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44章 您等着我的
    送走了沈清,寻易又盘算起这次该怎么挤兑苏婉,打铁要趁热,他这些天一直在盘算这事,沈清不来求他他也会按时开启幻境的。

    第五天的傍晚,负责看守这片客馆区域的执律卫来到寻易屋中,告知寻易沈清已经到总营了,是沈清托他来报个信的。

    沈清刚恳求完寻易,再来见面就有催促之嫌了,这位仙子可不想显得那么低下,上次来求了寻易一次已经够瞧的了。

    这名执律卫名叫辛泽子,是个元婴中期修为的,这些天已经和寻易混得挺熟了,报完信后他用古怪的目光看着寻易道:“看样子你和沈坛主很熟啊。”

    寻易笑着摇摇手道:“熟可谈不上,我一个小小的夷陵卫哪能跟她攀上什么关系,无非就是上次立功之后和她见了一面,沈坛主出于嘉奖之意指点了我一下,此番是想劝我下场比试。”

    “连沈坛主都劝你了,你总该下场了吧?”辛泽子已经知道寻易不想去比试了,他是希望寻易能下场的。

    寻易在他肩头上推了他一把,笑骂道:“你就这么想看我出丑?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我要疗伤了,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他对这些人讲的不下场理由是在芰汤湖之战中受伤颇重,此时尚未恢复。

    辛泽子笑着去了,寻易说的理由他是相信的,要说在那样的连番苦战中不受伤才是没人会信的。如果连沈清都不能让寻易下场比试的话,那表明寻易的伤势确实还很重,他也就死了心了,寻易在芰汤湖一战的表现赢得了大多数执律卫的好感,他犯不着为了饱一下眼福而让寻易伤上加伤。

    当晚,寻易凝神静思了一阵后开启了牵心幻境。

    苏婉是笑吟吟出现的,在寻看到易跪下去时,她脸上的笑容依然没变。

    “师尊,您就答应我吧,我求您……”

    不等寻易说下去,苏婉就摆手道:“别说了,再说下去你又可以把自己委屈哭了,我答应你就是了。”

    “啊?!”寻易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婉,这彻底打乱了他的阵脚。

    苏婉忍着笑道:“没听清吗?我说我答应重新收你为弟子了,听清了吗?”

    “您……怎么答应了?”寻易一脸发懵的问。

    苏婉忍俊不住的掩口而笑,笑了一阵后才满眼笑意道:“因为你上次哭得我太心酸,越想越觉得你可怜,这些天难过得我整日以泪洗面,早就打定主意要重新收你为徒了,就盼着你尽快开启幻境好把这个决定告诉你呢。”

    “我半点也看不出来您像是整天以泪洗面的,您现在脸上都笑出花了。”寻易有点郁闷了,苏婉这摆明就是不加掩饰的故意说瞎话。

    苏婉强忍着笑道:“我这不是因为终于等到可以把这好消息告诉你了,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嘛!你不高兴吗?”

    寻易皱着眉头看着她,苏婉这儿戏的态度让他没法高兴。

    “你觉得还用磕头拜师吗?”苏婉那样子仿佛随时能笑出声来。

    寻易努力作出极其肃穆的神态,恭恭敬敬的开始磕头,企图把这气氛扭转过来。上一次拜师他没把九个头磕完,这次他必须得磕九个。

    在他磕到第三个头时,苏婉就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寻易能感受到她笑得有多开心,那绝不是装出来的,正因如此他觉得更加的郁闷了,硬撑着才把九个头磕完,可他那努力保持着的一脸肃穆在苏婉的阵阵笑声中确实显得很可笑,拜师这种事,如果师尊这么嘻嘻哈哈的,那弟子再怎么认真,味道也是不对的。

    磕完头寻易也想明白这就是苏婉对付他非要拜师的手段了,这个他一点辙也没有,毕竟是自己求着人家要重归门墙的,总不能一边拜师一边指责师尊吧?

    苏婉等他磕完了头,满眼戏谑道:“头磕完了这拜师的仪式就算完了吧?反正也不能请出历代祖师的牌位,你说呢?”

    寻易低头耷拉脑道:“就这样吧,不管怎么说您现在又是我的师尊了。”

    这引得苏婉又是一阵开心的娇笑,“好了好了,你现在有师尊了,可我怎么看不出你有多高兴呢?”

    寻易使劲挤了挤笑容,可根本挤不出来,索性沉着脸道:“您怎么能这样呢?这也……这也……”

    苏婉收起笑容道:“我怎么了?你要是后悔了,我现在就可以再断绝一次师徒关系。”

    “不不不,先这样吧。”寻易两眼发傻的摆着手,他觉得自己这是硬生生的跳了进自己挖的一个坑里,不对,这坑是自己挖的,却不是自己跳的,是被冰雪聪明给推下去的。

    苏婉挑着眉梢看着他,淡淡道:“又把你收入门下了,我都要开心死了,笑得合不拢嘴,可你怎么一点笑模样都没有呢?”因为斗嘴这事算初学乍练,她的表情不是很自然,可她已经打定主意要好好练练这项本事了,否则以后没法继续跟寻易打交道。

    “我也……很开心。”寻易满嘴苦涩的说,努力的挤出了笑容。

    “这才对嘛。”苏婉看着他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忍不住又掩口笑了起来,将计就计的用一招就把寻易按在了坑里,她太得意了,她可好久没这么难以克制的笑过了。

    苏婉笑得越开心,寻易就越郁闷,他已经能看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有多艰难了,苏婉的着意改变,让他的妙计成了自缚的绳索。

    “徒儿,你……你现在在哪呢?”苏婉生硬的摆出师尊的架子,如今她对此已经很生疏了,觉得又别扭又好笑,还有点难为情。

    寻易强打精神道:“在蒲云洲呀,和老哥在一起,我跟您说过的。”

    苏婉作出不悦之色道:“我现在又是你师尊了,问你的第一句话你就说谎?!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把这次的拜师当回事呀?”

    寻易要被气哭了,换作是别人跟他玩这种倒打一耙的把戏他一点都不会在乎,可苏婉居然作出这种事,他真是受不了。

    “您等着我的,别得意太早。”他说着施了个礼就准备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