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59章 苏仙子在前面
    寻易只得跟了上去。散蒲紧随其后,虽然心里乐开了花但他那张脸依然没有半点笑模样。

    等寻易来到身边后,沈清眼望前方传神念道:“我打算调任古野分坛去作坛主。”传出这道神念时她的表情很平静,没有丝毫扭捏之态。

    “这是……为什么呀?”寻易觉得这么问很没意思,可除此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依心而为。”沈清用带着笑意的目光瞥着他说。

    “不可用神念与人谈话!”紧跟在二人身后的散蒲在察觉到寻易在用神念与沈清交谈后立即发出了警告,他的修为以至元婴初期的圆满境界,虽截听不到寻易说的是什么,但却能察觉到他在使用神念。

    寻易有些厌烦的扭头道:“这位是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你不会不认识吧?连她都信不过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散蒲毫不退让道:“沈坛主我自然是认识的,当然也是信得过的,可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例外。”

    寻易不屑的笑了笑道:“好,你回去禀报吧,我就是用神念了,接下来还会用,该受什么责罚我愿意承担。”

    散蒲还没开口,沈清先拦住寻易道:“他尽忠职守是应该的,不要为难他,这是咱们的过错。”

    寻易有点心烦了,他所不了解的是清缘派的人在天律盟中并没什么特权,而且天律盟也不是清缘派的天下,不是谁都会给清缘派的面子,这位散蒲就是个不怎么喜欢清缘派的人,也正是因为有多方的相互制衡才使得天律盟能够保持公正严明,而严苛的规定则在保护弱小门派利益的同时极大的限制了各大门派专权的可能,所以散蒲并不怕沈清会报复他,如果那样的话倒霉的只能是沈清。

    “你会去争摘果郎吗?”沈清不再用神念。

    “伤势未复,有心无力呀。”有散蒲这么个讨厌的人在旁监听,寻易只能说一半留一半了。

    沈清会意的淡淡一笑,她此来主要就是问这个的,知道寻易不想去争作摘果郎她的心就放下了。

    在一处卖符箓的坊市转了一圈后,他们就开始漫无目的的在各个小坊市间闲逛起来,有散蒲这个跟屁虫在身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们俩也不方便多说什么,而且在沈清说出要调去古野分坛作坛主的话后,寻易一下子就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反倒是散蒲这个跟屁虫的存在帮他冲淡了本该有的尴尬。

    沈清说那话时的平静神情表明了她的内心的坦『荡』的,寻易能揣摩出沈清这么做更多的应该是为了可以方便和自己探讨道法,至于其他的目的那自然也是有的,但寻易并不认为沈清是憋着和自己结为道侣,沈清应该是还没想那么远,她这是不折不扣的在依心而为。

    “你认识这个吗?”在一处卖灵草的摊位前,沈清指着一块半圆形的东西,摆出一副考校的姿态问寻易。

    “天马蹄薯,三千年左右吧,你别忘了我是从哪个门派出来的。”寻易颇有些自得的说。

    “还算有点眼力。”沈清问了价格后,买下了那块天马蹄薯。

    “这个呢?”散蒲拿起一株玉盏花问摊主。

    “这是三千五百年以上的玉盏花,只要三块元婴石。”摊主热情的回答。

    “三块元婴石?”散蒲拿不定主意的看向沈清和寻易。

    寻易自然是懒得帮他的,把头扭向了一边,沈清对外人从来是不假颜『色』的,可现在却不好不出声,遂淡淡道:“三千年总是有的,你要觉得贵,可以再逛逛看。”

    散蒲拿着那株玉盏花踌躇的对摊主道:“两块元婴石怎么样?”

    摊主连连摆手道:“你就是逛遍南靖洲的坊市也不可能用两块元婴石买到三千年的玉盏花,我这价格已经很公道了。”

    “两千三百灵石!”散蒲咬着牙说。

    “您再去逛逛吧。”摊主伸手去要那株玉盏花。

    “两千五百灵石!”散蒲又报了一个价。

    摊主笑了笑,“您要诚心买,两千八百灵石我可以卖给您,这个价格没商量了。”

    “两千六,我看最多值这个价。”散蒲撇着嘴说。

    摊主收了笑容摇了摇头,把伸着的手又向前伸了伸,忽然间三块紫莹莹的元婴石落到了他的掌心。

    散蒲看到寻易竟替他付了帐,不由大为困『惑』,刚要开口询问,沈清的神念传进了他的脑中:“别出声,有什么话离开这里再说。”

    散蒲疑『惑』的向四周看了一眼,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妥之处,跟上已经离开了摊位的二人后他留意到寻易一边走一边在偷眼向后看,而他的眼中竟然带着泪光!

    散蒲顺着寻易的目光望去,在那个方向只有一个摊位,摆摊的是个黄须老者,有一个黄衫女子正在摊位前挑选灵草,他不知让寻易如此动情的是那个老者还是那个女子。

    寻易刚才把头扭向一边时心头猛然就是一震,因为他竟然看到了心中无比挂念的大师姐黄樱,转瞬间激动的泪水就充盈了眼眶,那声“大师姐”硬生生的卡在了喉间,堵塞的喉头让他几乎难以喘息。

    在散蒲与摊主讨价还价时,沈清发现了寻易的异常,顺着他的目光看到百十丈外的黄樱后,沈清没作声,寻易跟她说过不想让黄樱他们知道自己作夷陵卫的事,遇到这种情况她只能让寻易自己看着办了。

    寻易在稳住了激『荡』的心情后立刻就移开了紧盯着大师姐的目光,他虽然是改变了容貌,可在大师姐面前必须得小心一点才好,现在这副激动的样子如果被大师姐看到估计多半是难逃法眼的,所以他才迅速的替散蒲结了帐,想尽快离开大师姐的视线范围。

    正在寻易盘算着要不要躲在远处多看大师姐几眼时,沈清的神念再次传来,“苏仙子在前面,要不要避开?”

    听闻师尊在前面,寻易急忙举目望去,一看之下他的脸『色』骤然就变了,两眼发直的盯着三百多丈外在一个摊位前谈笑晏晏的那对男女,身穿柳黄『色』衣裙的那个绝『色』女修正是苏婉,这身『色』彩明快的衣裙令平素温婉娴雅的苏婉呈现出了别样的青春俏丽风采,她脸上的笑容也不是平常那种矜持而含蓄的了,灿烂得如同春花初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