你别这么跟自己过不去,你不是说过能看得开吗?不是说这是她的劫数吗?婵仙妃很喜爱你,她肯定不愿让你为她而白白搭上性命的。”

    寻易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道:“依心而为是我悟出的道,我的心就是要让我不惜一切的去救她,任何逃避的理由都是借口,对我来说欺心就是毁道,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讲,我都要和她一起对抗此劫,这既是她的劫数,也是我的劫数。”

    “什么理由都不能让你改变主意吗?道心毁了可以再立,你悟出的道未必是正道,最主要的是你要做非婵仙妃所愿,寻易,我求你。”她哀伤的眼中现出了些许令寻易砰然心跳的东西。

    寻易避开了她的目光,万分难过的说:“您别逼我了,这样我的心就更乱了,人能死得其所是一件幸事,况且我这次未必就会死,您让我少一点牵绊吧,我也求您了。”他没敢去仔细品味苏婉目光中蕴含的东西,生恐因自己的胡乱揣测而有亵渎之念,那是他半步也不敢踏入的雷池。

    苏婉沉默良久后,缓缓开口道:“好,你带我去,真到了你不得不去涉险的时候,我不拦着你,我只想在之前的这段日子里给你做个伴,否则我怕你会把自己急坏。”

    寻易的脸上慢慢露出笑容,“若是这样的话,我带您进去,正好让您见识一下西天瘴里面的样子,我怎么也得等到再开启一次幻境才能作出进一步的决定,这段日子对我确实很难熬,有您陪伴肯定会好许多的。”

    苏婉苦涩道:“但愿前辈和花仙能顺利的救出婵仙妃,无须让我为你这混账东西再悬一次心。”

    寻易咧了咧嘴,苏婉用这么正规的师尊口吻讲话让他觉得亲切多了,立刻就找到了蹬鼻子上脸的劲头儿,心安理得的小声嘀咕道:“哪次让你为我担心之后是没好处的?前一次送的宝物就不提了,御禅亲自指点你那么久,仅这一项就足够抵偿了吧?再往前,是我师娘给你送的东西,这次我更是提前把好处就给了,两件灵宝外加几套法术还不够让你替我担心一会的呀?

    苏婉面沉似水的呵斥道:“我没心情听你贫嘴!”

    寻易讪讪的挤出了个笑容,继续小声道:“您要是整天这副憋着给我送终的劲头,那还怎么陪我呀?不用等御禅把我急坏您就把我给压抑死了,先往好处想吧,御禅刚跟我说了一点线索了,我想,至少找到药仙宫是不难的。”

    “有线索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苏婉又气又急。

    “您哪容我说几句话了呀?”

    苏婉伸手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别跟我胡搅蛮缠,我一直没拦着你说话,你想说随时都能说!”

    “问题是我把这个跟您说了也没用,反而让您更加有理由不让我去西天瘴了,御禅说的好像是在什么白头树上留下了一道神念。”

    “你跟前辈说了吗?”苏婉手指下面问。

    “这个早说晚说都来得及,我不得先忙活您吗?您说您是不是给我添乱?”

    苏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训斥道:“还不快跟前辈说一声!”

    寻易把头扭向一边,小声嘀咕道:“他是我老哥。”

    苏婉见他还有心思气自己,实在恨得忍受不住,咬着樱唇抬脚就是一通狠踹,这也就是她不敢在这种情况下乱动修为,否则的话出手一定不会太轻,虽说被踹的寻易无处躲无处藏,可隔着护体神光又哪能踹疼他呢,反倒是这情景显得太过旖旎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