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41章 你就是绛霄?!
    无魂不想拖累任何人,只想孤身去救寻易,其实在交换战俘的商谈破裂后,他对救回寻易一事就不抱什么希望了,他执意要舍命去搭救更多的只是为舍命,但别说天律盟不能答应,连葬命那一关他都过不了,二人在阵前决意赴死时对望的那一眼令葬命从内心的苦海中爬了出来,她现在想把无魂也拉上来,而不是再陪他去送死。

    无魂却是依然不想上岸了,葬命不足以拦住他去送死,但牵命索是他无法逾越的一道障碍,身为元婴后期大修士,他享有许多特权,寻常时节牵命索不会成为他行动的羁绊,但上面想对他严加看管时,这牵命索可就成了套在他脖子上的锁链了。

    在无魂刚陷入愁苦时,转机就出现了,有一个执律卫的大修士找到了他,这个大修士接到属下的禀报,说是在战场上疑似看到了寻易有大神通法相守护,所以他特地来向无魂求证。见到花蕊仙妃法相的人不是被寻易杀了就是随后战死了,这个禀报之人当时相距较远,未能感受到法相的威压,却看到了花蕊仙妃展现出的容貌。

    无魂在听了对方的讲述后选择了沉默,寻易能拥有大神通法相的守护他一点不觉得惊讶,在寻易把焚灵珠借给他的时候,他就能猜到这小子必定是有骇人经历的,寻易从始至终都不愿吐露相关隐秘,无魂觉得他肯定是不希望自己拿这事作文章的,尽管他很想救寻易,但却不想利用这样的机会。

    无魂的沉默没有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毕竟任何牵涉到大神通的事都是不容掉以轻心的,这个情况很快就被秘密的呈报了上去。

    与此同时,攸关寻易生死的另一个契机出现在了玄方派的蕴玉崖上。

    自从黄樱带回了寻易的那份玉简后,苏婉和黄樱就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巨大恐慌与迷茫中,玉简中的那些论调对她们固有的认知完全是一种颠覆,类似的奇谈怪论她们此前也是听过一些的,皆不过是一笑置之,可寻易再三强调这些观点乃是来自数位大神通的感悟,这就令她们俩不敢以轻漫之心对之了。

    除了因道念有可能被颠覆而产生的恐慌外,苏婉还感到了另一种恐慌,那就是寻易可能再也不会来见她了,包括在牵心幻境中的相见。

    “必须得想办法向他问清这些言论都来自哪几位大神通,不是我不信他,是因为这些言论太过让人无法接受了。”苏婉用复杂的目光看着黄樱,在自知失去了对寻易的掌控后,她只能寄希望于黄樱还有再见到寻易的机会。

    “我想他肯定会来和您见上一面的,到时咱们好好问问他就是了。”黄樱这话与其说是在安慰苏婉倒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与寻易分别时生出的那种不祥之感至今仍萦绕在她心头,而这份玉简所阐述的轮回论调更加深了她的不安。

    “如果能再见到他……”苏婉把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因为她也不知道如果真见到了寻易自己和黄樱能作什么,这个弟子已经不是她们能左右的了。

    师徒二人相对无言的陷入了沉默。

    没过多久,苏婉忽然惊喜的跳了起来,把黄樱吓了一大跳。

    “您这是……”

    “快迎接仙妃!”苏婉不等黄樱说完就拉起她冲出屋子。

    御婵如今对苏婉已经比先前客气多了,不再是突然就从身边冒出来,竟然在登门之前先用神念打了个招呼。

    见到御婵,黄樱明白师尊为何惊喜了,跟着师尊向御婵行过礼后,她含笑对站在御婵身边的一个俊俏女修点头致意,等着御婵作引荐后上前见礼。

    御婵没有立即把那女修引荐给二人,而是先对苏婉问道:“我托你炼制的丹药可都准备好了。”

    “按您的吩咐都炼好了。”苏婉从御婵先前给她设置的藏宝空间中取出几个大玉盒交给御婵,恭恭敬敬道:“请仙妃查验一下。”

    御婵此番就是来取这些丹药的,核对了一下品类及数目后,她满意的收起了那些玉盒,含笑说了句“有劳了。”

    “您这就太客气了,些许微劳何足挂齿,尚不足回报您所赐恩惠之万一。”苏婉喜笑颜开的说,这确实是实话。

    御婵颇觉好笑的看着她道:“这是有什么大喜事啊?让你欢喜成这样。”

    苏婉笑着道:“哪有什么喜事,烦心事倒不少,不过您这一来,我也就没什么好愁的了。”说着她看向站在御婵身边的女修,问道,“这位是……”

    那位眉宇间颇有些英爽之气的女子不等御婵开口,就上前见礼道:“我乃寻易的故友绛霄。”

    “你就是绛霄?!寻易向我提起过你,上次他从南海回来承蒙你还让他带了礼物给我,有心了。”苏婉听闻这女子就是绛霄,不觉大感亲近,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黄樱见绛霄对师尊行的是平辈之礼,不由暗自皱了下眉,暗怪这绛霄行事荒唐,既然自称是寻易的故友,就应该以晚辈之礼拜见故友师尊才对。

    “应该的,仙子可知寻易在何处?我是专为他而来。”绛霄的态度很友善,可以说是特别友善,但无论是称呼还是语气依然是一副与苏婉平辈论交的样子。

    “这个……”苏婉转头看向黄樱,吩咐道:“你先去吧。”

    黄樱没想到师尊竟会在这当口赶自己走,心中虽有万般的不愿却也不好违拗,只得对御婵施了礼,又对绛霄施了个平辈之礼,无可奈何的退了出去。

    这几个人的礼数之乱令御婵颇感好笑,苏婉感到的则是尴尬,所以她才急着把黄樱打发走,这里不明真相的只有黄樱一个人了。

    性格爽利的绛霄在确认了御婵和寻易真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后,很快就对御婵坦诚相待了,不得不说,在以诚待人这方面她是受了寻易不小的影响的,说起来她受寻易影响的远不止这一点,比如在与御婵的相处中她就不自觉的学了点寻易的没大没小,当然,她受寻易影响较多主要是因为她自身天生就具备那些潜质,自小和寻易一起长大的西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学寻易那没大没小的劲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