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04章 只有一步路可走了
    慈航仙尊摇头叹息道:“能说会道又一身是迷,愿以诚待人又多有难言之隐,我都难免要对你起好奇之心,何况是清儿,她注定难以逃避这一劫了,这个不是我能左右的,她已经大了,老夫该放手了,易儿啊,你与清儿皆属天纵之才,若能携手共进,我都难以估量你们将来的成就,别把眼光放在为天律盟出力上了,龙凤该翱于九天,而不该为燕雀护巢,清儿因不懂人情世故,我才让她去做了些年执律卫,你们两个随时可以离开天律盟了。”

    寻易连连摆手,“不!我就是要做夷陵卫,您无权特赦我出来。”

    “我当然有这个权力,我已经查过了,你以无罪之身入夷陵卫,为大义,在对元裔族之战中你不惜泄露自身隐秘主动请缨,为小义,你在秘境中为保护清儿又一次动用了隐秘宝物附魂尸,尽管你身上存在着太多说不清的事,但仅凭这两件事老夫就能断定你的为人了,特赦夷陵卫的事例确实不多,但也不是没有过,老夫愿为你作担保。”

    寻易正色道:“仙尊,您这么做不怕别人说您假公济私吗?晚辈自知是块什么材料,您过于抬爱了,而且晚辈已经心有所属,此情纵死不移,请您不要误了高足。”

    慈航仙尊微微含笑,“老夫一生未做过亏心之事,何惧流言蜚语,你钟情之人是那苏仙子吧?”

    寻易愕然变色,想要否认可在老仙尊那双仿若能洞穿人肺腑的法眼注视下,怎么也无法说出“不是”两个字。

    慈航仙尊笑意渐浓,“不用看你们两个之前争夺摘果郎的怪异举动,只看她方才离去时你望向她背影的那一眼,老夫就心下了然了,要不怎么说这是清儿的一劫呢,清儿跟我说了你要叼骨头的事,携手共进不一定非作道侣,你们之间的事你们自己解决吧,你不想离开夷陵卫我不勉强,什么时候想离开了就说一声。”

    “多谢仙尊……”寻易窘迫得有点发傻,这位老仙尊远比他想的要厉害。

    “我不会把苏仙子的事泄露给清儿,她知道自己不是你的那块骨头就够了,我相信你会竭尽所能善待她的。”说到这里,含笑传了一道神念,“你舍死庇护的那个花仙想来不会亏待你,如果你从她那里得到过什么点拨,不妨跟清儿说说。在这里等吧,清儿说要送你回去,我接她过来”

    这下寻易懵了,慈航仙尊竟然知道花仙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还知道些什么?

    寻易的背后不住发凉,直到沈清出现在身边时他那发直的双眼才活动起来,故作随意的问:“牵心幻境的事你告诉过尊师吗?”

    沈清回想起此事不由笑了,“说过的,开始那种莫名的感应真把我吓得不轻,还以为起了心魔,就去找师尊求助了,师尊想到了牵心果,但觉得你不可能进入西天瘴也不认为你找到那么罕见的东西,我们还把你当成是个隐匿了修为的不正经大神通呢,怎么,师尊向你问起牵心果的事了?”

    “没有,牵心果的事解释起来牵涉太多,我是想如果你还没提过那就帮我隐瞒一下,既然已经说过了,那就无所谓了。”他意识到了可能是牵心果让慈航仙尊猜到了花仙身上,一问之下果然和其有关,想来慈航仙尊不会仅凭这一点就敢断定自己庇护的是花仙,肯定还有其他的理由,那些就是他无从猜测的了,好在从慈航仙尊的那道神念可以品味出,他没点破杀死催云子的就是花仙,这或许是其对此还不能确定,或许是其已经认定就是如此了,却故意不点破,不管是哪一种,仙尊已经把不会泄露此事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了,这当然可以理解成是一种威胁,为了沈清而作出的威胁,但寻易不愿这么去揣度自己无比敬重的慈航仙尊,即便真是如此他也是可以体谅的。

    “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我当初想不到这么多。”沈清有些担心的说,在贫寒雪野的相处让她已经把寻易当成了极为亲近之人。

    “不会有什么麻烦的,老仙尊是有大智慧的人,我相信他。”

    听寻易夸赞自己的师尊,沈清嘴角微微弯起,“都谈什么了?你是不是想蒙骗师尊被当面揭穿了?”

    “这倒没有,我哪敢在他老人家面前说谎啊。”说到这里,寻易歉然的看着沈清,“为确保家师的安全,没能等到你回来我们就出了秘境,家师本来还要再多等一会的,是我非让她出来的。”

    沈清嘴角噙着笑意用眼角斜着他道:“能等那么久我哪还敢不知足?”

    寻易尴尬的笑了笑。

    沈清正色道:“我说的是真的,你们这师徒俩为了对方都肯舍弃性命,我能体谅,正因为知道你们会出去所以我才多等了一会王尚,你们要真等到最后我反倒会不高兴的。”

    寻易没再就此事多说什么,转而道:“你别想着调去古野分坛了,能告诉你的事我都已经说了,剩下的都与悟道无关了,别为我再耽误工夫了。”

    沈清淡淡的看着他道:“该做什么我自己清楚,不用你来安排。”

    寻易用开玩笑的口吻道:“别不讲理,你去了古野分坛我还能有个清净吗?这事和我有很大关系,我不能不管。”

    沈清斗气的说:“那你就离开夷陵卫呀,离开了夷陵卫我就奈何不了你了。”

    “我没有要躲着你的意思,就是觉得这样对你有害无益,而且元裔族比畜生还凶残,去古野分坛任职太危险了。”

    沈清看向远方的群山,轻声道“我现在确实很想静下心来参悟一段时日,但你的处境让我没法静下心来。”

    “我的道路就是在危险中游走,这听起来虽然像是强词夺理,但你不是也说我是很特别的人吗,特别之人当然要走特别的路,荒漠在别人眼中是艰苦险恶的,但对于生长在那里的花朵而言却是很适宜的,不用为我担心,进秘境前我就说自己福大命大肯定能平安出来的,事实不正是如此吗?”

    沈清扭过头看向他,“焉知我就不是该生长在荒漠中的花朵呢?也许此前一直长错了地方,如果早点到荒漠中,也许已经有化羽修为了,你找到了自己该走的路,而我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唯一觉得该做的事就是让你活下去,就算你不需要我帮忙,让我在边上看一段时间总可以吧?我眼前只有这么一步路可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