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65章 这样才合情理
    待金雷子二人走后,沈清绽开护体神光罩住寻易,用神念道:“我可以帮你打发走她们两个,但你得告诉我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我什么都不想说。”寻易说完就退出了她的护体神光,倒头躺回到了床榻上。

    沈清无可奈何的站立了一会,然后默默的退了出去。

    黄樱见到沈清过来,难抑激动的冲了上去,瞪视着沈清道:“这事你必须得给我个交代,否则我绝不会跟你善罢甘休!”这位处事精明的蕴玉崖大师姐此时已经红了眼。

    “你先退到一边,让我跟沈坛主说。”苏婉沉着脸对黄樱吩咐。

    黄樱只微微向后退了半步,算是给师尊个面子,然后就不肯再退了,那双发红的双眼紧盯着沈清,都没朝师尊这边看一下。

    沈清冷冷的对黄樱道:“我没什么可对你交代的,看在寄命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我是打算帮他,你该知道寄命的仇家很多,你们这样只能令他身份暴『露』,招惹仇家上门。”

    这话让黄樱冷静了下来,收起了凶狠的目光。

    “随我来。”沈清说完就朝万波丘原的深处飞去,苏婉和黄樱知道她这是想避开耳目,遂一同追了下去。

    远离了夷陵卫营地,沈清停住身形看了一眼黄樱,然后又看向苏婉。

    “你先退开。”苏婉十分严肃的对黄樱吩咐,黄樱不敢违拗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退到了远处。

    “他怎么样了?”苏婉用带着几分乞求的目光看着沈清问。

    沈清绽开了护体神光罩住她,摇摇头道:“不太好,他和拂星有仇怨吗?”

    “我不知道。”苏婉避开沈清的目光,违心的答。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沈清困『惑』的问。不论是她还是黄樱,皆是心思灵透的,连散蒲这个平庸之辈都猜到这事可能和争风吃醋有关了,偏偏她们俩是不会往那方面想的,因为她们深知寻易对这位师尊有多敬重。

    “我不知道,但他最听我的话,你能让我和他单独见一面吗?我求你了。”苏婉楚楚可怜的看着沈清。

    “我说过,我没有这个权力。”沈清看出又将陷入上一次谈话的那种僵局,心头不由火起,脸上情不自禁的有了厌烦之『色』,“苏仙子,我是诚心诚意的想要帮他,你难道就不肯出点力吗?你知道上次为了去玄土裂原救你,他付出了多少艰辛吗?

    “我知道。”苏婉收了脸上的乞求之『色』,目光坚毅道:“为了他我可以甘心赴死,你如果真想帮他,就把他带来见我。”

    沈清失望道:“你既然什么都不想说,那你们就远离他吧,再纠缠下去肯定会引起千戒宗的注意,也许他们现在就已经注意到了,他让我打发你们走,显然他不想见你们。”

    苏婉垂下眼帘沉默了一会,然后对着沈清点点头,“好,劳烦你替我转告一声,就说我特别想和他见一面。”她这是想让寻易开启牵心幻境,话虽不能明说,但寻易听到后肯定会明白。

    “我没法替你传这个话,你的弟子是个什么人你该清楚,你这很有可能会害了他。”沈清毫不客气的回绝了苏婉的请求,她万不会想到苏婉是能进入牵心幻境的,而上次去蒲云洲的经历让她彻底领教了寻易的『性』情,所以很担心寻易会不管不顾的违犯律条去见苏婉,这个话她不想代传。

    沈清的态度激起了苏婉的高傲之心,自从在西天瘴听了寻易对她讲的那番话后,这位几乎要堕陷凡尘的仙子已经重拾了往日的高傲,此刻面对沈清居高临下的姿态她淡然而笑道:“那就罢了,我对他是万分关心的,所以得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有把握劝好他,如果他情况不妙,请你务必向上禀报一下,我十分渴望能帮这个忙,可如果因你隐瞒不报而让他出什么意外,我一定会告到底。”

    沈清淡漠的看了苏婉一眼,转身而去,如果不是强加克制,她那一眼就不是淡漠而是不屑了,苏婉那要“告到底”的警告对她毫无威胁,如果不是想帮寻易,这么一个夷陵卫的死活是半点也不会让她担上责任的,反而是私传话语会给她带来麻烦。

    苏婉望着沈清的背影轻轻咬起嘴唇,当黄樱飞过来时,她摇了摇手,“此事关系他的『性』命,你什么都不要问了,我也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呢。”

    “我这就去夷陵卫总营,必须要问清楚不可!”黄樱发着狠说。

    苏婉抓住她的胳膊传神念道:“你那样会害死他的,夷陵卫肯定还不知道他在蒲云洲那边的身份,一旦查出来如何得了?”

    “那那也不能眼看着他在夷陵卫中受苦啊!”黄樱心如刀绞的抿紧了嘴唇,用发红的眼睛盯着苏婉,“我去蒲云洲替他报信,不管惹出多大的祸事我都认了,无论如何也要救他出来,您告诉我婵仙妃的洞府在何处,他在蒲云洲的师门在何处,您不是说他的师尊和师娘都是大神通吗。”

    “蒲云洲岂是你想去就能去的?”苏婉的眼圈也红了,无力的摇着头,“我不知道婵仙妃居于何处,也不知道他的师门在哪里,而且而且他如果作了摘果郎就凶多吉少了,现在去报信也来不及了。”

    “不能让他作摘果郎,我去挑战他!”黄樱听师尊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有点急昏头了,竟然把这件火烧眉『毛』的事都给忽视了,稍作镇定后她立即就生出了主意。

    “我去,咱们都已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借下场比试找一个劝说他的机会。”

    黄樱急道:“不行!和一个夷陵卫私自交谈是犯律条的事,我去劝说他就行了,您绝不能去。”

    苏婉苦笑了一下,“哪还顾得了这些,你劝不了他的,别争了,现在要紧的是不能再招引千戒宗的注意了,咱们先回山门,等到遴选接近尾声时再来。”玄方派距此并不太远,以她们俩的修为只需一天就能到达。

    黄樱苦于师尊什么都不肯对自己透『露』,对于该如何去劝说小师弟自然是茫无头绪,心中暗自盘算着如何从师尊口里套问出些消息,口中道:“此刻回山门有些不合情理,反倒会引人猜疑,不如去探望一下拂星师叔,如果他们要护送拂星师叔回无相派的话,咱们不妨陪同护送一程,这样才合情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