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08章 灭灭他的威风
    “你莫不是疯了!”裂阕子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无魂,在紫金色剑芒逼迫下他还真就不敢再动了,同为元婴后期大修士,他是知道无魂实力的,更清楚这一手万休剑法术有多厉害。

    无魂挑着眉梢道:“敢欺负古野营的人那才是疯了,给我打!”这最后三个字当然是对寻易说的。

    寻易此前并没吃什么亏,说挨欺负纯属夸大其词,本来他是不想再闹下去的,可无魂既然下了命令,他就不能不给自己的副管营面子了,是以抡起拳头又冲了上去。

    画壶是吃了亏的,裂阕子那一下把他打得不轻,这小子是个一吃亏就眼红的主儿,别说现在有无魂撑腰,就是无魂不来他也会拼命的,这下好了,瘦子算倒了大霉了,画壶追着他连下死手,独门秘术幻化出的血红芒刺接二连三的穿透瘦子的护体神光,打得他鬼哭狼嚎。

    黑兕迟疑着没动手,因为那五个帮凶都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没动,画壶又大占上风,他觉得没必要再打了,此时就见到寻易冲着那五个人冲了过去。黑兕是不认识古野营这位霸道的副管营的,但无魂庇护手下弟兄的作风很对他的脾气,所以他也跟着寻易冲向那五个人。

    寻易这次下手就不怎么客气了,因为打轻了就是扫无魂脸面了,而且他也很厌恶这类趋炎附势的货色,那五人本就被打得没什么斗志了,此刻见无魂的气势完全压住了裂阕子,一个个都怕无魂对他们出手,更不敢硬拼了,只是一味的防守,在酒楼内上蹿下跳的没有一个敢跑出大门。两个执律卫倒是想跑出去报信,可却被无魂用禁制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瘦子被打得开始吐血了,红了眼的画壶没有丝毫要停手的意思,五个帮凶中的两个元婴初期修士被寻易打得吐了血,三个元婴中期的面色极为难看,或轻或重都受了伤损。

    无魂迟迟不叫停,寻易怕画壶把瘦子打死,遂靠过去挤开画壶,自己狠狠的给了瘦子两下,直接把瘦子震得昏厥了过去。

    眼见手下被打得这么惨,裂阕子对无魂点点头道:“算你狠,等着接受严惩吧!”说完他用一道灵力拉过倒地的瘦子,身形一晃出了酒楼。

    无魂这次没再拦着,他用冰冷的目光看向那三个尚能支撑的元婴中期修士,对寻易他们三个道:“接着打,我最恨这种为虎作伥的混账,打到他们长记性为止。”

    听了这话,三个元婴中期修士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其中一个认识无魂的当即就求饶道:“无管营,属下知错了,以后绝不敢再冒犯古野营的人了。”

    无魂伸手指向那人道:“先打他,我最瞧不起这种为虎作伥里的软骨头。”

    画壶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无魂这无事生非的风格颇为赞许,率先冲了上去,寻易已经意识到无魂这是故意想把事闹大了,虽然猜不出无魂的用意,但他相信无魂,所以紧随画壶冲了上去。黑兕不习惯作恃强凌弱的事,所以扑向了另一个人。

    三个元婴中期修士很快就都吐了血,连同两个早就吐血的元婴初期修士一起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

    无魂指了指小院的墙根,吩咐道:“沿墙根给我跪着,谁再出声我割谁的舌头。”

    五个人不敢有丝毫的抗拒,灰头土脸的跪成了一排。

    无魂在石几旁坐下,寻易忙上前给他满了一盏酒,问道:“您怎么在这里?”

    “我昨天就来了。”无魂对黑兕和画壶招了下手,示意他们三人坐下,然后端起酒盏道:“你们三个不是来饮酒的吗?那就饮完再去领刑。”

    黑兕举起酒盏道:“属下乌煞营黑兕,已经请调去古野营了,望副管营能收容。”见识了无魂的风采,他更加想去古野营了。

    画壶也端起酒盏道:“属下毒虎营画壶,与寄命意气相投,也正请调古野营,希望副管营能成全。”

    “我知道。”无魂看着寻易,“你这是坑他们俩你知道吗?他们俩可都是采到了千寿果的人,按理是可以混份轻松差事踏踏实实修炼的。”

    寻易一脸嫌弃的看向黑兕和画壶,“你以为我愿意要这两个跟屁虫啊?他们非要找死,拦都拦不住,正好碰到你了,你快跟上面说说吧,让他们俩该干嘛干嘛去,别给古野营添乱。”

    听到寻易用这么随意的语气跟无魂说话,黑兕和画壶都不由偷偷观察起无魂的脸色,他们俩尽管也在各自官长面前有几分面子,可到不了寻易和无魂这种平起平坐的地步。

    无魂颇觉好笑的看向黑兕和画壶,“果真如此吗?你们俩在夷陵卫也算是号人物了,非跟着他干吗?”

    画壶用眼角瞥着寻易道:“我们是为了去灭灭他的威风,杀几个元裔族成名的人物给他看看,免得他杀了几个同阶修士就狂得找不着北。”

    黑兕很真诚的说:“寄命够仗义,跟他并肩作战是桩快事,以前我确实打算在采到了千寿果后就安心修炼,可结识了他们俩和聆香后,倒想先和他们聚上几年了,嗯……主要也是想顺便灭灭他的威风。”

    无魂被黑兕给逗笑了,实在人在刚被带坏时蹦出的笑谈往往是特别可乐的。

    寻易发愁的看着这两个人,哼了一声道:“你们俩捆一块也不是小爷的对手,我劝你们还是别去丢人现眼了,我烦事够多的了,别给我添乱了。”

    “那咱们就找个地方试试?”黑兕对画壶递了个眼色,寻易在摘果郎的复选时挤兑过他,那时他为了能确保获得一个名额忍了,现在他可不会忍受这种闲话了。

    “那就听他的,咱们俩一起上。”画壶不屑的看着寻易。

    不等寻易开口,无魂看着他同时对三人传神念道:“你也不用跟他们俩费口舌了,咱们今天闯的祸不算大也不算小,罚他们俩去边陲戍守几年倒可抵罪,至于是去镇边三营还是去古野营就看他们俩的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