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17章 玉海在哪?
    离开幻境后,寻易的脸上洋溢着欢愉的微笑。

    镜水仙妃安好,御婵安好,西阳,绛霄和凝香被平安接回来了,都是好消息,他可以了无牵挂的去作诱饵了,至于苏婉,沈清,月虹,绍陵等人他就顾不上了。

    第二天午后,无魂来了,带上寻易经过一个多时辰的飞行来到了雾川营附近的一片密林中,那个在仙乐城卖风雷叉的元善已经被两名执律卫提前带过了在此等候了。

    为了不泄露寻易的行迹,无魂先把两名执律卫遣开才让寻易过去,他现在是整个作战计划的策划者和执行者,拥有了远超副管营的权限。

    元善被莫名其妙的带着这里此刻心里还糊涂着呢,寻易的出现让他不由一怔,当初在仙乐城打交道时他没把这人当回事,后来寻易扬名芰汤湖,他才知道那个不起眼的小子竟如此厉害。

    “那柄叉子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寻易没有一句废话,开门见山的问。

    “那叉子不是我的,我只是替人代卖。”元善刚才见过无魂,知道今天这一关不会好过,所以不敢有丝毫嚣张气焰,态度很老实。

    “替谁代卖?”

    “这个……”元善露出苦相,改为传神念道:“寄命,交易非法物品是咱们夷陵卫心照不宣的事情,这么追究可就没意思了,不如你先告诉我为何要追查这件宝物的来历吧,自你出名后,我就意识到这件事可能不会完,所以特意向托我代卖之人打听了一下有关这件宝物的事,如果这件宝物牵涉重大,我可以透漏一些消息。”

    寻易也改为了用神念,“我只关心这件宝物从何而来,至于它是否属违法物品我没兴趣去管,实话告诉你,我和无魂被安排去元裔州执行一项几乎是有去无回的任务,所以我们两个人现在无所顾忌,在去之前我想把这件事弄清楚,你如果不说,我会让无魂来搜你的魂,我劝你识相点,若惹恼了小爷, 你今天或许就没命回去了。”

    元善盯着寻易的眼神看了一会,然后移开了目光,漠然的神情表达了他的不屑,托他卖东西那人是他惹不起的,如果能不出卖对方他宁可自己受点责罚,而且他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是站在“有理”一方的,寻易是在坏规矩。

    “无魂。”寻易高喊了一声,无魂随即就赶了过来。

    “搜他的魂,我要知道那柄叉子从何而来。”寻易指着元善平静的对无魂说,半点没有下属该有的恭敬。

    看到无魂二话不说的向自己走过来,元善瞪起眼道:“你们无权搜我的魂,这么做的后果你们该知道!”

    无魂停下脚步,淡淡道:“后果我们当然知道,但他现在就是说要杀了你,我也会帮他,自己选吧,是让我搜魂还是自己交代。”

    元善这下死了心了,无魂可是开口把这番话说出来的,而不是用神念,那就意味着人家根本就不怕自己去告状,由此也可判断出寻易刚才所说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这两个人现在什么都豁得出去了。

    “我自己说。”元善屈服的看向寻易,然后又瞥了一眼无魂。

    寻易明白他是想让无魂离开,因为有这位元婴后期大修士在,他想用神念交代隐秘的机会都没有。

    寻易向无魂递了个眼神,无魂会意的离开了。

    “这件宝物是五年前从隐匿在灰沼中的一个逃犯那里得来的,这个逃犯是由玉海那边逃过来的,元婴中期修为,擅长的是水属性法术,当时在通缉名录上的信息只有这些,没人会想到他能跑到灰沼来,撞上他纯属意外,所以杀他之人为了尽得宝物就没把这事上报,就这些了,你再查下去也不会有更多收获了。”伴随这道神念,元善把那逃犯的影像传给了寻易。

    看到寻易皱眉不语,元善弹出一滴誓血,肃然道:“我以道心担保,所言绝无虚假,希望你别再查下去了,你如果只想知道那柄叉子的来历,能查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寻易盯着他,冰冷的眼神有了几分真诚,“那柄叉子显然是不足以让一个能杀元婴中期逃犯之人隐匿这份功劳的,想来还有更不错的宝物,我无意追查别的,只想知道从那些宝物上还能得到有关此人身份的进一步信息吗?”

    “他擅长的是水属性法术,又是从玉海那边逃过来的,由这两点就可大致推断其身份了。”元善看寻易眼露迷茫之色,索性又传了一道神念,“跟你明说了吧,此人多半是玉海宫的门徒,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希望你能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追查这种交易你会遭所有夷陵卫憎恨的。”

    “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吧。”寻易说完转身而去,元善则被两个夷陵卫就地看押了起来,他已经成了可能泄密的隐患,在寻易那边的任务完成之前必须得严加看管。

    “怎么样?”无魂边带着寻易飞行边问。

    寻易轻轻摇了摇头,寻找公孙冲的线索虽然没有断,但要想继续追查下去就得去玉海了,这就令他感到有心无力了,公孙冲在留言中说遇到了福缘,寻易一直觉得他多半是遇到了一位投缘的大修士,如今风雷叉出现在了玉海,而听元善的意思,玉海宫是以水属性法术见长的,那公孙冲遇到的是一位玉海宫的大修士这种可能就比较大了,因为他身具云水真元,被人家看中是合情理的。

    至于带走公孙冲这人的品行如何,是想栽培公孙冲,还是因为感受到了云水真元而动了贪心,寻易就无从猜测了,那柄风雷叉不足为证,公孙冲如果修炼得顺理的话,那柄叉子现在对他应该没什么价值了,送人或卖出都是不足为奇。

    “玉海在哪?”这地方寻易从来没听说过。

    “你要查的事牵扯到玉海了?”无魂皱起了眉,“在南靖洲的西南方,那里是玉海宫的势力范围,他们可是和南靖洲这边不怎么和睦的,不过尚未到和元裔族这般水火不容的地步。”

    “哦,那就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至此,寻易只能先把公孙冲的事情放下了,而且也不准备把这消息告诉西阳他们了,论起和公孙冲的交情,自然是他和公孙冲最亲近的,西阳和绛霄与公孙冲的交情也不能说浅,毕竟在南海共患难了那么多年,可寻易觉得不该让西阳和绛霄为公孙冲去冒这么大险,

    寻易也不想向御婵求助,虽然和御婵的关系无比亲近了,可也不能什么事都麻烦人家,为了苏婉他可以向御婵开口,为了西阳和绛霄他也可以请御婵帮忙,可为了公孙冲多少就有点不合适了,这不同于请御婵收绍陵为徒那种毫无风险的事,听无魂的口气就知道玉海不是什么风平浪静的地方,尽管御婵是化羽中期的大仙妃,可那也不是说她就能横行宇内了,这点见识寻易是有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