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83章 滚远点
    沈清不再说话了,她和寻易说话比较多那是因为把寻易当作了亲近之人,对待外人她一向惜字如金,既然对方不回答自己的问话,那她就不再问了,只是绽开了护体神光把寻易护在了其中,面沉似水的持鞭而立。

    “滚远点,别自己找死。”

    这句话不是身影模糊的那位大修士说的,是寻易对那位大修士说的,而且说的很平静,很认真。

    沈清心头颤动了一下,寻易的狂妄她不止一次的领教过,上次去蒲云洲时寻易就是这么呵斥拦路的大修士的,但她猜测寻易在蒲云洲那边肯定是有所依仗的,可现在是在南靖洲,她虽不惧眼前这个元婴后期的大修士,但也没把握能战胜人家,寻易用这态度说话可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寻易的胆量不仅于此,见那人不吭声,他在沈清胳膊上拉了一下,随即傲然从沈清的护体神光中走了出来,对着那个模糊的身影大声喝道:“滚!”

    在拉沈清时,他暗传了一道神念,“此人与我有深仇,一会下手别留情,我有大神通的法相护身,等他对我出手后你再动手。”

    来人本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下手,寻易这声喝骂惹得他不由心头起火,沈清作为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修为又已到了元婴中期,对他冷面横眉也还罢了,这个修为只有元婴初期的小崽子居然比沈清还要跋扈,竟敢接连对自己口出不逊,这口闷气他还真咽不下。

    “老夫今天非教训一下你这心狠手辣的小崽子!”话音未落,那个模糊的身影就消失了。

    “小心!”沈清娇喝一声,对方隐匿身形明显就是要发起突袭,她本该凝神以待的,可寻易竟在对方身形消失时舞动着斩邪刀向前扑去,这让她没法不着急,寻易这临阵经验简直太糟糕了,不得已之下只好追了上去。

    在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面前哪容得露出这么大的破绽呢,沈清的身形刚一动,一道强悍的灵力就兜头而至,沈清只得挥鞭抽去,那位大修士虽只想阻挡沈清一下,但沈清的本事是他不敢小觑的,所以发出这道灵力时已无法再隐匿身形,沈清眼睁睁的看着他探手朝寻易抓去,那只手闪着白色的光芒,显然是要破开寻易的护体神光把其生擒,见对方不是要击毙寻易,沈清心下稍安。

    等寻易发觉对方身影时,那只手已经抓到了护体神光上,龙鳞发出的白光一闪即息,随着一声凄厉的龙吟,这片曾无数次救过寻易性命的龙鳞化于无形。这一刻,在遥远的南海海底有一条蛰伏的银龙身躯猛然一颤,睁开的一双大若铜盆的双眼显出了慌乱之色,随着它庞大身躯的扭动,幽暗的海底被它周身发出的银白光芒照亮,在不远处玩耍的一条二尺来长的小龙愕然的朝母亲这边望来,银龙抓起小龙,母子的身影随之消失了。

    破除了龙鳞防护的大修士满以为寻易已成囊中之物,可他错了,龙鳞消陨的白光刚闪过,花蕊仙妃的法相就出现了,猝不及防之下,他这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被法相惊得心神摇曳,眼底顿时充满了惊恐,一时呆若木鸡,他犯的错不止这一条,他还低估了沈清的刑神鞭。

    那道用来阻挡沈清的灵力并没有如他所愿的给他争取到足够的时刻,在击散那道灵力后,刑神鞭如蜿蜒的闪电般陡然变向,鞭稍暴长,在花蕊仙妃的法相出现时刚好击在了他的护体神光上。幸亏沈清对刑神鞭的融炼火候尚浅,否则这一鞭就足以要他的性命了,沈清没能抽出第二鞭,她的心神也被花蕊仙妃的法相所夺了。

    好在寻易提醒过法相的事,沈清多少有点准备,虽然心神摇荡间难以再出手,可很快就能收拢心神了,所以她看清了寻易出手的后半段情景:

    寻易手掐着一个怪异的法诀,在其身前有一团目光难以穿透的区域,以神识查探能感觉到强烈的灵力旋转,而那里面蕴含的威力让她不敢再把神识向前延伸,紧接着一道乌光从寻易的袖中射入了那团球形区域,速度之快令她都难以看清那是件什么宝物。

    沈清看到这里心神已经定了下来,情不自禁的喊道:“小心他的元婴!”

    寻易此时已经弹出了一道灵火,不等沈清赶过来就已经收了法术。

    “你把他杀了?”沈清满眼的难以置信之色。

    “嗯。”寻易微微皱着眉,毫无取胜后的兴奋,也没有杀人后的慌乱,反倒显得有些心烦。

    “他真是你的仇家?”沈清盯着他问。

    寻易轻轻摇了摇头,催动斩邪刀在雪地上戳出了一个深达百丈的深洞,沈清知道他这是要把灵火化不掉的乾坤袋等物埋下去。

    “你得把话跟我说清楚。”

    “我觉得你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毕竟你是执律卫。”

    “我要知道。”沈清的语气很坚定。

    寻易指了指那个深洞,“东西埋在这里你随时可以来挖,你让我把它们先埋了,然后咱们换个地方说话,免得被抓个人赃并获,你就是想抓我归案,也等从秘境回来再说吧。”

    沈清略一沉吟就退开两步,看着他把几样东西埋进了深坑,又看着他把地面杂乱的积雪扫平。

    在距事发地点十几万里的一处雪坡顶上,寻易和沈清相对而立。

    “说吧。”沈清绽开了护体神光罩住寻易。

    寻易沉默了一会才传神念道:“他是千戒宗的。”

    “你确定?”沈清的眼睛不由睁大了一些。

    “我当初就是因为一块千戒宗的腰牌惹来追杀的,我刚才毁掉了一块一模一样的。”

    沈清的目光复杂起来,过了一会才道:“千戒宗应该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催云子的死因吧?”

    寻易明白她话中之意,心烦的叹了口气,“我承认就是故意想杀他,因为不杀了他早晚会被他擒去搜魂,我灵台之内有守护神念你是知道的,他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估计是不会罢休的,我不能让他耽误我进秘境。”

    “他可是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数千年辛苦修炼就这么……”沈清没有说下去,作为一个自幼就生长在遵纪守法环境中人,她对寻易这种草菅人命的做法很不满,更让她不满的是寻易此刻表现出来的镇静与冷漠,由此可见这种事他肯定没少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