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73章 没人会帮你
    在遴选大会的比试场中风起云涌时,天律盟总坛内也在进行着一场意外而生的抗争,双方争夺的是这次进秘境采果的领队一职,领队的名额只有一个,需要修为达到元婴中期的人担任,在天律盟成立前,这个名额也是要像摘果郎那样通过遴选而定的,但在天律盟成立后,这个人选就由执律卫来出了。

    大家之所以愿意放弃对这个领队的争抢,并非是因为天律盟仗势欺人,而是因为这不是个什么好差事,确切的说是天律盟把它变成了一个苦差,之前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领队是个令所有人眼红的差事,各门派为此没少结怨,慈航仙尊等人早就意识到这是个令南靖洲难以安定的祸根,所以在天律盟成立后立即采取了行动,制定出了一套公平的遴选制度,并规定了领队的职权,要求他们在出来后必须公布进入秘境后的一切记忆。

    此前领队的名额之所以令人眼红,是因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可以轻松杀掉只有元婴初期修为的摘果郎,把摘果郎们采到的灵果据为己有,天律盟制定了规定后,自然就没人敢这么作了,所以也就没人愿意作这个领队了。

    至于采灵果的人选为什么定为一个领队七个摘果郎,这是历经无数次惨痛的教训得出的最佳方案。在数万年前,这个生长有千寿果的秘境就被发现了,在仅有的三天开启时限内,里面成了大神通们的杀戮场,为了抢夺千寿果,不知有多少人命丧其中,而这个秘境也被他们强大的法力摧残得不再稳定了,及至后来,连元婴后期大修士的法力也难以承受了,各大门派不得不出面维护秩序,这虽避免了秘境内的拼杀,却让大家为了争进入秘境的名额而在外面展开了数不清的明争暗斗,直到天律盟的出现才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说起来,天律盟给南靖洲带来的不仅是秩序,还有公平和公正。只要拥有强权就可以带来秩序,这一点蒲云洲的千宗会也能作到,但公平和公正就不是所有强权都能作到的了。千寿果依然还是那个令所有人都眼红的千寿果,但公平和公正让南靖洲的修界具备了廉耻,万千修士凝成了一股寻常势力无法匹敌的正义力量,准绳一旦出现,人们就会约束自己的贪欲,先前的那种野蛮的争抢也就遭人唾弃了。

    第一个拉起这道准绳的人就是慈航仙尊,作为天律盟的创始人之一,他率先声明天律盟所获得的千寿果只能奖给对天律盟或南靖洲修界有非凡贡献之人,而他本人不参与评选,这样的表率自然是能让人心服口服的。

    说回发生在天律盟总坛的抗争,这两方的实力是无比悬殊的,一方是除沈清之外的所有天律盟成员,而另一方沈清自己了。

    在看清寻易执意要作摘果郎后,沈清就找到了五师姐齐珈,提出要作这次采果的领队,理由是要给师尊弄一颗千寿果。

    齐珈差点以为她疯了,在确定她神智尚还正常后,皱眉问:“领队是不许进入千寿树生长的那片区域的,这你是知道的,连灵果都碰不到,谈什么给师尊弄千寿果?而且你是执律卫,即便能采来灵果师尊也是不会要的。”

    沈清振振有词道:“寄命是摘果郎,他可以采到灵果,按规矩,他如果采到三枚以上,就可以得到一颗千寿丹,我可以找他要过来。”

    “原来你是为了他,夷陵卫怎么会让他去作摘果郎?”齐珈烦恼的紧紧皱起双眉。

    沈清一脸无奈道:“夷陵卫自然是不想让他去冒这个险的,是他利用夷陵卫的好心安排钻了个空子,猝不及防的连胜了五十二场,夷陵卫的那些人现在也正发愁呢。”

    “这小子!”齐珈忍不住笑骂了一句,她这笑还真不能说是被气出来的,通过上次的相处,她已经很清楚寻易是个什么东西了,寻易能作出这种事来她并不觉得奇怪。

    “有什么可笑的?”沈清颇为不满的看着自己的师姐。

    齐珈忍着笑摆了摆手,问道:“他答应把千寿丹给你了?”

    “我没跟他提这事,不过他一定会答应的。”沈清表现得很有信心。

    齐珈哼了一声,“他能不能采到灵果都还说不准,更别说采到三枚以上了,你以为采到灵果很容易?他那是想去寻死,你别犯傻了。”她说着拿出了寻易给她的那颗火杏果,“我前些天背着你去看过他一次,虽然没问出什么来,但却看清他确实是活得很厌烦了,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这种灵果你见过吗?”

    沈清看了一眼火杏果摇了下头,有些生气的盯着齐珈道:“谁让你背着我去看他的?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齐珈见她生气了,忙柔声细语道:“我不过是听你谈过此人后对他有了些好奇之心,那天顺便去看了一下,没跟他多说什么,倒是这小家伙挺健谈的,跟我聊了一会有关天道的事,你猜怎么着?他竟然因之而有所明悟了,你察觉到他的变化了吗?”

    沈清蹙着眉想了一下,然后缓缓点了点头道:“好像还真是,你们当时谈论的是什么?”

    “该不该杀死一只断了翅膀的小鸟。”齐珈掐头去尾的把那段谈话给她叙述了一遍,然后带有哄劝意味的说:“这小子确实很不凡,难怪能令你如此看重。”

    沈清不是个扭捏的人,她连要调去古野分坛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自然是不在乎别人说她与寻易的闲话的,听五师姐称赞寻易,她颇感高兴道:“所以我不能任他去死。”

    “可秘境之内凶险难测,你进去后也是自身难保的,别以为能保护他,这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答应。”齐珈说着就沉下了脸。

    沈清抿了下嘴唇,“现在定下来的领队是千戒宗的摇云子对吧?”

    齐珈点头道:“对,若没人出来争,这次就是他作领队。”

    “我可以向你透露一点,寄命与千戒宗有很深的过节,这是我要争作领队的一个重要原因。”沈清是用神念把这句话传给师姐的。

    “那也不行,不管这里面有多少闲事,都不足以让我答应让你去冒这个险,而且我可以断言,没人会帮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