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88章 跟猪一样!
    当天夜里又起了暴风雪,在过去的二十天里这样的暴风雪寻易已经遇到过四次了,转天风停雪住时,沈清已经彻底被白雪掩埋了,这对一个修士而言算不得什么,寻易没有去管,始终保持着高度的戒备。

    黄昏时分,沈清那边有了动静,寻易急窜过去率先作的是化掉了那只雄鹰的尸骸,小灰杀伤敌人所留下的创口很奇特,他不想让沈清看到。

    “是谁伤了你?”在沈清从雪中出来时,寻易皱着眉问。

    沈清扬手向上指了指,脸上的神情颇为古怪。

    寻易立即用神识向上扫去,紧接着又仰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天空,然后茫然的望向沈清。

    “玄罡之气。”沈清苦笑着说。

    “玄罡之气?”寻易愕然了,玄罡之气是存在于云霄之上的灵寂空域的,那是连元婴后期大修士都不敢涉足的高度,“你……你去灵寂空域了?”

    “嗯。”沈清有点不好意思,她看得出来这次把寻易折腾的不轻。

    “你去那干吗?疯了呀你!”寻易真是有点恼火了。

    “我就是想去看一下,害你担忧了。”沈清歉然的笑了笑。

    寻易呼了口气,摆摆手道:“伤势如何?”

    “还好,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沈清指了指身上的静香仙裳,“若非有这身衣裙的保护,此番或许就惨了。”

    寻易不放心的搭住她的手,用灵力探查了一下,脸上有了幸灾乐祸的笑容,“好好调养吧,我看你是进不了秘境了。”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要敢把我受伤的事说出去,我就把你和蒲云洲大仙妃及小魔君等人有亲密关系的事禀告上去,保准让你也进不了秘境。”

    寻易不悦道:“你这就是胡闹了,作为领队要担负起保护我们的职责,你受了伤还非要去,这不是害我们吗?”

    沈清哼了一声,“我现在也能轻松打败一个同阶修士,足可担起领队职责。”说完她目光一转,问道,“那只鹰是怎么回事?你急着毁尸灭迹肯定有蹊跷吧?”

    “是有蹊跷,但我不想告诉你。”寻易带出了怨气。

    “那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去灵寂空域?”沈清不但没和他计较,反而还露出了笑容。

    “你为什么去?”寻易对此真的很好奇。

    沈清仰头望着天空,一下下眨着眼睛道:“听你说了我们就是别样冰花和用鸡作的比喻后,我就在想,会不会我们就是生活在一座宏大的法阵中,就像关住那些鸡的院子与村寨,而灵寂空域就是那座法阵,所以我就忍不住去查看了。”

    寻易睁大了眼,过了一会才急切的问:“结果如何?有什么发现吗?”

    沈清摇摇头,“查探不出任何端倪,无法作出判断,如果它真是一座法阵,那用的手法也和我们全然不同,这我倒是可以想象的。”

    “你果然聪慧。”寻易面色凝重的再次望向天空,不得不说,沈清的这个想法令他颇感震撼。

    “看来提升修为这条路还是对的。”

    “未必。”寻易仰着头说,“把老鼠关在木盒中,它凭借牙尖嘴利可以咬破盒子出来,可要是关在铁盒中,它的牙再锋利也是无用的。”

    “修炼成老鼠精铁盒子就不堪一击了。”

    寻易没再反驳,这其实是个限度的问题,两种力量对抗,孰强孰弱只有比较过才能见分晓,而对方的力量是未知的,也许不管他们怎样努力都不行,但他们要想探究灵寂空域是否为一道法阵屏障,似乎也只有靠提升修这一条路可走了。沈清也是懂这个道理的。

    “那恐怕至少得修炼到化羽中期才行。”寻易喃喃的说。

    “仙隐的人会不会都是冲破灵寂空域而去了?”沈清眼中闪着光彩问,她知道寻易是肯定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

    “也有可能都死在里面了。”

    “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寻易的回答让沈清颇感泄气。

    “随它去吧,反正我对这没兴趣,就算能修炼到化羽后期也不会去冒这险的,不管这里是鸡笼也好是院子也罢,只要能活得开心,我甘愿安守。”寻易说完轻松的笑了起来。

    “不思进取,跟猪一样!”沈清白了他一眼,不齿的嘀咕了一句。

    寻易洋洋自得道:“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就是对成仙没兴趣,觉得这样活着挺好。”

    “真可惜上天给你的这份资质!”沈清都有点愤怒了,她是万分渴望寻易能和她共参大道的,那会让她信心倍增。

    寻易陪笑道:“我天生就是这么个心无大志的人,如果真有来生,我或许就不这样了,但这辈子肯定是不行了,你就别跟我着急上火了。”

    “下辈子你多半会变成一头猪的!”沈清恨恨的说。

    寻易苦下脸道:“沈仙子,沈凤凰,我刚为了你不眠不休的奔波了二十多天,这都熬的快没人模样了,怎么着你也不能这么恶毒的咒我吧?”

    沈清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挥手凝出两间相隔数丈的小雪屋,看了寻易一眼后,经自进了一间雪屋开始继续调养伤势。

    寻易进了自己的屋子后就闭上了眼,开始思索方才的诡异经历,可却越想越觉困惑,不久就睡着了,他太疲惫了。

    午夜时分,沈清缓缓睁开眼,用神识查探到寻易已然熟睡,她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甜美的笑意,在生死难料的最后一段时光中,她把寻易带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处地方,为的就是完成心中的一个梦想,她梦想有朝一日能和寻易在这片雪原上无忧无虑的两厢厮守,但这种厮守也仅是爱恋之初的相随相伴而已,就像现在这个样子。

    说起来,如今的寻易在沈清眼里远没有当初那么有趣了,寻易不但已经变得沉稳了,还刻意的不想招惹沈清,这一点沈清能看得出来,她不是贱骨头,可寻易对天道别具一格的见解令她颇感钦佩,对与错先放在一边,至少那些见解是能给她以震撼之感的,而且寻易那不可言说却必定万分离奇的过往经历也深深的吸引着她,好奇是女人的天性,寻易则从头到脚都是迷,这就让沈清情不自禁的成了扑火的飞蛾,当然,能让沈清作出争夺领队这一舍命陪君子举动的,主要还是因为寻易对她展露出的真诚,虽然寻易假话连篇,可她已经能体谅那份迫不得已了,寻易对她算够坦诚的了,她能感受到寻易是真把她当朋友的,所以蒲云洲之行过后,这位冷如玄冰的仙子就芳心暗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