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11章 让我来!
    寻易的咒骂与挑衅给自己惹来了第五次叮咬。

    “你敢吗?”

    “你敢吗?!”

    “你敢吗!!”

    在张狂的连问三声没得到回应后,寻易捂着被叮咬的左手状若疯癫的狂奔了起来,他本想隐忍,出去后再讨回公道,可既然对方扬言还会继续折磨他们,为了让两位追随自己的兄弟少受点罪,他就得作只出头鸟了,他不相信对方敢弄死自己,那他照死里作就是点中对方的软肋了。

    一旦狂奔起来,寻易立即感受到了被黑暗吞噬的恐惧,没有了方向,也没有尽头,对黑暗的恐惧是源自本能的,不是你不怕死就能免除的,不过存心找死还是能大幅降低这种恐惧的。

    寻易一边奔跑一边发出凄厉的嘶吼,因为恐惧本就是存在的,他只要加以夸大把它表现出来就行了,所以这种表演不用花什么心思,就像醉酒之人继续拼命饮酒,不管酒量有多大,最后一定会醉死,他这么做最后也一定会在黑暗中疯掉,就算不能疯掉寻易也决定把自己累死,跑到力竭而死。

    一个时辰后,画壶和黑兕都恢复了过来,寻易却快要倒下了,以元婴修士的筋骨之强,跑上一天也不算什么,但在恐惧中狂奔就不一样了,寻易是真的在拼着命跑,脸色由发红跑到发白,继而开始发青,眼神看起来也不太对劲了。

    “谁让你把他们关进暗牢的?”

    随着这声呵斥,三间暗牢同时亮了起来,寻易踉跄了一下停下脚步,他没去打量跑了一个时辰都没撞到墙的监室是个什么样子,而是循声转过身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直直的看向门外的一伙人。

    第一个映入他眼帘是神情有些萎靡的无魂,看样子他也受到了折磨,在他身后是几个狱卒和刑律司的两个官吏,与无魂并肩而立的是一个身穿黑色官服的老者,这老者满脸皱纹,身形比无魂还要高大,颇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摄人威严,站在他身前垂首侍立的是一个中年狱卒,看服饰应该是监牢的头目。

    “我操你娘!”发出怒骂的是黑兕,这只愿意守规矩的老虎此番真是被惹得红了眼,疯了般冲出牢门抡拳直朝那低头受训的中年狱卒而去。

    “住手!”满脸皱纹的老者发出的这声厉喝不是针对黑兕的,因为在黑兕怒骂时画壶就已经出手了,这小子用的可不是拳头,而是劈手发出了一道蓝色法印——毁天法印!这是他最强悍的杀招,在封煞战中仅用过一次,而且未动用全部修为,此时含恨出手却是恨不得把吃奶的劲都用上!

    画壶没有住手,黑兕反倒停下了,他不是被老者喝住的,是被画壶那一记毁天法印给吓住的,再往前冲就是自己往那道法印上撞了,眼见兄弟下了杀手,黑兕的凶性被彻底激发了,他一边向后急退一边催动出了自进入夷陵卫就从未用过的灵宝——祭仙幡!随着一个古怪的诵念音调响起,一面古旧的灰色旗幡在他背后升起。

    无魂和老者刚合力挡住了画壶的毁天法印,见到祭仙幡两人面色同时大变。

    “住手!”

    “住手!”两位大修士异口同声对黑兕发出呼喝。

    “住手。”第三个喊住手的是寻易,他缓步从监房中走出来,右手掐着一个法诀,食指朝天,在竖着的指尖上悬着一颗火红的珠子,他虽在喝止黑兕,但眼睛却直直的盯着那个折磨他们的中年狱卒。

    看到寻易催动着焚灵珠出来,无魂的面色更难看了,他是深知这颗珠子的威力的,急忙一边嘱咐刑律司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一边对寻易传神念道:“这是上面安排的一个苦肉计,原本就是让你们再犯一次殴打狱卒的大罪,这样罚咱们去镇边三营就更不会惹元裔族猜疑了,你们可以打这人一顿,但不能伤他性命。”

    “都给我让开。”寻易依然用野狼一样的目光盯着那个中年狱卒,传神念给无魂道,“如果是苦肉计,他在折磨我们时作作样子就行了,这混帐分明就是借机报复,我可以留他一条命,但一定要打残他!”

    “寄命!我乃刑律司正史,我劝你三思而行,如果你们在牢中受到了不公的待遇,查实后刑律司自然会还你们公道!”满面皱纹的老者截听到了寻易传的神念,面色严峻的发出警告。

    寻易转头看向他,冷声道:“我让你们让开,没听见吗?小爷不管会受什么惩罚,今天一定要出这口气,谁拦我,我就与之同归于尽!折磨我们这么久你们才出现,别当小爷是傻子,刑律司就是在公报私仇,你也未必干净!”说话间他把焚灵珠对向刑律司正史。

    刑律司正史目光森然的盯着寻易,迟疑着无法下定决心要不要冒险一搏,无魂已经暗中用神念告诉了他焚灵珠的威力,要命的是他要对付的不止寻易一个,黑兕和画壶此时都蓄势待发,按说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要斩杀三个元婴初期修士只是挥手间的事,可一来是这三个人不能杀,二来是这三个不是他挥手就能杀掉的寻常元婴初期修士,单是画壶的毁天法印他一人接起来就不敢掉以轻心,祭仙幡和焚灵珠就更让他头疼了,无魂肯不肯帮忙还难说,这三人如果都冲自己来,那后果可就难以预料了。

    “他怎么折磨你们了。”无魂面无表情的问。

    “用毒虫叮咬了我们四遍,每次都疼得几欲昏厥。”黑兕咬着牙说。

    “我是五遍。”被叮咬得最多的寻易倒说的很平静,他要也咬牙切齿就太亏心了。

    无魂听完默然转身而去。

    站在场中的那个中年狱卒眼中露出了惊慌之色,求助的望向刑律司正史。

    “打。”寻易盯着刑律司正史,平静的吐出了这个字。

    画壶二话不说的又是一记毁天法印,下的依然是死手,刑律正史再次挡下了画壶的攻击,不过在出手之前他的身子就朝后退去,以此表明自己不是要和三人动手。

    “你们必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交代完这句话后,他带人退开了,当然少不了用神念向三人再次重申这只是一场苦肉计。

    “不用你啰嗦。”眼见众人退开,寻易对黑兕和画壶喊道:“你们两个盯着他们,让我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