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31章 输就是输了
    当九色丝带幻化出的漫天流彩如一张大网般向寻易罩下时,离砚闪出的乌光急冲而上。离砚曾在灵蛛洞中斩断过至柔至韧的灵蛛丝,是这类法宝的克星。

    随着离砚的乍现,漫天流彩猛然停住下落的势头,在一瞬间开始了盘旋舞动,寻易觉得头一阵眩晕,同时感觉到了离砚之灵也被这光彩迷惑了。

    直到这时寻易才意识到这条丝带也是件灵宝,他一面强行催动着离砚,一面挥出了斩邪刀,可丝带生出的法力让他眩晕得难以发挥出全部修为,斩邪刀只闪动出了不足两丈的刀芒,同时速度也大打折扣。

    没等斩邪刀劈到急速变幻着的那片流光溢彩之上,司迦那边已经射出了一道银光把斩邪刀击飞了。

    “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司迦催动着那片流光缓缓的向寻易罩落,看得出来她这是开始戏耍寻易了。

    “我只是不想毁了你的灵宝。”寻易手掐法诀对着司迦一指点出,强忍着眩晕口中轻颂了一声“风消魂骨”

    豆大的小风旋从寻易指尖飞出后,一闪就化作了高达丈余的大风旋把司迦卷入了其中。

    笼罩在寻易头顶的漫天流彩一闪即收,化回一条尺许长的丝带缓缓飘落下来,与此同时,寻易察觉到了司迦从风旋中遁走了,他本就没想下杀手,所以动都没动的接了飘落的丝带随手封上了一道禁制,然后就那么不动声色的看着从远处折返回来的司迦。

    司迦在距寻易千丈处就停了下来,一脸阴沉的与寻易对视着。

    “胜负已分,践行你的诺言送我回去吧,这一战就当没发生过吧,宝物还你。”寻易说着把那条丝带甩了出去,自己则飞身下去收回了被打落的斩邪刀。

    “我只是一时大意,还并未使出真本事,我们再战一次!”司迦追在寻易身后,满心不服气的说。

    寻易不疾不徐道:“输就是输了,之前你可没说过要打两场,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你现在就没命了,身为神坛圣女,说话得算数吧?”

    “你……”司迦柳眉倒竖的用手指着寻易,可却语塞了,随即又端整颜色道:“好,我承认输了,但我们再打一场,不管输赢我都会送你回去。”

    “如果我不答应呢?你是不是就要自食其言不送回去了?”

    “我当然会遵守诺言!”

    寻易慢条斯理的说:“你要守诺言就立刻送我回去吧,我刚才就说了,不想和你打,灵宝都还你了,这份诚意够足的了吧?你要再逼我可就不仁不义了。”

    “要怎样你才肯跟我再打一场?”司迦看出斗嘴肯定斗不过人家,索性直来直去了。

    寻易摇了摇头,“手长在你身上,想动手随时可以动手,我站着不还手,让你打一顿好了,反正一不小心把我杀了你就是自毁诺言。”

    “你就不怕我真的杀了你?”司迦眼泛寒光的说。

    “我要怕死还会在这跟你耽搁吗?怕死的话刚才早就杀了你自己回去了,我又不是不认识路。”

    “我给你一件宝物你跟我再打一场行不行?”

    “你看我缺宝物吗?再说了,你给我一件宝物,然后再把我送回去,这回去你怎么交代呀?”

    “你太赖皮了!”司迦被气得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一向高高在上的她还没这么窝火过呢。

    “赖皮?”寻易好久没听过这个词了,忍不住想笑时却见司迦眼圈都红了,这让他不由暗自责怪了自己一声,觉得欺负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未免有点不厚道,遂好言劝慰道:“再打就都要下杀手了,可你囿于自己的诺言又不能杀了我,那我岂不是要大占便宜?如此不公平的打法还打个什么劲儿啊,你说呢?”

    司迦听他说得诚恳,心中气火稍息,恢复了几分往日风采,明眸闪动了几下后就有了主意,以理所当然的口气道:“我这就送你回去,但得封了你的六识,不能让你窥知往来秘径。”

    “好。”寻易半句废话也不多说,当即收了护体神光。

    司迦缓缓飘身过来,到了寻易身边后突然出手如电的封了他的气府。

    寻易不由哼了一声,讥嘲道:“感情你也不是毫无心机。”

    “你这人太狡诈,我自然得防着点。”司迦说着又在他身上封了一道禁制。

    “你的族人没少跟你说我的狡诈吧?那你看我狡诈吗?”寻易不无轻蔑的看着司迦问。

    “我看你很狡诈!”司迦瞪起了那双能勾魂摄魄的丹凤眼。

    “狡诈到你一吩咐就把小命交到你手里?相比起来你可别我狡诈多了,有道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许多你坚信不疑的东西未必就是真的。”

    司迦拎起他边飞边道:“你知道我不会言而无信,所以才敢这么赌的。”

    “是啊,凭一个眼神我就可以相信你,而我又是手下留情,又是归还灵宝,却依然无法取得你的信任,你要知道,你这圣女的身份在我们眼中是一钱不值的,甚至那还意味着你比其他元裔族人更阴险,更卑鄙,真实情况正是如此,我们那边许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并称你为魔女。”

    “你们是怎么说我的?”司迦对此大感关心。

    “因为没几个人见过你,当然以无端猜测居多了,夷陵卫怕我去回应你的挑衅,所以有关你的事我听闻的反倒是最少的,反正我没听到一句好话,都是诸如魔女,妖婆之类的咒骂,和擅长阴毒邪术,举止放荡这类的臆测,这么说吧,你在我们那边的形象不会比我在你们这边的形象好。”

    “你们竟然这么污蔑我?”司迦又是惊愕又是愤怒。

    “我们这边不过都是些私下的传言而已,天律盟可没公开污蔑过你,你想想对你说我坏话的都是些什么人吧,恐怕能和你说上话的人都得有点身份吧。”

    “仅凭当前发生的这点事,我还不能断定你是善是恶呢,你们这些不信圣神的人少有善类,最擅长的就是阴谋诡计,焉知你现在就不是在心怀鬼胎之下才惺惺作态的?”

    寻易不齿的轻哼了一声,闭上眼不再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