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33章 你以为我稀罕?
    “你是成仙的心太急切了。”寻易笑着摇头。

    沈清凝眸看着他道:“这里也有你的事,道途万千这种说法我本是不怎么在意的,一直坚信自己所走之路才是正道,可不想你走的竟然不是这条路,寻易,说句真心话,我觉得你挺不寻常的,即便是个化羽修士说我走错了路,我都不会放在心上,可你才活了一百多岁,又是从玄方派这样的小门派踏上修途的,我无意贬低你的师门和苏仙子,可事实就是如此。

    “到现在你不但有化羽后期大神通施下的守护神念,还与一个化羽中期大仙妃颇有交情,刚刚又从玄土裂原主人那里救回了苏仙子,比较起来跟传奇人物小魔君的交往都不算什么了,这没法不让人对你另眼相看,你比我还要受上天眷顾,所以我这是第一次怀疑自己走的路到底对不对,如果错了,那岂不太可悲了。”

    寻易缓缓摇着头道:“像你这样在三百年间修炼至元婴中期的,放眼天下也没几个,不管修为是不是悟道成仙的根基,这至少表明你的聪慧与悟性是出类拔萃的,我觉得以你当前的状况而论,这世上没几个人有资格指点你了,包括尊师在内,我无意贬低尊师,可事实就是如此,以后的路得靠你自己去探索了。”

    沈清对他这睚眦必报的行为颇觉好笑,斜了他一眼后又望向远方。

    寻易认真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心中既然已经生出迷茫,那不妨就先仔细考虑一下吧,别强迫自己去修炼。”

    “你这算是指点吗?”沈清侧目看向他。

    “不算,只是给你个建议,如果你觉得能靠修炼来排除这些杂念,那就接着修炼,反正我能给你的建议无外乎依心而为的范畴,我也就这么点见识了,你不用太当回事,我这辈子说是上天眷顾固然可以,说是一塌糊涂也未尝不可,你看到的都是上天眷顾的一面,其实它折腾我的时候更多,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它养的一条狗,它想怎么玩耍就怎么玩耍,只顾自己开心全然不管我高兴不高兴,扔块骨头都得给我扔到火堆里让我去叼,这样的眷顾我真不想要。”

    沈清被他说得笑了出来,“你也够不知足的,你这样的要是都只能算狗的话,那别人就只能是不受待见的狗了,想去火堆里叼骨头都没机会,只能等着饿死。”

    寻易叹息了一声,仰头望天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天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仙界在居高临下的掌控着咱们的命运。咱们现在算是朋友了,我希望你成仙后能给我透露一点消息,我觉得在我的朋友中你是最有可能跨入仙门的。”

    沈清含笑道:“你可真会劝解别人,多谢了,我很看重你的见解,所以不管真假,你这个夸赞对我都很有用。我也觉得在我认识的人中,你属于有可能成仙的,别总是轻言生死,该好好珍惜才对,让我帮你想办法调出夷陵卫吧。”

    寻易摇头道:“千万别,好意心领了,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是心甘情愿去走的,火堆里有一块我必须要叼出来的骨头。”

    沈清微微皱了下眉,“既然你都看得那么透彻了,为什么还非要去叼那块骨头呢?寻易,通过你对遭难的苏仙子和大仙妃的态度,我能看出你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但也不能太受感情羁绊了,该放下的还是放下吧。”

    寻易平静的看着她道:“因为我要叼的那块骨头是我自己身上的,没有它我就无法远行。”

    沈清默默的看了他好一会,然后才开口道:“你信奉依心而为,那么你认定的东西就是别人很难改变的,只能等你的心自己作出改变了,可作夷陵卫随时都会死,而且结局也几乎是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死了你还怎么去叼那块骨头?”

    寻易笑了笑,“你作执律卫不也很危险吗?可你能选择不作吗?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苦衷,一些怪异的行为往往都有着背后的道理。”

    沈清淡淡道:“作执律卫和作夷陵卫完全是两回事,一个可以随时退出而另一个则不能,你这是敷衍,我虽然对你那背后的道理很好奇,但你如果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

    寻易看了看她,然后把目光投向天际道:“我还真想把背后的道理告诉你,可现在肯定是不行的。”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行?”沈清很认真的问。

    “到你真正长大的时候吧。”

    “哼。”沈清沉下脸冷哼了一声,在她听来寻易这无疑就是拿她寻开心了,自己诚心诚意的想帮他脱离夷陵卫,而对方却是这样的态度,她没法不生气。

    寻易本不想多做解释了,可沉默了一会还是忍不住道:“我说个比喻吧,如果给你一袋子仙丹,你期望袋子里最少有几颗?听好了,是最少。”

    沈清沉吟了一下道:“五颗。”

    寻易点了点头,“等你觉得有一颗就行时,我就可以告诉你我作夷陵卫的道理了。”

    沈清嘲讽道:“那你不如说等太阳西升东落时再告诉我。”

    寻易不以为忤道:“是啊,有仙丹至少得给自己一颗,给师尊一颗,挚友也是要照顾到的,正因为如此,这天下有些秘密才是不得不保守的,我刚才说的话不是搪塞你,玄土裂原的主人就是要一颗仙丹就足够的人,这样的人并不是没有,迟早你也会成为其中之一,只是那必定要等很久以后了,正如我们如今不再看重俗世的那些情缘一样,我们的至亲之人都过世了,尘缘自然也就断了,而有些人则是天性凉薄,轻而易举的就能作到这一点。”

    “还说不是搪塞?我可不看好你在夷陵卫能活多久。”

    寻易笑道:“确实如此,所以我这袋子里的仙丹就没你的份了,你只能怪自己的福气太小了。”

    “你以为我稀罕?”沈清傲然的睨视着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