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28章 救她!救她!!
    寻易心里知道该想不是这件事,可就是无法拦住乱窜的思绪。

    在冲出药仙宫的防御大阵时,他气急败坏的把自己身上的道袍披到了御禅的身上,总算把这件事给做完了,他的头脑才像拔下了根塞子似的转动起来。

    “救她!救她!!”寻易发疯般的带着御禅向已经被惊呆的菡香冲去。

    “易儿你放下她!快放下她!……”苏婉缓过神来后就在急声厉喝,可寻易根本就没听见,他现在眼里只有不住后退的菡香。

    “放下她,我来救她!”菡香打出一道屏障挡住了寻易。

    寻易闻言立刻听话的御禅放了下去,两眼直愣愣的看着菡香道:“她还活着,她还活着……”现在他知道自己刚才拼命要去想的是什么了,因为在吐出那口黑血后,他就通过风龙查看到了御禅那被吹去了菌丝的额头上还散发着微弱的粉红色光芒,当时他头脑迟滞到就是无法集中精力去想那意味着什么。

    苏婉在这里不敢动用神识,所以她看不到御禅额头上那微弱的粉红色光芒,看到的只是毫无生机的一具灰黑色尸骸,寻易两眼发直的一个劲念叨“她还活着。”,这让她没法不认为寻易是迷失了心神,惊慌之下她上前连连拍着寻易的脸呼唤道:“易儿你醒醒!易儿醒醒!”

    寻易仿佛根本看不见她似的,任她怎么拍怎么喊,两眼只是直勾勾的看着菡香对御禅施法。

    被寻易放下的御禅尚未落地就被一片数尺大的金色叶片接住了,在御禅落在那片叶子上时,菡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之色,急忙扬起玉指把一滴晶亮的金色液滴弹在御禅发黑的唇间,这是她自身的灵液,先前没用其去救助逍遥仙君是因为她看得出逍遥仙君并未受伤,受伤的只是他的灵兽,而玄土真元是灵体,这种灵液对灵体是无用的,况且就算有用,她也未必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去帮逍遥仙君。

    对御禅她是不能不帮的,且不说这涉及到以后御禅对她的态度,就只冲着寻易那疯狂劲她也不敢不尽全力,这小子要是跟自己翻了脸,那以后的麻烦绝不会少,这小子不但有狠劲而且都神奇到能进出药仙宫如履平地了,加上他是紫霄宫的七仙君,就算不靠御禅也能给花族带来巨大的伤害,说心里话,菡香现在对这位小爷都有点忌惮了,最要命的是这小子是镜水仙妃的救命恩人,自己只能哄着他而不能伤害他。

    苏婉留意到菡香在全力救助御禅后,意识到寻易可能不像自己想的那样迷了心窍,遂想拉着寻易向后退远点,此时寻易的眼中有了些情感,不再是直勾勾的了,苏婉拉他时,他的全部心神都在御禅身上,只是较劲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现在就算天塌地陷也无法让他分半点心神。

    菡香在把灵液弹在御禅唇间后就开始施法,托着御禅的金色叶片轻柔的延展变化成了一朵金色的奇异花朵,花朵慢慢闭合形成花苞把御禅裹在其中。

    等花苞由金色转为绿色后,菡香看向寻易道:“花草之毒我可以尽数帮她化解掉,但她所受之毒非止一种,能否保住修为就得看她自己的本事了,但这条命是肯定能保住的,我已经尽了全力了。”

    寻易泪流满面的跪了下去道:“多谢姐姐,小弟永世不忘姐姐大恩!”

    菡香摆手道:“行了,你以后能少坑我几次我就知足了,快自己调理一下吧,我看你已经耗到油尽灯枯了,再不调养就该出大事了。”

    “我没事……”寻易说完就无力的瘫坐下去,他确实是撑不住了,不论是身体还是心力都已油尽灯枯,听说御禅能保住命,紧绷着的心弦一松人也就随之散架了进入昏厥状态。

    苏婉忙取出一颗丹药想塞入寻易口中,菡香却拦住了她,把从指尖逼出的一小滴金色灵液送入寻易口中,这滴灵液比给御禅的那滴要小了一半,等灵液入口后,菡香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寻易道:“便宜你了,只有这么多了,但愿以后我落难了你也能像今天一样有良心。”

    “他一定会的。”苏婉抱着寻易,万分感激的对菡香说。

    寻易醒来时圆月正当头,他一睁眼就急声问:“御禅怎么样了?我那老哥怎么样了?”

    守在他身边的苏婉对他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朝前指了指,把手按在他肩头传神念道:“你那老哥五天之前来过一趟,看你把御禅带出来了就又回去解灵兽之毒了,禅仙妃的状况要等明日正午时分才能见分晓,你那姐姐说要持续给婵仙妃施法,怕你那老哥再来打扰所以设了一座防护法阵,因为怕咱们俩打扰,就又用座小法阵把咱们俩罩住了,。”

    寻易颇觉好笑的开口道:“有劳您照料我了,菡香姐那是谨慎惯了,防着老哥害她呢,既然用隔绝法阵把咱们隔开了,您还怕什么打扰她呀。”

    苏婉皱眉的对他摆了摆,继续用神念道:“明天不管婵仙妃如何,你都要好好谢谢花仙,不能跟人家大喊大叫了,在你昏过去时她从指尖逼出一滴灵液给你服下了,我猜那一定是极珍贵的,她还说‘只有这么多了’呢。”

    寻易这才明白自己为何昏迷了这么久,也明白了此刻感到的那种仍未散去的奇异感觉由何而来,这让他颇感懊恼,菡香把这么好的东西给他服用简直是太浪费了,早知道就求她给苏婉服下了。

    看到寻易一副郁闷的样子,苏婉不解的问:“怎么了?”

    寻易忙换了笑脸传回神念道:“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欠她这么大人情不好还。”

    苏婉俏皮的白了他一眼,“知道欠太多人情不好受了?这种日子我都过好几十年了。”

    寻易张开嘴无声而笑,他现在虽还是为御禅担心的,可心情却比以前放松多了。

    苏婉瞋了他一眼,把他交给自己保管的那些宝物都塞给了他,然后目光闪烁的传神念道:“你是凭什么本事毫发无损的在里面呆那么久的?”

    寻易摇摇头道:“这个不能跟您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