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25章 你还有生意呀?
    秀枝不满意的翻了寻易一眼,她明白寻易把这件宝物交给秀枝而不交给她的用意,那摆明就是怕自己不照顾慕彩。

    “收好吧,别让任何人知道,否则就是给自己惹祸了。”寻易把御劫塞进了慕彩的手中,他本来是打算把这件宝物给大师姐的,可就像当初给了小煞星一件灵宝一样,在心绪波动时他很容易感情用事,想到这两人身处夷陵卫,比师尊和大师姐更需要这件宝物,所以就不由自主的拿了出来。

    “收起来吧,可千万别拿这个去炫耀,否则你死都不是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秀枝气不顺的半是教训半是嘱咐的说了慕彩一句,然后又翻了寻易一眼,自从在寻易的安排下,把自己的宝物以一百块元婴石的卖给慕彩后,她就觉得慕彩欠她的了,慕彩也确实领她这个情,毕竟那件宝物不是凡品,虽说这份人情大半是要归在寻易身上的,但宝物怎么说也是秀枝的,所以她不得不在秀枝面前忍下那心高气傲的劲头。

    “你们两个可要精诚团结,没有什么是比保住性命更要紧的了。”寻易看着秀枝说。

    “你尽快回来才是最要紧的。”秀枝带着怨气顶了一句。

    慕彩跟着附和道:“对,你尽快回来才是最要紧的,光靠着灵焰子一个人我心里不踏实。”

    寻易在心底暗叹一声,把话题引开了。

    三人相处时间虽不算太长,但关系算得上挺亲密了,毕竟在夷陵卫中友情是奢侈之物,一旦遇到大家都会倍加珍惜,所以三个人倒不乏话题可谈,嘻嘻哈哈的一直聊到了夜幕降临。

    这时黑兕和画壶来了,这两个兄弟已然穿上了白旗夷陵卫的服饰,皆神采飞扬,丝毫不像是被罚来戍边的。

    “呦!我们来的是不是有点不是时候?”画壶一脸坏笑的看了一眼秀枝和慕彩对寻易问。

    “知道不是时候还不快滚。”寻易笑骂,然后给四人作了引荐。

    秀枝和慕彩是能认出这两位风云人物的,少银煞和地煞对她们而言是须仰视的神秘人物,见惯各色人等的秀枝尚能保持几分从容,慕彩的神情就很不自然了,她既想保持一点惯有的矜傲可面对这二人又没那底气,看起来又好笑又尴尬。

    人就是这样,熟悉的人即便作出了辉煌的成绩,你也不会生出多少仰视之感,而对陌生的人就不一样了,不论是本领还是名气,寻易都是要压这二人一头的,可在秀枝和慕彩的心中,这二人反倒会更厉害一些。

    “不是时候就不是时候吧,我们哥俩来西疆就是找你麻烦来的,不服气咱们就出去比划比划。”画壶开着玩笑,大刺刺的拉着黑兕坐了下来。

    “你们两个不够我打的,我可以等聆香来了,让你们三个一起上。”论斗嘴寻易就 更不会输给他们了。

    “狂得你没边儿了!”黑兕笑着骂了一句,在两位仙子面前他也显得有点拘谨。

    “你们聊吧,我们先走了。”秀枝拉着慕彩提出告辞。

    寻易笑着挽留道:“都是自己人,没关系的。”

    秀枝目光流转,看向黑兕和画壶道:“既然是自己人,那你们以后得了什么宝物可以找我交易,保证价格公道,我的生意可是和寄命合伙作的。”

    “你还有生意呀?”画壶看着寻易大笑了起来。

    寻易被秀枝这三句话不离本行的劲头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了,只得应承下来道:“我们确实是合伙作生意的,你们两个以后多照顾照顾她的生意吧,不过这尚在其次,最主要的是若在战场相遇,你们可得尽量保护她们俩,我们在古野营可是一队的。”

    “好说好说,一定一定。”画壶很是给寻易面子的满口答应下来。

    秀枝满意的抿嘴对寻易一笑,还是拉着慕彩走了。

    送走了两位仙子,黑兕率先对寻易抱怨道:“你可有点不仗义,自己跑去元裔州出风头,也不想着点我们俩。”

    “这些事我哪能做得了主啊。”

    画壶哼了一声,“我们用不着攀着你,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已经申请去捕杀那个向你挑衅的绿皮魔女了,我觉得你去他们那边闹得如此猖狂,他们一定会找回面子的,既然不让我们去前方厮杀,那我们就去后方蹲守。”

    寻易点头道:“这倒是有可能的,不过现在风头正紧,她如果敢过来的话必定会做出周全的准备,你们两个得小心点,须防范其身边有大修士守护,我们两个现在境况相同,都成了双方的脸面,元裔族肯定会倾尽全力以确保她不会有失的,这不同于芰汤湖之战,芰汤湖之战是在众目睽睽下进行的,谁都不敢玩卑鄙手段,换了可以杀人灭口的情况就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了。”

    画壶傲然道:“这么简单的事用不着你提醒,我们这少银煞和地煞也不是白给的。”

    “那你们两个也得多加小心。”寻易不无忧虑的再次提醒。

    黑兕悠悠道:“我还真挺期待能和这个元裔族出类拔萃的人物交交手的,据说她不过百岁左右,修为却疑似到了元婴中期,比之沈清也不遑多让。”

    “你们两个觉得自己打得过沈清吗?”

    寻易试图打压一下二人的气焰,不料二人皆是不以为然的轻哼了一声。

    “她向你下战书的事你知道吗?”黑兕眯起眼问。

    “啊?不知道啊,还有这事?”寻易有些诧异。

    “我们可是听说了,元裔族那边早就开始对着咱们这边叫嚣了,说是夷陵卫不敢让你应战,理由是修为不在一个等级上,而且你在芰汤湖之战中受的伤还没恢复,人家说圣女的修为尚未到元婴中期,如果觉得不公平,她可以保证不使用宝物,以弥补修和伤势的差距,可咱们这边还是没答应。”

    寻易淡然而笑,显得对此毫无兴趣,他确实对这种在众目睽睽之下的单打独斗没什么兴趣,那不但有可能会暴露他的一些隐秘,还会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就像是斗鸡斗狗一样。

    “你不是真的怕了她吧?你要觉得没把握,咱们可以跟他们定个三局两胜,我们俩肯定是能赢的,你输了也没关系。”画壶打趣着说。

    寻易哈哈而笑,以在刑律司监牢的表现而论,这二人确实有资格说这话,大家都是人中龙凤,和这两个人说笑能令寻易颇感欢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