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85章 参悟完了?
    寻易回到了雪树下,沈清在千丈外的一座雪丘顶上给自己建起了一间精致的小雪屋,屋子边也有一棵相同的雪树。

    寻易坐在树下继续折腾那支雪作的花朵,目光透过忽凝忽散的雪雾看着静立在对面雪丘上的沈清,沈清站在自己的那株雪树下,一身蓝色衣裙在这银白的世界中异常醒目,她醉心的观赏着喜爱的雪景,始终没朝寻易这边看一眼,手中还拎着寻易给的那支白雪凝成的花朵。

    日落时分,夕阳染红了雪野,景色之瑰丽令寻易不由自主的放下了那支花朵,沈清则愈发的陶醉,比冰还冷的俏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

    最后一抹余晖散尽,茫茫雪野变得晦暗肃杀了,浅淡的寒星逐渐出现在高空,像一个个在石板上戳出的小白点。

    沈清扭头朝寻易这边看了一眼,然后满脸愉悦的走向自己的小屋子。

    寻易站起身,缓步踏出,地面的积雪随之浮起,在脚下凝聚出一小段桥身,他每向前迈出一步,桥身就向前延伸一点。

    尚未进屋的沈清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扭头一看嘴角立即弯起甜美的笑意,遂学着寻易的样子也缓步迎了上去,两段拱形雪桥凌空飞架,慢慢延伸如一道渐渐合拢的彩虹。

    相距三尺,寻易先停了下脚步,沈清随之停了下来,在他们脚下延伸着的桥身也停了下来,留下了一个三尺宽的缺口。

    “参悟完了?”沈清似笑非笑的问。

    寻易把手中的那支雪凝的花枝递给她,不动声色的说:“看看有何不同。”

    此时沈清手中依然拿着寻易之前给的那支花朵,把两只花朵并举在眼前看了一下后,同样不动声色的说道:“你的这个都成雪粉了,看起来差别太大了。”

    “我修为太低,你说大神通们有没有本事让这些雪花在经过数次凝散后让保持各自的原状?”

    “应该可以吧。”沈清试着把自己的那支花朵散成一团雪花然后又把它们聚了起来,语气愈发肯定道:“我觉得这对他们不难。”

    寻易仰头望向清冷的夜空,若有所思道:“对我们而言很难的事,在他们看来却易如反掌,对他们而言匪夷所思的事,在仙人看来或许就是顺理成章的。”

    “这就是你悟出的道?”沈清没法不让自己露出嘲讽之色。

    寻易毫不理会,依然仰头望天接着说:“对大神通而言都匪夷所思的事,在我们看来就更难以置信了。”

    沈清微微皱起眉头,“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你知道些别人无法相信的秘密?”

    寻易把她手中的两支花朵都接了过来,用灵力把它们化作了两支一模一样的冰花,“雪粉和雪花凝成的花朵差别很大,可把它们化成冰,凝成冰花却又相同了。”

    “你想说的是什么?”沈清的眉头皱得更紧。

    寻易的眼神变得有些虚无,声音听起来也有些虚无,“我在想,我们会不会就是一支支别样的冰雪之花。”

    任沈清有多么的聪明也是不可能理解这话中的玄机的,看着寻易的眼神中渐渐露出了颇觉好笑的讥嘲之色。

    寻易仍是一本正经,举着两支冰花问:“你觉得大神通们有本事可以把它们变回一片片的雪花吗?和先前一一模一样的雪花。”

    “我不相信有人会有这本事。”沈清很自信的说。

    “那你觉得仙人有这本事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沈清狐疑的看着他,“你不会是见过仙人吧?难道你见过他们给你显露过这样的本事?”

    寻易露出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我要说我真的见过,你信吗?”

    沈清的表情凝重起来,缓缓点了点头,“我信,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人,所以我才对你这么的好奇,很想知道你的一切。”

    寻易的笑容转为了温和,“我没见过仙人,但不同寻常的秘密确实是知道一点,可在知道那些秘密的同时也就懂得了‘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不是虚言。”

    沈清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可随即就极力克制着道:“你曾说过你袋子里的仙丹没有我的份,看来你是真的有仙丹,我只能自叹福薄了,不能说就别说了,现在我更想让你活下去了,因为你那次还说过,等我真正长大了,你会告诉我一些隐秘,我想那即便不是你袋子里的仙丹也相去不远了。”

    寻易用灵力把手中的一支冰花碎成一片冰粉,任其散落下去,看着散落的冰尘语气坚定的说:“我相信仙人能把它们重新变回和先前一模一样的雪花,即便仙人不能,上天也一定能。”

    “我们真的是一种别样的冰雪之花?”沈清目光灼灼的盯着寻易。

    寻易看着手中剩下的那支冰花,轻声道:“我觉得或许有点像吧,但……”说到这里他摇了摇头,不再往下说。

    沈清的明眸中清光连闪,联想到寻易之前提到过转世轮回以及他对生死淡漠的态度,沈清依稀看清了其中的脉络,而寻易所要隐瞒的那个秘密也不难猜出一点端倪了。

    “如果人是有前世与来生的……”沈清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想了一下才接着道:“你是不是能记起前生之事?”

    寻易怔了一下,随即笑道:“你想到哪去了,我刚才所说的不过是自己的猜测而已,即便这种猜测是靠谱的,也有颇多费解之处,而且就算死上几遍也未必能弄明白,因为那如果是真的,我们肯定不知轮回过多少次了,至今不都还糊涂着呢吗。”

    沈清满眼思索之色道:“可如果抹去了一个人的记忆,让他重新生长一次,那这人还和之前那人有关联吗?”

    “仔细看一下。”寻易把手中的那支冰花递给她。

    沈清认真的看了一下那支冰花,寻易接过冰花,笑着吩咐道:“闭上眼,收敛神识。”

    沈清依言照做,很快就听寻易说道:“看一下,哪支是原来的?哪支是我新作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