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84章 我刚才正在参悟
    “我必须得进秘境,谁拦我我就杀了谁,我知道你对我刚才的做法很不满,其实我最不愿的就是招惹杀戮孽债,但没有办法,他修为太高了,不下死手的话必受其所制,你不必为难,如果能活着从秘境出来,你可以抓我归案,我半点也不会怨你。”

    沈清望着他那诚挚的目光,稍稍觉得舒服了些,“我心里也没太怪罪你,毕竟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自保才是最重要的,他虽口中说不会伤你性命,但他连面目都不敢示人,说的话又怎可轻信呢。”

    寻易见她替自己开脱,不由笑了笑,“我已经是个夷陵卫了,再背上点罪责也不会怎样,所以你不如就帮我把这事隐瞒下来吧,全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的话我还能为天律盟多出点力,否则让千戒宗的人缠上我,只能给夷陵卫平添许多麻烦,一点好处也没有。”

    沈清默然不答。

    寻易再笑,“你也会有很多麻烦的,如果不是你抽的那一鞭子,我也杀不了他,这或许就是他的命吧,咱们之前争论过该不该守规矩的话题,我觉得眼前这件事就不该恪守规矩,因为那样带来的只有麻烦,我现在的境况已经等同于一个死囚犯了,没法再加刑了,老天已经提前给出公道了,而你刚才的所作所为也没什么过错之处,只是在履行监管、看护我这个夷陵卫的职责,把这件事埋在心底吧。”

    沈清微微点了下头,抬眼凝望着他,“我不是迂腐之人,这件事就按你说的办,我想问问你,你这么不顾一切的要确保自己能进秘境,是为了去保护苏婉吧?”

    “是。”寻易垂下了头。

    “不用这样,我不想打听你不愿吐露的隐秘。”沈清笑着拉他并肩坐在雪地上,一株粗壮却低矮的雪树在二人身后迅速凝结出来,如伞的树冠遮住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

    “你也别觉得有什么亏欠我的,我争作这个领队是真的想给师尊弄一颗千寿丹,并不全是为了你。”沈清望着远方的雪景,面带微笑的说。

    “我如果能得到千寿丹一定会送给你。”寻易扭头看了一眼沈清,然后用手指在腿边的白雪上随意的乱画起来。

    “寻易……”沈清轻唤了一声,却望着远方像是没想好要说什么。

    寻易静静的等待着,用洁白的雪花凝出一支含苞待放的花朵交到她的手中。

    沈清收回目光看着那支花朵,轻声道:“我想让你活下去。”

    寻易默不作声的又凝出了一支花朵,把它举在面前,一遍遍的用灵力把它变回白雪再凝成花枝。

    沈清把目光从花朵移到他的脸上,目光清澈如秋水。

    寻易目光迷离的看着在眼前变化着的雪雾,声音如呓语,“我也想让你活下去。”

    沈清眼中有了一丝苦涩,又把目光投向远方,幽幽道:“如果你不作摘果郎,我就没有得到千寿丹的机会了,也就不必去争这个领队了,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想要千寿丹你只须跟我说一声就行,犯不着非跟着去,你这是帮着上天折腾我。”寻易叹息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花朵。

    沈清微微撇了撇嘴,“我和你没那么深的交情,让你帮这么大忙自然也得有所付出。”

    寻易一本正经的看着她道:“刚才你见识到我的本事了吧?再跟你说点实话,我的本事比你刚才看到的还要大很多,你说我用得着你去保护吗?”

    沈清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论本事我不会比你差,就算你有些手段但也只是元婴初期的修为,许多方面都和我差得远。”

    寻易心平气和道:“我不想和你争论,你已经见识过我的本事了,别跟着去冒这个险了,谈到交情,咱们俩相处时日确实不多,但我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极品的静香仙裳,灵兽吞天,我都托付给了你,一颗千寿丹又算得了什么呢?别让我为你忧心了。”

    沈清的眼神有了一丝慌乱,可很快就又沉静了下来,“我也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所以才一定要去,你不用再劝了。”

    寻易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用调侃的语气道:“沈仙子啊,明珠不能总和石头混在一起,否则必定会被磨得面目全非,你回想一下和我凑在一起的这几次经历,初次重逢就违法犯律偷偷潜入蒲云洲,接下来是违抗师尊及同门意愿争作领队,这次又得隐瞒杀人大案,再这样下去你也只能去作个夷陵卫了。”

    沈清眨着眼睛想了想,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真是的,跟你在一起怎么就那么容易犯错呢,而且犯的还都是大错。”

    寻易见她居然还笑,不禁有点郁闷,发愁的呼出口气。

    沈清挑着眉梢道:“可我也见识了蒲云洲的景象呀,若非因为你我不可能有这机会的,而且救回了苏婉,还有牵心幻境,还有你对天道的那些独特见解,还有极品衣裙和吞天,比较起来难说是利大还是害大。”

    “那套衣裙和吞天我可没说给你。”寻易没好气的说。

    沈清摆弄着那支花朵嘀咕道:“你要死了至少吞天是归我的。”

    寻易颇感无语,索性不再理她,又折腾起自己的那支花朵。

    沈清双手抱膝,侧着脸用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着他,过了好一会才道:“哎,寻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都有些什么秘密。”

    “你刚还说不会打听呢。”寻易继续折腾着那支花朵,看都没看她一眼。

    沈清目光一冷,起身朝前方飞去。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寻易忙追上去。

    “没和你翻脸,你不愿意说话我就给你留点清净,不用管我,我就在前面不远处找个地方住下。”沈清倒不像是在生气,她也确实没生气,这就是她的性情。

    寻易陪着笑道:“我刚才正在参悟,不是不愿意和你说话。”

    沈清眼露鄙夷,“那你就接着参悟吧,下次早点跟我打声招呼,毕竟你的道法太高深,我可看不出你何时在参悟。”

    “我没开玩笑,来来来,你就在我身边待着吧,我参悟时不怕搅扰,经常是边说话边参悟的。”寻易说着就把她往回拉。

    沈清推开他的手,和颜悦色道:“我真没不高兴,你不用管我,我也想独自赏赏雪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