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47章 我不敢和他比试
    川畕见到这二人现身后只是扭身对他们点了点头,论官职他这乌煞营的司教并不比沈清这个坛主低多少,换作平时他肯定会对这位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多表示一点敬意的,可现在他得对寻易保持威压,对沈清冷淡点反倒是更能增加自己的这份威势的。

    寻易则起身对沈清和辛泽子客客气气的施了礼,以此来反衬刚才对川畕的不敬。

    “敢与不敢你说句痛快话吧。”寻易这一起身,川畕也不能再坐着了,如果让寻易跟沈清他们寒暄起来,那自己这么气势汹汹的坐着就太尴尬了,所以他也站了起来,用轻蔑的目光看着寻易抢在他开口寒暄前发出了追问。

    寻易用淡然的目光看着他道:“我跟你说过,自己想闹事就该自己抗,总扯着乌煞营这面大旗只能说明你很无能,我可以痛快的告诉你,我不下场,这不关乌煞营的事,也不关凶刀营的事。”说着他用友善的眼神看向那黑面青年,“你要非让我用敢不敢来回答,那我也可以直截了当的回答,我不敢,我看着这位兄弟心里就害怕,我不敢和他比试。”

    川畕奚落道:“你可真给你们凶刀营长脸。”

    沈清沉着脸道:“川司教,这种有伤各部卫和气的话我劝你还是少说的好,寄命仅是个寻常夷陵卫尚且懂得这个道理,你总不该连他都不如吧?”

    川畕打了个哈哈道:“有劳沈坛主指教了,在下并无伤害两家和气之意,刚才他的话你也听到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凶刀营选送上来的,公然承认自己害怕,这难道不是给凶刀营丢脸吗?我乌煞营要是有这样的孬种,我是绝不会轻饶的。”

    “他是不是孬种我想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沈清的面色更冷了,她不善与人斗嘴,而且这么替寻易说话也是颇感难为情的。

    寻易是不想让沈清搅进来的,忙接过话头对川畕道:“我本来就是个孬种,当初立功全因大义当前不得不拼,且不拼也没有退路,凶刀营派我来参加比试完全是一种奖赏,我有这个自知之明,不敢与各方才俊一争高下是我之耻,而非凶刀营之耻。”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笑,接下去道:“不过川司教要是特别想教训在下一顿的话,在下倒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就是不知川司教有没有资格参加元煞战,如果你有资格参加的话,我可以下场让你教训一下。”

    “寄命!”沈清颇为不悦的呵斥了一声,心下不禁对自己进来替寻易撑场面的举动有些后悔了,男人都是看重脸面的,尤其是在美丽的女人面前,这种状况她见得太多了,别说寻易旧伤未复,就是没受过伤要想打败川畕也非易事。

    “好!我这就去找人安排!”川畕说完就快步出了屋子,不给沈清和辛泽子任何劝说的机会,那名黑面堂的青年在看了寻易一眼后也跟着去了。

    “这个川畕!”辛泽子不无厌烦的摇摇头。

    沈清对他道:“此事由我来处置吧。”

    辛泽子识趣的点点头,带着自己的那名属下离去了。

    等辛泽子出了院子后,沈清用颇为不悦的眼神盯着寻易道:“你是个明白人,前面的话也都说得很好,可为什么还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呢!”

    寻易从容的坐了下去,平静道:“你们要是愿意教训他,那我自然就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了,让这种品行低劣的小人作司教本就是你们这些位高权重者的过失,放在以前,我或许不会跟这种人计较,但现在我是想为天律盟出力的,想法自然就和以前不同了,我不敢说自己是在替天行道,但遇到该管的事不会再容忍,他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夷陵卫,我确实没必要搭理他,既然他是个手握权柄的司教,那我就有必要和他计较一下了。我知道你一个天律盟的坛主不便插手夷陵卫的事,所以你只负手旁观就行了,什么都不要管。”

    这一番话很是出乎沈清的意料,这才明白原来寻易压根就没有在她面前逞强争胜的想法,她那憋着的火气不由一下子就泄了。

    “唉,夷陵卫最缺的就是德才兼备之人,不过让川畕担当如此重要的职位确实是不妥的,我回头向上面建言一下吧,你伤势未复就不要去跟他比试了。”

    寻易心有成竹道:“我都答应了,岂能反悔?你别管了,我已经考虑好了。”

    沈清不说话了,恢复了平时的那种冷冰冰神态,对别人来讲,这是很正常的沈清,可把这神态拿出来摆给寻易则已经表明她心中有不满了。

    寻易没刻意的去哄她,依然是用很平静的语气道:“你做你该做的事,我做我该做的事,这样才能彰显正义的力量,若人人皆能如此则卑劣之人将难有容身之地,我知道这仅是个美好的愿景,在这满是人渣的夷陵卫就更难实现了,不过我不会因曲高和寡而妥协,既然上天赋予了我一点本事,那我就得在该站出来的的时候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否则就是辜负上天厚爱了。”

    沈清淡淡道:“你不是对上天挺不满的吗?都把自己比作遭它戏耍的一只狗了,怎么如今又这么说了?”

    寻易缓缓的摇着头道:“我对上天确实有很多抱怨,但……”不知是不想说下去还是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他只说了半句话就停住了。

    沈清静静的看着他,一副很耐心的样子。

    寻易眨了一阵眼睛,才接着道:“天意总是让人难以揣摩,有时让我们称心如意,有时让我们厄运连连,你有没有想过,上天或许不是一个人?”

    沈清听不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皱眉问:“不是一个人?你觉得上天是人?”

    “不管它是什么吧,就冲它做事这颠三倒四反复无常的劲儿,我有时就会想,假如是仙界在管理修界,而且掌握大权的人不止一个,他们轮流掌权,就像我们轮流值守岗位一样,这些仙人各有好恶,他们皆凭各自心意操控我们的命运,那天意为何如此难测就解释得通了。”

    “你可真能胡思乱想。”沈清冰冷的俏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意。

    寻易展颜一笑,“我觉得也只有这样能解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