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38章 别再挣扎了
    “啊!”司迦发出了一声充满惊恐的惨叫。

    这世上没几个人体验过被阴虚属性法宝击中是种什么滋味,寻易是这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他虽然没被阴虚之气伤害过,但因一直与小灰和风龙这两个具有阴虚属性的灵物朝夕相处,是以深知那种感觉有多恐怖。

    寻易并没有让小灰刺入司迦的护体神光,因为那样就会伤她天地二魂了,只要消损一点她的神识应该就足够让她方寸大乱了,在听到司迦的尖叫时寻易知道目的达到了,遂扬手甩出了风旋,司迦已经见识过尘风之术,寻易怕她已有应对之策,所以才先用小灰的攻击扰其心神然后再用风龙以确保不会失手。

    风龙卷起的一丈多高的风旋在这战场上无数上百丈的大风旋,大火柱,大烟团的映衬下显得平平无奇 ,但身处“风消魂骨”之中的人肯定是宁可把自己换到那些看起来更为凶险的大风旋中去的,第二次领教尘风之术的司迦现在懂得寻易此前所说的手下留情有多真实了,魂魄被撕扯着离体而去的强大法力令她根本难以作出像上次那样的逃遁行为。

    自从和寻易握手言和后,司迦就相信寻易不会再对自己出手了,寻易因为她的一个眼神就信任了她,她在寻易一再表达的诚意中也信任了寻易,可现在她彻底心寒了,心头充满了被愚弄的愤怒。

    “别再挣扎了,我放开你,你要……。”

    寻易这道神念刚传到一半,脸色忽然大变,风旋中的司迦不见了,寻易能感知到她是借助一件法力极强的逃遁宝物逃走的,这是第一个从“风消魂骨”中强行逃脱的人,那件逃遁宝物的法力让风龙受到了一些伤损,同时也牵连了寻易,导致他神色大变。

    如果寻易一直加紧催动风旋,司迦未必能有机会动用宝物,对此寻易并无懊悔,他本就是想逼司迦离开战场的,司迦这样逃走反倒是最省事的,正当他想镇定一下心神安抚一下风龙后就立即杀回战场时,一道神念骤然而至。

    “寄命小心!”

    寻易大惊之下尚未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已经被困在了一层无形的屏障之中,紧接着就被人牵着急行起来。

    他看到了对他下手的是先前拦阻他和司迦的四名金袍大修士中的一个,也看到了追杀这名大修士的镇远营副管营掘星子,刚才那道示警神念就是掘星子传来的,可随即外面就多了一层隔绝禁制,他什么都看不见听不见了。

    这名元裔族的大修士显然是此前观察到了寻易有大神通法相护身,所以他没对寻易用强,只是选择了劫持。

    寻易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猛然绽开护体神光,试图在困住自己的那层禁制上撞出护身法相,可这一招在人家有防范的情况下并未起到作用,而且这种困锁禁制没有攻击法力,单靠他这么撞击也是难以激发出法相的。

    一计不成,寻易当即去催动小灰,不想小灰出来后并没有依他的吩咐去刺外面的禁制,反而是在他的护体神光内缓慢的盘旋起来,寻易感知到它是在哀伤的召唤受损的风龙。

    这下可就乱了,风龙在小灰的召唤下蠢蠢欲动,寻易想压都压不住,只得把它放了出来,这两个灵智不高的东西情义却是比海还要深,正因为灵智不高的原因它们的情义才单纯到了近乎本能的境地,而风龙的这份感情本应是对宿主寻易才该有的,不知是不是寻易屡次想抛弃它的原因,以至于出现了这么荒唐的结局。

    寻易试图催动风龙和小灰一起发起攻击,可这两个傻玩意没有一个听话的,只顾纠缠在一起互相抚慰。

    寻易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用离砚去对付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肯定是徒劳无功的,只能被人家收去,而且离砚在连番力战下也威力大减了,眼下能发挥作用的就只有焚灵珠和御婵给的逃遁人俑了。

    焚灵珠是打不出去的,用起来只能是自毁,能给人家造成多大的伤害就说不准了,寻易倒很想这么一死了之,可看着风龙和小灰他压下了这个冲动。逃遁人俑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这么用掉显然也是种极大的浪费,可他现在还有什么是不舍得挥霍的呢?

    在寻易想取出逃遁人俑时,心神忽然恍惚起来,继而就听到了音调怪异的诵念之声,这声音他已经听过两次了,知道其厉害,遂急着想催动人俑,可却已经晚了,遭到这种法术攻击时,最初是没有感觉的,当听到诵念之声时心神就已经被控了,如果是个元婴初期的修士,那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了,寻易这个元婴中期修士上次尚能有机会给司迦解除禁制,可经过力战之后他的抵抗能力已大幅降低,心里虽明白得立即催动人俑,可就是急不起来,心里那团急躁之火仿佛被厚厚的寒冰包裹住了,令他神驰意懒的只想去听那诵念之声。

    掘星子是很想救回寻易的,可寻易被擒之处距对方陷阱密布的区域仅有不足四千里,尽管在这四千里内他拼尽全力发动了两次猛击,可终因投鼠忌器难有作为,在眼见对方就要逃入自己疆土时,他咬牙再次出手,这次他是狠了心了,与其让寻易被对方擒去倒不如把他毙在掌下,眼下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在法术激荡起的一片刺目金光中,掘星子紧皱双眉望着金光散去后空空如也的辽阔空域,在一声叹息后,他转身杀回了战场。

    寻易醒转过来时发现自己斥身螺体两手被一道无形的灵力缚着吊在高空之中,气府被封得严严实实,两个袒胸赤背手持长鞭的元裔族壮汉一左一右站在他两旁。放眼望去,极远处依稀可见有光华不断闪耀。

    不等寻易明白是怎么回事,左边的那名壮汉就抡圆了长鞭向他抽来,这两名壮汉是元裔族军中专司行刑之人,他们手中所持的用长鞭虽没有多大的法力,但用来抽打气府被封的修士却是足够用的,尤其是它在挥舞时所发出的凄厉啸音能声传数千里,令受刑者和观刑者倍感恐惧。

    第一鞭抽下来时,一道神念就在数千里之外的战场上传开了,要求南靖洲方面打开包围以换取寻易的性命。

    这个要求显然是南靖洲那边无法接受的,他们不可能为了救一个人的性命而让这么庞大的一个计划功败垂成,即便那人是抗击元裔族的英雄也不行。元裔族当然也知道这一点,他们这么做的目的主要是扰乱南靖洲将士的军心,为了让所有人都能看到行刑的场面,他们通过神念的传递,在战场上方用灵力幻化出了行刑的景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