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71章 你玩真的?
    “哦?你想赌什么?”黑兕来了兴致,随手把那十块元婴石收了起来,他和寻易都是屡获奖赏的,十块元婴石对他俩都不算什么,没必要过份计较。

    “我赌你赢不了那位苏仙子,赌注是五百元婴石。”

    黑兕有点看不懂寻易脸上挂着的笑容,“你想让我去和她比试?”

    “你那跃跃欲试的劲头在脸上写的清清楚楚了,我又不瞎,赌不赌?”

    “你拿得出五百元婴石吗?”黑兕不无调侃的问。

    寻易取出斩邪刀随手扔了过去,“以这个作抵押,我若赖账,这宝物就是你的了。”他手头还真没那么多灵石,屋中的那个夷陵卫显然是没资格作担保之人的,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取信黑兕了。

    “你玩真的?”黑兕慎重起来,五百元婴石可不是小数目了。

    寻易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马上就要去采灵果了,能不能活着回来只有天知道,此时再不寻点乐子以后或许就没机会了。”

    他的这番话让黑兕释然了,顿时豪气勃发,把斩邪刀扔了回去,“说的不错!还是你看的开,这赌约我接了,死到临头兕爷就再风光一次,这柄刀你收回去,我信得过你,赢了也不会真找你要那么多灵石,收你一百块让你肉疼一下就行了。”

    寻易哈哈笑道:“别说这种便宜话,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要输了,我可是一块灵石都不会少要的。”

    “一块都不会少了你的!”黑兕傲然的用手指了他一下,然后站起身,“走,跟我去挑战!”

    寻易苦笑了一下,无奈道:“我现在要想外出得有严副使跟着才行,你先去吧,我去问问严副使许不许我出去。”

    “也好。”黑兕此刻充满斗志,说完就迫不及待的跑去比试场报名挑战了。

    “她如果应战,也别以命相搏,断了人家的修途就不好了。”在黑兕出门前寻易特意嘱咐一句,其实他对苏婉能接受黑兕的挑战是不报多大希望的,在已经稳获一个摘果郎名额的情况下,以苏婉的聪慧才不会轻易接受一个夷陵卫的挑战呢,而且此人还是新封的少银煞。

    黑兕去后,寻易坐在那里半天没动,苏婉此举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不过事情既然发生了,他也就不能揣测苏婉的心意了,在他看来,师尊这是觉得欠他太多了,所以才在不堪承受之下用赌上『性』命的方式偿债,这让寻易很是后悔,如果知道会这样,他绝不会去争什么摘果郎的,横扫比试场争夺摘果郎完全是头脑一热的决定,他那时只想尽快死掉,而去秘境摘灵果是摆在眼前最便捷的一条死路,他也就没多想,不料却导致了这么个恶果。

    仔细想过后,他认清能阻止苏婉成为摘果郎的办法似乎只剩两个了,其一是打伤她,伤到让大家一致认为其不适合再进秘境采果,或因伤势一时难愈无法应对蜂拥而至的众多捞便宜之人的挑战而把胜绩丧失殆尽,但得保证这种损伤不至于影响其日后的修炼,这个分寸也只有元婴中期以上修为的人才能掌握,他鼓动黑兕去挑战苏婉就是出于这个打算,虽然有很大风险,但总比让苏婉进秘境来的强,而且他觉得黑兕即便能取胜也没本事把苏婉伤得太重。

    这第二个办法就是把苏婉挤出三甲之列了,摘果郎的名额一共有七个,除了三甲能直接各获得一个名额外,其余四个名额就得经过复选产生了,而执律卫和夷陵卫选送的好手都是直接进入复选的,苏婉未必能胜出。寻易对这位师尊的『性』情是很了解的,以苏婉的良善,在使用那件尚未融炼好的灵宝时一定会很谨慎的,碰到这帮硬茬,靠吓唬人是没用的。

    他可以鼓动黑兕也来一次横扫比试场并在战绩超过苏婉,黑兕应该有这个实力,自己则可以再去胜几场,把苏婉挤到第三的位置,但还需要一个人再把苏婉挤下去一名才行,他现在所能找的只有同来的其余四名夷陵卫了。

    把那四名夷陵卫一一在脑中过了一遍后,寻易散开神识朝他们的住所查看了一下,四人皆不在屋中,他决定先去比试场看看。

    司律副使严焕在听寻易说要去再胜几场巩固一下战绩时不由沉下了脸,以神念道:“寄命,我希望你不要辜负了大家对你的好意,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要作摘果郎,这都是大家所不愿看到的,你是提振军心的一面旗帜,不止咱们夷陵卫,整个天律盟都是希望能对你善加保护的,你这样作会让大家很失望。”

    寻易也以神念道:“我很感激您及各位官长的关爱,可我不想得到这种待遇,我尽了该尽的职责,总不能因为尽职尽责就失去应有的自由吧?我知道这么说在很多人看来是不知好歹的,可我想走自己要走的路,不管您是否愿意,我都是一定要进秘境去看看的,希望您能成全,我不想和善待我的人闹翻,算我求您了。”

    严焕紧皱双眉看着他,心烦道:“你让我很为难。”

    “依法行事,谁也怪不得您,望您能成全。”寻易满眼恳求的说。

    “如果我不答应呢?”严焕故意寒起脸,想试探一下寻易的底线,其实他已经能从寻易的态度中看出答案了。

    “那我就只能把您舞弊的事情说出去了,我不想这么做,您别『逼』我。”

    “寄命,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严焕颇感无奈,更感气恼。

    寻易满眼歉疚道:“对不住了,严副使,我不是要让您为难,谁让您摊上这事了呢,您多多海涵吧。”

    “罢了,初选还有三天才结束,金副总教习此刻不在营中,我手头上还有点事要处置,你要非去的话,等明天吧,这总可以吧。”严焕无奈之下使出了拖字诀,寻易的态度让他有火也没法发出来。

    此前金雷子已经把此事报上去了,夷陵卫总营那边对此也没什么好办法,原本安排寻易来参加遴选就是件心照不宣的事,寻易非得这么闹弄得大卫长等人皆是有苦难言,明目张胆的营私舞弊肯定是不行了,唯有想办法把寻易到手的名额抢走,这和寻易想把苏婉挤掉用的是同一种策略。

    金雷子此刻正带着在元煞战中获得第三名及第五名的那两位夷陵卫横扫比试场呢,原本也是要安排黑兕去的,但苏婉的异军突起让金雷子和严焕省了点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