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45章 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吧
    “给我站下!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跟师尊讲话的吗!”苏婉一开口训斥就很快找回了点当师尊的感觉了。

    寻易发愁的呼了口气,眨了几下眼睛后,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低着头道:“弟子知错了,以后再不敢了,请师尊恕罪。”

    “起来吧。”苏婉可不想让他这么跪着。

    寻易刚想到了这么个好主意,自然是不肯起来的,他十分诚恳的说:“弟子恶习难改,索性以后就跪着和您讲话吧,这样或许还能好一点。”

    苏婉挑了下眉梢,随即就绷着脸道:“我不喜别人跪在面前讲话,这你是知道的,起来吧。”

    她现在说的话已经成师命了,寻易要想营造师徒谈话的氛围就不能再违拗,所以他只能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

    “这才像个弟子的样子。”苏婉淡满意的说,心里都要乐开花了。

    寻易招架不住了,甩出杀手锏道:“弟子得去看绍陵和沈清她们了,您多保重。”说完不等苏婉再开口就仓惶而逃了。

    苏婉在出了幻境后那股开心劲就迅速消散了,这次的小胜说到底不过是在旁支末节上的一次胜利,她的目标是帮助寻易走出情障,而寻易摆明是抗拒的,所以刚才的胜利只能让她觉得更加的难为情,可她又不得不这么做,她必须得给寻易铺平通往自己这边的路,寻易走不走那是他的事,铺不铺这条路则是自己的事。

    寻易在镜水仙妃和御禅两处皆未作过多等待,见她们没有立即进入幻境就转到的沈清这边,镜水仙妃不进幻境他已经习惯了,御禅估计已经去了南海,他怕御禅此际不方便进入幻境,所以也就不多打扰她了,

    第二次进入牵心幻境的沈清依然是兴奋且紧张的。

    “我怎么感觉你的心绪怪怪的。”她小心谨慎的问。

    “啊……,怎么怪了?这幻境……就是挺怪的。”寻易在她这边脑子很不灵活,只能靠支吾给自己多争取点思考的时间。

    牵心幻境的玄奥是与双方情感深浅密切相关的,寻易在沈清这边头脑不灵活,相对的,沈清对寻易的心绪感应也不是很真切,所以她没再深究,转而问道:“你真的不下场比试吗?”上次遭寻易嘲笑是“舍本逐末”后,这位天赋极高的仙子已经想明白寻易才是幻境之“本”,所以她这次不再四处张望,而是把精力放在了和寻易谈话上。

    “……伤势未复,没法下场。”

    这么假的一句话沈清能有清晰的感知,牵心幻境的玄妙让她的眼中不由出现了笑意,“真的?”

    “真的。”寻易的态度开始变得敷衍了,苏婉的事弄得他很是心烦,没心情跟沈清作太多周旋了。

    沈清不说话了,她不但可以感知到寻易的心不在焉,也能从寻易的脸上看出这一点来,心高气傲的她哪受过这样的冷淡?若非是进入牵心幻境的机会太难得,她早就甩脸而去了。

    寻易在感受到沈清那强烈的不满后,忙陪笑脸道:“我……最近的心情确实不太好,这幻境能……能把各样情绪加强,让人无法自控,你别介意,我可不是针对你。”

    沈清听他这么说感觉好点了,带着几分关切问:“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

    寻易摇摇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嗯……我在这里头脑反应很慢,心里藏着的隐秘又太多,所以说话就得加倍的谨慎了,你跟我聊点无关紧要的话题吧。”

    “好,那就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吧。”沈清的眼中又有了笑意,寻易在明知有可能会泄密的情况下还陪她进幻境,这一下子就化解了她心中的不快。

    “小时候?小时候的事……那是我很大的一个隐秘。”

    “你怎么连小时候的事都是隐秘?”沈清颇觉好笑,但她能感受到寻易不是在开玩笑。

    寻易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我这一辈子经历的事就没几件是能对人说的,不如由你来说吧,先说说你小时候的事。”

    沈清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苦涩,这股苦涩就像是一阵风,吹起了盖在寻易脸上的神秘面纱,让她看到了一点寻易的真容。在这一刻沈清是颇感震撼的,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寻易挺厉害的,不想这么厉害的一个人心中竟然藏着这么浓重的苦涩的。

    “我小时候真没什么可说的,在尚未懂事之时就被师尊带回来养育,懂事之后就开始修炼,也许我这人就是为修炼而生的吧,师尊和师兄师姐们虽然都待我很好,可我却一心只想着修炼,很少有跟他们嬉闹的时候,谁要想逗我玩,我就会很厌烦。”

    寻易笑道:“你这是仗着年纪小,硬生生把无趣变成有趣了,我如果看到一个一心只想着修炼的小丫头也会觉得很有意思的。”

    沈清笑了笑,然后又皱起眉道:“我很感激大家对我的疼爱与容忍,如今想表达一下感激之情,却因早已养成了不爱开口的性情,始终开不了这个口,想帮他们做点事吧,又找不到能帮忙的地方。”

    寻易哼了一声道:“你们清缘派的人个个严守规矩,一切都按规矩来自然就找不到多少可以帮忙的机会了。”

    “你难道觉得人人都守规矩不好吗?”

    寻易想了一下道:“那得看规矩定的好不好,好的规矩自然是要守的,不好的规矩不但不该守,还得把它废掉,所谓规矩是定给那些不愿守规矩之人的,对于那些心中有自己规矩的人,他们是不会在乎别人定下的规矩的。拿这次咱俩去玄土裂原来说,你要一味的守规矩,结局肯定会很惨的,毕竟规矩是用来约束平凡之辈的,一个非凡之人如果非要去遵守平凡之人该守的规矩,那他的非凡之处必定难以发挥。”

    沈清轻轻摇着头道:“要是人人都这么想,那规矩就更可以随意践踏了,坏了规矩后,只要用自己不是个平凡人作借口就可以心安理得了。”

    “如果真能心安理得那他就没做错,问题就在能否真的问心无愧,我认为良心就是上天给我们定下的规矩,亏良心就是坏上天的规矩,一个人可以不守凡间、修界的规矩,但不能不守上天的规矩。”这是寻易信奉的东西,所以说起来不用思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