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61章 苏婉与沈清
    “好!咱们走吧”拂星冷冷的看了寻易一眼,转身欲走时却发现苏婉正用复杂难明的目光看着那个叫寄命的人,似乎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寻易这时闭上了眼,全然不顾坊市的规矩,浑浑噩噩的飞入半空也不管是哪个方向就那么径直向前飞去。

    “你回来!”苏婉呼喊着要追上去却被沈清拉住了。

    在散蒲朝寻易追去时,两名负责维护坊市秩序的执律卫也赶了过来,沈清对那两名执律卫传去神念道:“我乃慈航仙尊座下弟子沈清,劳烦二位帮着把此人送回夷陵卫驻地吧。”

    那两名执律卫是认识沈清的,当即应诺了一声。

    沈清紧接着又对散蒲传去神念,“尽快把他交到金雷子手中,传我的话给金雷子,让他暂且什么都不要问,只要确保寄命别出事就好,随后我自会过去解释。”

    散蒲巴不得沈清能把事情担过去,所以连声答应着拉起仿若失魂的寻易朝营地飞去。

    寻易前脚刚走,黄樱就赶了过来,看到师尊和沈清在一起,她皱着眉头想凑过来,却被苏婉用手势止住了。

    沈清此刻看向面『色』阴沉的拂星,冷声道:“你先走开。”

    拂星是认识沈清的,论辈分他比沈清足足低了两辈,放在平时他自然是不敢惹这位姑『奶』『奶』不高兴的,可此刻他正满腔火气呢,沈清当着苏婉的面用这么生硬语气对他作出吩咐,他有点挂不住面子了,遂哼了一声道:“这里是坊市,你没权力赶别人走吧。”

    沈清厌烦的瞪了他一眼,拉起苏婉朝坊市外走去,拂星在后面跟着走了两步,见苏婉都不回头看他一下遂咬牙朝比试场地那边走去。

    出了坊市,沈清拉着苏婉来至一处僻静之地,放开苏婉的手后,她却垂下头不知该怎么跟苏婉说了。

    “那人就是寻易对不对?”苏婉抓着沈清的肩头用神念急切的问。

    沈清抬起头看着苏婉未作任何回答。

    “他真的加入了夷陵卫?”苏婉再次发问。

    沈清仍是一声不吭。

    苏婉不再问了,因为她怕问出不该问的话,两个人四目相对都在揣测着对方知道多少内情,苏婉一直没有放开抓着沈清肩头的手,而沈清也没有『露』出丝毫不悦之『色』,她们俩个都清楚,彼此间的谈话只能用这种别人无法截听的方式进行。

    过了良久沈清才道:“他见到你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婉迎着她的目光道:“你先告诉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沈清眼中闪过一丝焦躁之意,“若非我刚才及时出手,他恐怕就会失心离魂了,你要不想他出事就赶快把实情告诉我,我好尽快去照顾他。”

    “你让我去照顾他,我保证他不会出事。”苏婉的眼中『露』出了恳求之『色』。

    沈清摇头,“他是夷陵卫,没有充足的理由你是不能接近他的。”

    苏婉抿起了樱唇,沈清虽没正面回答,但已经可以确定那人就是寻易无疑了,她当然很想立刻帮寻易解开心结,可若是让沈清传话,那这话该怎么说?说自己和拂星没那种关系?如果那么说就和直接向沈清承认寻易爱恋着自己没什么区别了,就算她能舍下这个脸面这话也是不能轻易说出来的。

    以苏婉所见来推断,寻易在内心把自己看得很重这是毋庸置疑的,可他既然已经和沈清走到了一起,至少表明他对沈清也是有着很大好感的,在幻境中寻易屡次以要去看沈清和绍陵为借口离开,苏婉觉得寻易这是在努力把情感转移到这二人身上,男孩子的成长不都是这样吗?起初她是很希望寻易能移情别恋的,上次见过寻易后,虽然这个已经化蛹成蝶的弟子给了她耳目一新的感觉,可如果寻易能彻底放下自己进而找到心仪的道侣,她也是乐于看到的,当然这个人最好别是沈清。

    沈清此刻对寻易所表现出来的关切之情是显而易见,只是苏婉还无法判断出沈清对寻易的爱恋究竟有多深,贸然说出寻易刚才的激烈反应是出自对自己的爱恋,那沈清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拿不准,万一沈清的反应也和寻易刚才一样激烈,那身处虎『穴』的七仙君就更危险了。

    两个心急如焚的人却都得强自保持镇定,希望对方先耗不住,这对不善言辞的二人来讲绝非易事,而且那滋味着实难熬。

    “他什么时候加入的夷陵卫?”苏婉想从外围抽丝剥茧,寻些蛛丝马迹。

    沈清接着摇头,反问道:“是不是他在搭救你的时候出了什么事?”

    苏婉眉梢一挑,“他在那时就已经加入夷陵卫了,对不对?”她至此算是想通了寻易为何能得知自己遭劫的消息。

    沈清落入了下风,唯有保持沉默。

    苏婉垂下了搭在沈清肩头的手,喃喃道:“这……实在是没道理。”她真的想不通有数位大神通庇护的寻易为何就去作了夷陵卫,这世上没有人可以『逼』迫他作这种事,天律盟也没有这个能力,至于寻易是蒲云洲派来作卧底的这种念头苏婉是想都不会想的,寻易是她的弟子,其品『性』她是一清二楚的。

    这次轮到沈清把手搭在苏婉肩头了,“他说他想为天律盟出点力,他加入夷陵卫并非是因为作了什么恶事而去避祸。”

    “他当然不会作恶事。”苏婉满眼困『惑』的看着她,“可他怎么可能去作夷陵卫呢?”苏婉想的是在御禅,花仙,紫霄宫一众人等的看护下,寻易是不可能有机会来作夷陵卫的,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沈清听出苏婉的话有未尽之意,把心一横道:“你知道他曾去过蒲云洲吗?我指的不是去搭救你那次。”

    “他什么时候去的?”苏婉的目光有些闪烁,她太不擅长说谎了,尽管把话说的很含糊,可心里还是难免发虚。

    沈清收回了手,俏脸冰寒道:“苏仙子,你如果什么都不想透『露』,那咱们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此时人影一闪,黄樱飞到了苏婉身前,她一直在密林外不安的等待,听到沈清这句语气不善的话急忙闯了过来。

    “沈坛主,家师乃正觉修士,如果你要想向家师询问什么事情,就请放尊重些,如果你是在审问,请把天律盟的令符拿出来,我要验证一下。”

    苏婉拉了黄樱一下,摇头道:“沈坛主没有不敬之处,你去外面等待吧,我还有些事要和她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