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09章 你还是人吗?
    寻易这下知道无魂为什么要这么闹了,他皱起眉对画壶和黑兕轻轻摇了摇头,这事他没法怪无魂,从始至终无魂都只是吩咐他出手打那些人,画壶和黑兕是主动跟着闹的。

    “我们俩的事用不着你管。”画壶不屑的瞥了寻易一眼,然后一脸兴奋的对无魂竖起大指,“高!一箭双雕,既出了气又作成了事,跟着您肯定不会憋屈,您和寄命去哪,我就去哪,如果罪责不够,我这就去再犯两项律条。”

    “用不着。”无魂向外面指了指,“大卫长带人来问咱们的罪了,你们继续饮酒吧,我去跟他谈一下责罚的事,你们两个何去何从跟寄命商量好了一会告诉我一声就行了,记着用神念商谈,别让人听到。”

    黑兕当即表态,“不用商量了,我们愿意跟随您。”

    无魂看了寻易一眼,“你来决定吧。”说完就带着跪在墙边的五个人出了酒楼。

    无魂一走,画壶和黑兕立即一人搭住寻易的一个肩头,同时传出了神念。

    画壶是放下身架请求,“无管营行事太对我的脾气了,你无论如何不能从中作梗,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将来必少不了你的好处。”

    黑兕是出言威胁,“采到千寿果这场福缘是你送给我的,我到什么时候都领情,可这次你要是甩下我,那我就当你觉得我不配作你的兄弟了,这场福缘我也就不能要了,别怪我主动去坦白。”

    “你还是人吗?”寻易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黑兕。

    “反正我是一定要跟着你们去杀绿皮畜生的。”黑兕自知理亏,只能蛮不讲理了,神情颇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

    画壶陪着笑脸,笑容很是谄媚,继续央求,“我在毒虎营那边很没意思,如果去了总营肯定会更没意思的,跟你说实话吧,我修炼的法门必须得依靠搏杀,难得咱们兄弟几个凑到了一起,就一同去杀个痛快吧,不去你们那边我和黑兕这次也得受别的惩罚,你就当是成全我们俩吧。”

    “你们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去找死,那我不拦着,你们两个好自为之吧。”寻易无奈的把酒盏中的酒一饮而尽,他清楚,黑兕是血性汉子,平白受了自己所给的这么大一个好处,他不为自己作点什么是不会安心的,画壶则确实是个不愿安分的人,用不着自己替他操心。

    “来!”

    “来!!”

    见寻易放弃阻拦了,黑兕和画壶都兴奋的举起了酒盏一饮而尽。这两人皆不是贪杯之人,不过此刻太高兴了,互相不住的满酒对饮,看得酒楼中的那些人不禁暗生感慨,不论这些人的修为如何,这一对地煞和少银煞在他们心目中肯定是有些不凡的,现在看他们刚惹了大祸不但没有一点愁容还兴高采烈的畅饮起来,二人在大家心中的神秘光环无疑是又要增加几分的。

    对比之下寻易就显得差劲多了,这位刚胜了少金煞的风云人物表现得远没有那二人洒脱,虽然未露愁容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若无视在眼前推杯换盏的二人一般,不知独自在想着什么。

    黑兕和画壶饮至半酣就停下了酒盏,拉着只饮了两盏酒的寻易回到了他的住处等候无魂。

    无魂很快就找来了,进屋后先是对寻易点了一下头,然后指了指黑兕画壶问,“他们俩的事商量好了吗?”

    寻易的眼睛亮了起来,用神念问:“答应让咱们去镇边三营了?”

    无魂再次点头,眼中带出了些许笑意,“我此番过来就是找大卫长谈此事的,他昨天没答应,这回想不答应估计也不行了,他同意召集各方人员表决我提交的策略了,此事属绝密,你别对任何人讲。”

    寻易对他眨了下眼,继续用神念道:“这两个货是铁了心了,你看着安排吧,到时别给他们分派太危险的任务就行了。”

    黑兕和画壶眼巴巴的看着二人用神念交谈,因为有求于人,他俩不敢表现出什么不满。

    无魂看向黑兕和画壶,“既然你们两个决定来凶刀营了,那就和寄命一起去坐几天监牢吧,剩下的事情我来替你们处置。”

    “好!”黑兕和画壶兴冲冲的拉起寻易就朝仙乐城府衙而去。

    仙乐城的府衙对这种闹事的人只负责拘捕,三人很快就被转到了总营刑律司的监牢候审。

    这处监牢位于一座大山的山腹之中,一般来讲被带到刑律司审问的罪犯以犯了重罪的居多,所以这里的防卫极其森严,他们三个则是因在总营管辖范围内出的事,所以归这里审判。

    虽然他们打的是刑律司的人,现在落到了人家的手里,但三人因为心中有了底,是以并不担心会遭到报复,可当被各自关入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监房时,三人都觉出事情好像不太对了,按理说他们所犯的这点小罪是不至于被关进这种羁押重犯的牢房的。

    受到了不公的待遇,黑兕心中涌起的是愤怒,寻易则是无所谓,现在已经很少有什么事能触动到他了,即便在监牢中被裂阕子一伙算计死他都不在乎,画壶表现得比寻易还平静,这小子平时很像是一条文文静静的菜花蛇,无害到谁都敢对他踢上一脚,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小子就是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别说去踢他,但凡你敢靠近,那就注定要倒霉了,现在一脸平静的画壶心里却早就雀跃起来了,他不但不怕裂阕子一伙来报复,反而还巴望着他们能来找点事呢,他这种人的心思不是正常人能揣度的。

    寻易进入监房后就盘膝坐在了地上没再动,因为一进来他的修为就毫无用处了,在漆黑中他什么都看不见,甚至不知这间房有多大,在这种环境中胡乱移动会很快生出恐惧的,最后被吓疯都不奇怪,寻易不缺乏这类经验。

    画壶应该是也有这方面经验的,他和寻易一样进了监房久不动了,只是他没像寻易那么从容的坐下,而是静静的站着,黑兕的经验比这两人略逊,进去后下意识的向后退身想靠在房门上,可退了两步都没挨到门,好在他这少银煞也不是白给的,在心中刚出现慌乱时就立即稳住了心神,试探着又走了两步后他也站住不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