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32章 三千多岁
    沈清知道在这上面问不出别的了,换了话题道:“你在蒲云洲到底是何身份?如果身份太高的话就不适合再做夷陵卫了,否则的话,如果消息传到蒲云洲,会有不利的影响。”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在蒲云洲的那段日子主要靠的就是虚张声势,好在天生带了几分人缘,小魔君他们看我还算顺眼,仅此而已,看起来混得不错,可真出了事未必有人肯为我出头,而且我加入夷陵卫是自愿的,再退一步讲,除了你就没别人知道我的底细了,你不乱说消息就不会传出去。”

    沈清不会信这样的鬼话,因为寻易之前为了求她放自己去救御禅时被迫泄露了不少底细,对于是否让寻易继续做夷陵卫一事,沈清不想和他争论,转而问道:“看你现在这么从容,那位身陷药仙宫的大仙妃莫非已经救出来了?”

    寻易含笑点头道:“多谢记挂,她最后自己挣脱出来了,这可真是要感谢上苍慈悲了。你不用顾忌她,她知道我来作夷陵卫了,并没阻拦我,他们这些大神通自是有非凡见识的,而且我也不值得她花费太多心思。”

    “既然如此,那你这些日子都去干什么了?为何迟迟才到?”

    寻易皱眉道:“因为我不知道你需要多久才能回来呀,所以只能多等些时日了,我这些天一直在和玄土裂原的主人闲聊。”说到这里他嘴角扬起笑容,“你别不信,我还就是这么有人缘,我们俩聊得很不错,令我增加了许多见识,最后是他亲自把我送回来的。”

    “你就不怕夷陵卫总营在查明状况后用牵命索取你性命?”

    寻易满不在乎道:“他们要那么蠢我就认命呗,不过我相信夷陵卫的人没那么蠢,这里牵涉到了你这华玉分坛的坛主,不查清楚他们是不会轻易动手的。那么,这事引起夷陵卫总营的关注了吗?”

    沈清摇了下头,“没出什么麻烦,现在大家还都认为我在带着你查案。”

    寻易露出安心的笑容,“那剩下的事就只能靠你遮掩了,这次擅自行动的结局是两全其美,我救回了苏仙子,你则让师尊免于涉险了,而且还没露出什么破绽,为了让你能有备无患,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苏仙子灵台之内被加了一道防御神识,你甚至可以主动让你师尊去搜魂,以证明确有高人相助的说法。”

    沈清又摇了下头,“只要苏婉拒绝搜魂,家师就不会去做那种事,天律盟也不会,善后之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能处置好。”

    寻易叮嘱道:“我知道你不善于说谎,可你这次是为师尊而撒谎,一定要理直气壮,别心虚,你的所作所为既不亏理也不亏心,不必有任何顾虑。”

    “我知道。”沈清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友善之意,寻易这样的打气对她很有帮助,她不是没说过谎话,可对天律盟说谎就难免要有点心虚了。

    寻易本以为她这就会送自己回古野营了,不想沈清却在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眼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寻易负手而立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春阳正暖,碧草连天,白云悠悠,不时响起的虫语鸟鸣令这片偏僻的原野更显静谧。

    良久,沈清幽幽的问:“小魔君得有三千多岁了吧?”她的目光还看着远方。

    “呃……差不多吧。”寻易见她一时半刻没有要走的意思,虽在距她不远处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没想到我竟能与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相见……”沈清颇有些感慨之意。

    寻易笑道:“见个魔头有什么可高兴的?是不是这边把他传得神乎其神了?蒲云洲那边可是没几个人喜欢他的。”

    沈清收回远望的目光,看向寻易道:“我感叹的是像他那样的一个人用了三千多年仍未能进入化羽期,这修道之路太漫长了。”

    “你用三百多年就到元婴中期了,他好像是用了四百多年,你比他强,也许不用三千年你就进化羽期了。”

    “化羽期之后呢,到化羽中期要多少年?到化羽后期又要多少年?寻易,你说你不屑于修炼,那是真的吗?”

    “我是因为懒惰。”寻易含笑看着她,“你不是生了仰惧心障吧?我资质没你高,但也算是比较高的了,当初苏仙子就提醒过我,资质高的人因此修为提升的容易,所以到后期遇到阻碍时更容易生心障,我在修炼的第三年就遭遇了望山障,想来你在这方面的境况会比我更糟。”

    “我是在第四年,在生心障上你比我强。”沈清语气平淡的说。

    寻易哑然失笑道:“你的表情可以再认真一点,再真诚一点,那样就更好笑了。”

    沈清嘴角弯出浅浅的笑意道:“我天生就不怎么爱说笑,那也是会乱我心境的。”

    寻易点点头道:“三百多年修炼至元婴中期也确实没什么工夫说笑,我就比较随意了,因为不太注重修为,所以只在心有所感时才静心修炼一段,在不得已的状况下也勉强过自己,但那种时候毕竟不多,据我的理解,修炼就是个自身意愿的事,一心向道的,自然不会受扰于闲思杂念,一旦受扰那就是道心不坚了,道心坚定时苦修对他们来讲不但不苦,反而是件乐事,苦修是对道心不坚之人而言的,我和你的道念不同,不认为修为是悟道成仙的根基,所以也就不便对你们的方法说三道四了,你们是以意愿调整心境,我是以心境左右意愿,我不敢说我选的道途是对的,但却清楚自己不是走你们那条路的材料,勉强去走必定事倍功半,而且苦不堪言。”

    沈清轻声道:“你说的没错,我从不以修炼为苦,可见到小魔君后就生了畏难之感,想到再经数千年的岁月也不一定能望见仙门,就有些彷徨了。”

    “何不换个想法?既然修炼对你是件乐事,那不管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不都是欢愉快乐的日子吗?快快乐乐的日子还怕多吗?别不知足了,大家都是咬牙坚持着在道途上往前爬,你是高高兴兴一路小跑的往前冲,这要还不满意,那你可就太贪心了。”

    沈清有些愁苦道:“可我不知自己今后还能不能重拾先前的状态,与小魔君的这次见面对我影响真的很大,我以前不是没考虑过道途漫长这件事,可在修炼上一路高歌猛进也就觉得自己的道途不会那么长了,见到小魔君则让我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