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12章 你这是怎么了?
    画壶根本没搭理寻易,寻易的话还没说完,他的毁天法印就已经拍向了中年狱卒,那中年狱卒的修为刚到元婴中期,见识了毁天法印的威力后自知难以抵挡,在祭仙幡和焚灵珠的威慑下想逃又不敢,这三个人是什么样的狠角色他此时已经无比清楚了,如果逃的话,他相信黑兕和寻易都会毫不犹豫的打出各自的宝物,这两件东西把元婴后期的大修士都吓住了,他没胆量一试。

    七个淡蓝色符文组成的法印轻而易举的击溃了他催动出的防御法宝,结结实实的印在了他的护体神光上,随着紫红色的光芒闪过,他的护体神光被击碎了,气府的巨震令他当即就喷出了鲜血。

    画壶这是在知道有苦肉计这么回事后手下留情了,这小子虽狠辣但还是知道分寸的,也幸亏无魂和刑律司正史接连挡了他的两次出手,让他有了冷静的时间,否则他才不会有这份克制呢。

    黑兕没有跟着出手,而且在看到寻易不依不饶的冲过去对着吐血的中年狱卒狠踢狠打时还皱起了眉,终究他是个本份人,知道是苦肉计后心头的怒火就散了大半。

    寻易真的在下狠手,他就是要把此人打残,今天如果没有无魂的劝阻,他一定会直接杀了此人,他的凶残源自对害群之马的憎恨,刑律司的这帮人可以用任何方式报复他,但唯独用公报私仇这种方式是他无法容忍的,谁敢玷污天律盟的公平公正,谁就是他的敌人。

    最终还是画壶把寻易拉开的,因为他看出来了,寻易是越打越狠,如果再不拦着今天非出人命不可。

    由黑兕拎着那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中年狱卒,三人一起向外走去,这几间暗牢独自成区,沿途的重重封锁都被解除了,刑律司正史等人都在山洞外的半空中等候,无魂也在,数十名狱卒分据各方把守,几乎整座监牢的狱卒都被调了过来。

    寻易从黑兕手中接过那个骨断筋折快不成人形的中年狱卒,轻蔑的看着他道:“小爷说了,夷陵卫不能给我公道,小爷就替天行道,这就是你应得的报应!”说完他扫了一眼所有刑律司的人,把中年狱卒举过头顶,冷声道,“滥用职权,公报私仇的就是这个下场。”

    司律正史脸色铁青的盯着寻易,下属被打成这样,打人者竟还这般耀武扬威,他的脸面如何下的来,“他犯律条自该由执法之人问罪,你们这么作也是在践踏律法,并非是在维护律法,你们知道吗?!”

    寻易从容答道:“我们只是犯法,甘愿受到应有的惩罚,谈不上践踏律法,践踏律法的是他这个执法之人,你能不能脱清关系还不好说,等你脱清关系了再来教训我们吧。”他把软得跟面团一样的中年狱卒朝无魂扔去,“我们要状告刑律司,请副管营把他移交监察司吧,我们三个也要求转到别的地方受审,刑律司已经牵扯进来了,在这个案子上该避嫌。”

    “差不多就行了,你这也太不给人家留面子了!”无魂不满的用神念责怪了寻易一句,然后看向刑律司正史道:“那就按规程派人把他们押往监察司吧。”

    刑律司正史寒着脸点了点头,吩咐手下按章办理,然后就扭头走了,这事虽然弄得他很是憋屈,可碰到这么三个不怕死的也只能自认倒霉了,况且他现在心里也在发虚,这里面虽然没有他什么事,可此前裂阕子借故缠住他令他晚来了一个多时辰,那时就猜到裂阕子肯定是在暗中作了什么安排,如今闹成这样裂阕子必定要倒霉了,弄不好自己还会受牵连被治个渎职之罪。

    夷陵卫的监察司和刑律司相距不远,办完移交手续后三人又被分别关进了三个监室,这回的监室就是正常的屋子了,除了囚禁法阵外没有别的机关了。

    寻易进入监室后就懒散的躺在了地上,从打完那个狱卒后他就像被人抽了筋一样,依稀有了之前那种万念俱灰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的劲头了,自认时日无多的他,此刻情绪很容易产生波动,刑律司所展现出的黑暗让他一下子就觉得有点心灰意懒了,甚至对裂阕子,刑律司正史等人会不会受到惩罚都懒得关心了,他现在已经开始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思考转世之后的事情了。

    没多久监室中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个女的还是个熟人——五师姐齐珈。

    寻易坐了起来,对二人点头笑了笑。

    “我们来查问一下案情。”齐珈说罢和那位一脸严肃的男子坐到了寻易对面。

    寻易简单的讲述了一下犯案的经过以及在刑律司的遭遇,然后无精打采的说:“具体细节去问黑兕和画壶吧,我现在不想多说话。”

    一脸严肃的男子皱起了眉,神情更加严肃了。

    齐珈关切的问:“你是不是受到了什么损伤?我可以帮你检查一下吗?”

    “我没事,就是觉得有点倦怠。”看齐珈满眼的不放心,寻易挤出了个笑容,然后闭上了眼睛,“您要不安心就查吧。”

    齐珈把手指点在他的眉心上仔细的查了一会,转头对那男子道:“我和他聊两句无关案情的闲话。”那男子会意的起身出去了。

    “和我初次见到你时的状况有点相似的,你这是怎么了?”齐珈忧虑的看着寻易说。

    “没事的,师姐您不用替我担心,我就要去镇边三营了,您想办法尽量拖住沈清吧,别让她调过去最好,实在不行也多拖她一阵。”

    “我这小师妹真的不能让你动心吗?”

    寻易苦笑了一下,“师姐,两情相悦的事不在于对方是否优秀,我很欣赏沈清,甚至可以说是钦佩,但我和她注定是没有这个缘分的。”

    “家师不让我们过多干涉小师妹的事了。”齐珈轻轻叹了口气。

    “那就偷偷干涉,您总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吧?”寻易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她。

    齐珈情真意切的说:“你太让我觉得惋惜了,说真心话,我现在无比希望你能和清儿在一起,可又知道你去镇边三营就是为寻死,你让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