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997章 至死难以释怀的愧疚
    离砚在没有受到操控的情况下向左前方疾驰而去,停在千丈不住颤动,这还是离砚第一次擅自行动,寻易急忙跟了上去,离砚随之又往前冲去。

    寻易的心跳开始加速了,能吸引离砚之灵的东西究竟会是什么呢?旋即他的心就差点从嘴里跳出来,因为他看到离砚径直朝一道虚空裂隙冲去!难道它想自杀?寻易顾不得多想急忙控御住离砚,而离砚似乎很焦躁,寻易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对抗之意,这也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寻易一边用神念安抚着离砚,一边靠近那道虚空裂隙,仔细观察后没发现那道裂隙有什么特别之处,当他移动身形想围着那道裂隙再仔细看看时,却感觉到离砚仍是一意前行,这下他明白了,只是这道裂隙正好挡了离砚的路,而离砚是察觉不到裂隙的,它不是冲着这道裂隙来的。

    躲开那道裂隙后,寻易再次放开离砚,跟着飞了数百里后,离砚突然不受控制的向前飞去,寻易大惊,生恐它撞上虚空裂隙,拼命展动身形狂追不舍,敢在这里如此狂奔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位小爷了,好在寻易已经看清附近是没有虚空裂隙的,至于有没有陷阱他就顾不得了,离砚从他踏上修途的那一天就一直伴随着他,不知救过他多少次,他是说什么也不能让离砚死于虚空裂隙的。

    离砚的速度不是他能赶上的,幸运的是离砚飞出十几里后就不再往前跑了,而是在一片断壁残垣上急速盘旋起来。

    寻易赶到后清晰的感觉到了一种似是悲伤的情感,那是从离砚发出的,他与离砚的融合已经很紧密了,此前他从离砚那里感受到过欢愉、恐惧,但悲伤这种略显复杂的情感却从没有过,他没有去阻拦急速盘旋的离砚,而是用附魂尸在那片规模不小的断壁残垣间探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陷阱后才落了下去。

    这片遗迹中尚有一些屋舍殿阁是完好的,但其上皆有法阵保护,没有一处是寻易能破除的,这些建筑皆是白色的,虽质地看起来莹润如玉,但寻易猜测这些应该就是用此间泥土建造的,只是建造这些屋舍之人法力极高,所以才把泥土凝制出了如玉的质地。在一处空地上有四件损坏的宝物,寻易捡起来看了看就丢下了,尽管知道这些损毁的宝物也是价值不菲的,可现在的他已经没这心思了。

    放开神识朝四下搜索了一番后,他发现在方圆数百里的范围内还有几间小的屋舍,数十里外的一处高丘上还有一具尸骸。此时离砚自身的灵力即将耗尽,不甘心的回到了寻易身边,把离砚拿在手里,寻易更加真切的感受到了它的悲伤。

    “你莫非是来过这地方?”寻易困惑的问,但他知道离砚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

    怀着满腹疑团,他先飞向了那具数十里外的尸骸,刚到尸骸身边,他的两眼就发直了,他竟然看到了正天君!

    没错!就是那个被困在锉魂阵中,钉在一株大树下的化羽大修士,那个给他服食了变质灵丹差点要了他命的垂垂老者,那个给了他离砚,在分别时用充满慈爱目光看着他的恩师正天仙尊!

    正天仙尊凌空站在方才那片殿阁之上,傲然的看着围在四周的十几个南靖洲大修士,手指着他所站的这个高丘,霸气十足道:“不想落个像他一样下场的就给老夫滚开,乾坤袋我是一定要带走的,说一千年后还给你们就一千年后还给你们。”

    他的话刚说完,忽然双眼一瞪,眉间那块莹润如玉的地方闪出了毫芒,相距数千丈的一名身穿褐色道袍的长须老者脸色一黑左边眼角渗出了一丝鲜血,与此同时,打到他身前的四件宝物齐齐掉落下去。显然是那名褐袍老者先发动了意境攻击,有四人趁机动了手。

    “还有想试试的吗?老夫一并送你们上路。”正天君的脸色有些发红,应该是刚才遭受的意境攻击所致。

    一个白发黑须的老者开口道:“真打起来你未必走得了,最有可能的是我们都会随这个空间的破碎而丧命,咱们换个地方商量吧,你也不用采千寿果了,我这里有炼好的千寿丹,你们蒲云洲应该没有这种丹方。”

    正天君冷笑道:“外面有四个化羽修士守着,你以为我不知道?”

    白发黑须的老者摇头道:“你多虑了,我们这些人是先后寻到这处地方的,大家就此留了下来,对南靖洲修界而言我们早就死在秘境中了,所以我们也不想惊动他们。”他说着取出几块刻有符文的彩石,“我们用传送阵出去。”

    “好!”正天君似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他这也是没有办法,这些人都不是好对付的,真要动手的话这片空间很难撑得住。

    白发黑须的老者朝高丘这边看了一眼,歉然的说了句,“对不住了,只能把你先留在这里了。”然后就把手中的几块彩石抛了出去,随着几道彩色光芒同时闪起,半空中那些人都不见了。

    这时,一个声音在寻易脑海中响起:“魂果真可不灭耶?请诸位道友代我照顾归莹师兄的后人,归莹师兄于我有大恩,不能引他来此共享福缘一直令我心存愧疚,拜托各位道友了……”

    这段神念充满了临死前的恐惧以及至死难以释怀的深深愧疚,可寻易却顾不上去理会,明白自己这是收到了此人临死前留下的一道神念后,他满眼泪水的朝正天仙尊消失的地方跪拜下去,随之泪水就从眼角溢了出来,如两条小河般从脸上淌落下去。

    “师尊……”他哽咽着以头触地,脑海中浮现出正天君临别前殷殷叮嘱他的场景,现在他知道为什么正天君杀了那么多大修士却无人知晓了,也知道正天君为何遇害了,事情的脉络已经很清楚了,正天君来此为师娘找千寿果,无意中撞到了一众滞留在此间参悟的南靖洲修士,而那片损毁大半的府邸应该是这处秘境主人所建,其所遗留的仙品乾坤袋是引起这桩惨剧的根源。

    至于正天君是怎么被诱至天英派等细节就难以揣测了,但这些对寻易而言无关紧要,此中的是非曲直他也不关心,因为他没有替正天君报仇的念头,正天君对他讲过,他的仇自己已经报得差不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