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49章 五仙子齐珈
    秀枝走后,寻易脸上的笑容迅速的消散了,又疲懒的躺了回去,这一躺就又是七天。

    “起来。”

    寻易被这个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吵醒时,头脑有些迷糊,张开眼看到有一个年近四十的女修站在榻前三尺之处,这女修姿容平平,但却有着一股令人望而生敬的威严。

    寻易急忙从榻上下来,他能认出对方穿的是执律卫的官服,遂躬身施礼道:“西部卫古野营寄命拜见上官。”

    那女修从容的在几案后坐下,开口道:“我是沈清的五师姐齐珈。”

    “原来是五仙子,属下刚才睡着了,多有失礼。”寻易再次躬身赔罪。

    “你可知自己已经生了郁火之毒?”齐珈微微蹙着眉盯着他问。

    “郁火之毒?”寻易摸了摸尚有些昏沉的脑袋,笑了笑道:“是感觉有点不舒服,不过好像就是有点烦郁而已,还不至于生出郁毒吧?”

    齐珈用略显冰冷的目光看着他道:“郁毒已有攻心之相,如果你再这么睡上十天半月,这条命就算丢了。”

    “多谢五仙子及时发现,否则属下此番可就算糊里糊涂作了鬼了。”寻易躬身拜谢,心里不但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还忍不住的想大骂她几句,如果真能这么在睡梦中死去,那可太幸福了。

    尽管寻易极力想表现出惊慌之意,但事出突然,他的表演没能瞒过五仙子的眼睛,齐珈已有元婴后期修为了,那双眼睛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不过她没有立即追究此事,而是换了漫不经心的语气道:“小师妹跟我提起过你,我也听闻你在芰汤湖一战中的不凡表现了,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你。”

    寻易恭恭敬敬道:“属下只是个平庸之才,芰汤湖之战是为求活命才舍死而搏的,实不足受各方如此褒奖,让您见笑了。”

    “小师妹眼高于顶,从未对谁有过赞赏之词,可对你却是另眼相待的,坐下讲话吧。”齐珈指了指对面的蒲团。

    寻易有些拘谨的坐了下去,生硬的笑着道:“属下可不敢当沈坛主的赞誉,想来是沈坛主赞赏属下苦战元裔族的行为,所以才说了些过誉的话吧。”

    齐珈冷眼看着他道:“不用跟我装模作样,被清儿盛赞胆略不凡的人不该是这副德行,我劝你在我面前别耍小聪明,老老实实的回话就好。”

    寻易转了转眼珠,收起手足无措的慌乱之态,端整神色问:“敢问五仙子可是来审问在下的?”

    齐珈目光一闪,轻轻摇了下头道:“不是,我刚说了,只是顺便来看看你。”

    寻易露出笑容道:“那在下就可以不必老老实实回您的话了,不过您是贵客,玉趾踏贱地,在下自然是该极尽恭敬的,您有什么要垂询的,在下自当尽可能的据实回禀。”

    齐珈眼中露出玩味之色,“果然有些胆色,我就说嘛,值得让清儿夸奖的人,哪会如此不堪。”

    寻易不动声色的看着她,谦恭道:“您和沈坛主都太高看小子了,小子因屡遭厄运而生了厌世之心,所以才无所顾忌,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小子的胆量正是因此而来,除了这份胆量外其他就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了,这点自知之明小子还是有的,害您白跑这一趟,小子深感惭愧。”

    齐珈渐渐收了眼中的玩味之色,目光转为平和道:“一个人若能有自知之明就很值得称道了,当着明白人我就有话直说了,清儿那两套蒲云洲服饰是从我那里借去的,你能跟我说说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吗?尽管放胆说,没人会监听的。”

    寻易听她这么问,心知人家肯定是经过一番调查了,他沉吟了一下后,不慌不忙道:“沈坛主既然敢从您手里借那种东西,想来她和您是很亲近的,她都没法对您多说什么,我自然是更不能说的了,不过我可以用性命向您担保,我们没做有违律条之事,不能如实禀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您体谅。”

    齐珈用仿佛能看穿人心的目光盯着他道:“我当然是信得过清儿的,可清儿从来没有不可对人言之事,这是头一遭,我是担心她会给自己惹什么麻烦,所以才想查个清楚,清儿对家师最为孝敬,我怕她是因不想给师尊添忧烦才执意隐瞒的,你明白吗?”

    元婴后期大修士的目光逼视寻易经历的多了,二师姐她们动不动就会用这种眼光盯着他,所以他早有抵抗之力了,当下从容不迫的答道:“我明白,请您放心,我们所作的事不会引来任何麻烦,您不必为此而忧虑。”

    齐珈微微点了点头,凌厉的目光再次转为平和,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寻易道:“难怪清儿会对你另眼相待,寄命,我现在对你很好奇,看得出你必定有过极其不平凡的经历,清儿说你加入夷陵卫并非因背负罪恶,这属实吗?”

    寻易笑了笑,“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有罪恶,都会千方百计为自己的罪恶作出辩解,进入夷陵卫的大多是罪恶昭彰辩无可辩的,照此而论,我确实没什么罪恶,可这世上的罪恶并非只限于天律盟律条所定的那些,而且境界不同的人对罪恶的认知也会不同,我想您能理解我的意思。”他跟齐珈闲扯这些是想绝了她们要把自己调离夷陵卫的念头,沈清之前就明确表达过这个意思了,齐珈现在问出这个问题不知是不是沈清跟她提过什么。

    “你是说自认有罪,所以才加入夷陵卫的?”齐珈有了点哭笑不得的神情。

    “可以这么说吧,反正我是抱定要为天律盟战死疆场的心念了,绝不会更改。”

    齐珈静静的看着他,沉吟了一会才开口道:“小师妹虽冷的像块冰,但我是极疼爱她的,否则今天也不会特意跑来看你,你懂吗?”

    寻易尴尬的笑着道:“五仙子,我想是您多心了,就算沈坛主对在下有些溢美之词,那也是说明不了什么的,沈坛主论聪慧论禀赋皆堪称修界翘楚,又贵为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她怎么会看上我这么个不成器的呢?在下也绝无攀附之心,您别为这事费心了,我不会搅扰沈坛主清修的。”

    齐珈显露出了一点愁容,“我来此之前确是怀疑你想利用清儿调离夷陵卫吗,如果是那样的话倒好办了,不想你是这么个人,如此我就没法不担忧了,那傻丫头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已经钟情于你了,可这瞒不过我的眼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