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19章 你先别死了
    无魂直视着寻易,“我那好友已经因我们而丧命了,不管我们有多少理由过错也是在我们身上的,她如果还抱着和我在一起的念头,那就不值得珍惜了,我明白你是想帮我解开心结,可我们如果那样做了,和无耻的奸夫淫妇有什么区别?我的良心绝不允许我朝那方面去想的,你的开解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其余的别再劝了。”

    “那你是打算继续这么一直煎熬下去喽?”

    无魂沉吟道:“一笔偿不清的债自然是该尽量多的偿还的。”

    寻易赞同的点头道:“理该如此。”

    无魂微感诧异的看着他,“说不劝就不劝了,你可真够干脆的。”

    寻易笑道:“我压根也没打算说服你该去怎么作,只是让你凭良心去作决定,既然你已经凭良心作出决定的,我还劝个什么劲儿啊,冷暖自知,在这种事上别人的看法是不足以作参考的。”

    “可我还真想知道你的想法,你最好的朋友有道侣吗?”无魂用开玩笑的口吻问。

    寻易收了笑容,正色道:“首先,我认为你和葬命的行为很无耻,我想你现在是认同这个评价的,否则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无魂黯然的点点头,“说下去。”

    “其次,男女之情是最难掌控的,你们这样的行为也要分是出于难以抑制真情还是难以抑制的欲望,这就只有当事人心里才是明白的了,如果是真情我不想作过份的贬低,但也绝不会对私自勾搭这种事表示赞同,如果是出于欲望的话,那就不用说了,再华丽的言辞也不能遮掩其肮脏,一时的欢愉换来的只能是内心长久的不安,如果连这份不安都没有,那他就已经不是人了,即便生前不遭报应,死后也会有报应的。”

    “我还是想听你设身处地的谈一下自己如果处在我的状况下,会怎么作。”

    寻易不假思索道:“你们两个男人应该尊从葬命的意愿,让她作出选择,我没法设身处地的谈自己会怎么作,因为我不会让自己陷入你那种境地,既然是好友的道侣,那我就不会对她动心思,如果克制不住的动了心思,那我会果断的离开,我这个人对待诱惑的原则就是觉得抗拒不住就远离。”

    无魂不无感慨道:“这话说起来容易,可真遇到了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确实不会容易,但我觉得自己能作到。”寻易说这话时没有骄傲与自得,反而是带着苦涩的,他确实作到了,但那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令他都不愿意去想那件事,哪还会有骄傲和自得的心思呢。

    “唉……”无魂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尽懊悔尽在这一声长叹之中。

    寻易摇了摇头,“你要是这样,我看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如果真有来世呢,该去还债早点去还债,反正你这样对谁都没好处,如果没有来世呢,一死百了,白白受这痛苦也没什么意义。不过我真心的想劝你一句,有这份修为实属不易,为自己的过错付出足够惨痛的代价也就行了,百年煎熬如果觉得不够,那就千年,直到你觉得够了为止,可前提是你得有重新振作起来的打算,要是总认为这笔债永远也还不清,那我看你也就别管葬命了,干干脆脆的死了就完了。”

    说到这里,寻易也叹了口气,“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对葬命的情感还在,甚至依然还是那么炽烈的,这才是把你锁在苦海里的枷锁,害死好友的负罪感让你绝难在和她再走到一起,看着她受煎熬令你更加痛苦,兄长啊,我劝你一句,咬牙离开她吧,以你的本事,脱离夷陵卫,躲到她找不到的地方这应该不难,这样你们两个或许就都能解脱了,如果你觉得做不到,那就来个爽快的吧,这么熬着不是个事儿。”

    无魂默默的听着,脸上没有丝毫表情,过了良久才淡淡道:“居然让你这么个百岁小儿教训了一顿,可我得承认你确实看得很透彻,你这么明白的一个人,竟然也在往绝路上走,这让我颇感欣慰。”

    看到寻易露出鄙夷之色,无魂平静的接着道:“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到现在我可以把你当兄弟看待了,你有这资格,能跟我说说你的事儿吗?我想把这个作战计划推迟或取消。”

    “那我就更不能跟你说了,无魂我告诉你,我和你的情况不一样,你如果取消这个计划,我立刻就自尽,你还有一点可选择的余地,我是一点余地都没有,真想帮我就别添乱,你连自己的事都处置不好,就别替我操心了!”寻易说着说着就瞪起了眼。

    无魂不咸不淡道:“我或许帮不上你什么忙,但却可以坏你的事,别跟我这么嚣张,问你什么就说什么。”

    寻易缓和了一下神情,推心置腹道:“我知道你想帮我,但真的不用,好意我心领了,你的威胁对我没什么用,杀不杀绿皮畜生对我也没那么重要。”

    无魂的眼神也变得真诚了起来,“寻易呀,五百多年了,我这是第一次把自己的丑事说出来,你的开解对我很有用,但究竟要做什么样的选择我一时想不好,你先别死了,等我拿定了主意再说。”

    “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我也没什么能帮你的了,这种拖延手段对我真的没有用,就是你明天能帮我成仙,我也不会改变心志的。”

    无魂轻轻点了点头,“你确实不错,自芰汤湖一战后我就觉得你有点可惜,可那时我也是一心想死的,所以就管不了太多了,现在真是有点舍不得看你去死了,你说的那个女子是沈清吗?”

    寻易有点不耐烦了,站起身道:“不关她的事,我原本以为你是个爽快人,现在才知道你竟然这么婆婆妈妈的,难怪你会作出那种糊涂事,少打听几句吧,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事该怎么处理才是正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