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41章 我本来就是在笑话你
    寻易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下藏真元箓那处位置的星相图,“在南海,你到这里应该就能找到了,我把它藏在海底了。”

    “小七……”御禅握紧了他的手。

    寻易暖暖而笑道:“以玄土真元所展示出的威力来看,把一种真元培育强大后你就可以打败同阶修士了,我觉得花大量时间去培育诸多真元并不明智。我不想你再出事,就像不愿再看到师尊出事一样,所以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别去贪其它那三种真元,也别去想杀掉我那老哥,否则你就对不住我的这份心了。”

    “另外三种真元在西阳他们那里?”

    寻易平静的望着她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不把玄土真元给苏婉?”御禅也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

    “她修为还不够高,要保守这样的隐秘对她而言太难了,我在这上的体会太深了,等你觉得玄土真元对你没太大用处了再转给她吧,我给她的宝物够应付一阵了。”

    “小七。”御禅搂紧他的肩头,沉默了一会轻声道:“我可以把西阳他们接过来,收他们为弟子,你也回来和他们团聚,我来照顾你们。”

    寻易叹了口气,“我的道途和他们已然不同了,他们没有你的这般见识,必然会为我而忧心的,所以我不能和他们在一起,你拿到真元箓后去绛霞岛代我看望他们一下吧,告诉他们我很好就行了,这些年他们一定没少为我而揪心,你看看他们的状况好不好,如果他们愿意的话,你就把他们带回来吧,让他们呆在南海我很不放心,除了西阳,绛霄外还有一个凝香,也别亏待了那个女修,她是个挺可怜的人。”

    “好,他们如果回来了,你总得和他们见上一面吧?”

    “到时再说吧,你可别对他们许诺回来后能见到我。”

    “怎么见一面都不行?”御禅眼中有了狐疑之色。

    寻易闭上了眼,“情义太深有时候会成为一种麻烦的,他们都太了解我了,见了面我就找不到离开的借口了。”

    “那你让我怎么跟他们解释?这谎话我可不会编。”

    寻易沉默了,他的头脑此时已经比先前灵活很多了,可要编这样的一个谎话即便不在幻境中也是得费一番思量的。

    “就说我跟花仙去秘界了吧,临走前匆匆托付你去照顾他们。”

    “不说他们的事了,跟我说说你这些年都做了些什么吧,过的真的还好吗?”御禅边说边看了一下四周,她觉得这次幻境持续的时间比先前长了许多。

    “我在西天瘴呆了六年,刚出来不久,哪有什么可说的?你忙完南海的事后帮我看望一下绍陵和姐姐吧,我该离开了。”寻易说着就站了起来。

    “幻境还没崩散呢,你急什么?”

    “快崩散了,还有一个朋友要看望。”

    “谁?你新认识的?”

    “别什么都打听!”寻易笑着呵斥了一句,然后深情的抱了抱她。

    御禅嘱咐道:“我很快就会去南海,想知道真元箓和西阳他们的状况就尽早开幻境,你先别走,容我再用心感受一下。”她一直在压制着探查幻境的渴望,此刻一旦把心神移到幻境上,两个人立刻就被分开了。

    寻易一脸嘲笑的摇摇头,转动心念滑过绍陵,来到沈清那边,静静的等候了起来。

    绍陵他是不想打扰了,在他看来绍陵对他的情感中更多的是感激,男女之情还没到刻骨铭心的地步,这份思念不至于影响她的修炼,还是别再牵扯她为好。

    没过多一会,沈清就一脸紧张的出现了,她那双一向冰冷的明眸瞪得溜圆,全是戒备之色。

    “没事的,放松点。”寻易在这里头脑就迟钝多了,眨了两下眼睛后才接着道:我就是为了让你看看牵心幻境是个什么样子,骚扰你多年,算是作点补偿吧。”

    ”寻易!这……这真的很神奇,你在哪?”沈清看着四周空荡荡的环境,激动起来。

    “我在……在古野营,幻境马上就要崩散了。”

    “你……,还有多久崩散?”沈清的一双眼睛有点忙不过来了,尽管四周空无一物,但她还是情不自禁的不住扭头查看。

    “已经开始崩散了,我尽力帮你多撑一会。”

    沈清收回目光,盯着寻易道:“你下次还能再让我进来吗?我想从容的感受一下,只一次就好。”

    寻易想了一下,道:“排队参悟这幻境的人很多,而幻境能持续的时刻又很短,不过你这个要求不算高,我可以答应。”

    “多谢你了寻易!”沈清说完又急忙对着四周查探起来。

    寻易看她那样子颇觉好笑,脱口而出道:“舍本逐末,牵心幻境是以心为主的,把它当作你所见过的那些奇绝之境来对待就大错特错了。”

    “我感觉到了你在笑话我!”沈清惊喜的说。

    寻易失笑道:“我本来就是在笑话你。”

    “不是不是!我是感觉到你……”她的话没说完,幻境就消散了。

    出离幻境后,寻易的脸上很快就笼上了阴郁之色,苏婉一进入幻境她那边就生出了景致,寻易依稀分辨出了那正是西天瘴中的小木屋,在牵心幻境中有情才能生景,所以寻易立即就有了强烈的负罪感,认为是自己拖累了苏婉,在他的观念中苏婉是绝不会对他生出什么男女私情的,之所以出现生景的情况,完全是他的错,他绝不能让这种事情继续发展下去,这不但事关师尊的清誉,而且还可能会给师尊造成一道羞耻的心障。

    这件事绝不能拖延,更不容回避,寻易在盘算好后就开始焦急的苦熬时日,等着开启幻境的时刻到来。

    苏婉这些日子过得也同样艰难,那天在冷静下来后,她就大致猜到寻易变脸的原因了,寻易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身后,这很明显,由此推想就不难得出答案了,而且寻易故意说要去看沈清和绍陵,这无疑就更是欲盖弥彰了。

    判断出是自己这边的幻境生了景致而吓走了寻易,苏婉当然是颇感难为情的,她一直是认为自己对寻易没有什么爱恋之情的,可牵心幻境不会骗人,既然生了景,那必然就确有其事了,该是自己出于羞耻与羞怯而刻意不愿去直面它吧。

    接下来该怎么办?苏婉的脸这些天一直在发烧,不愿想却又不能不想,逍遥仙君已经给出她明确的答案了,寻易的命就捏在她的手上,她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给自己找托辞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