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50章 不必了
    这是个很敏感的问题,而且以沈清的身份而言是没有资格问这个问题的。

    满腹心机的信邪盯着沈清那诚挚的目光淡淡一笑,说出了对信平、知夏等人都不会说的真心话,“去与留是他自己的事,我不会作任何干涉,对于这个师弟,我唯一的责任就是在他遇到危险时尽可能的去救助他,这既是情义使然,也是因为我欠他的。”

    “你欠他的?”沈清有点难以相信。

    信邪认真的点了下头,“我欠他的还不少呢。”在他心中份量最重的就是师恩,如果不是寻易带回来正天仙尊已经殒命的消息,他至今一定还在苦苦找寻师尊的下落,寻易是完成了师尊遗愿的人,给师娘带来了延寿的生机,让师尊得以瞑目九泉,就冲这一点他对寻易的感情就远超同门之谊了,何况寻易又给了他无慧灵液,带他去了虚水秘境,这些都是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可遇不可求的福缘,毫不夸张的说,他停滞多年的修为能在近些年内取得突飞猛进的进展是有寻易很大功劳的,越是感觉有望跨入化羽境界,他对寻易的感激也就越发的强烈。

    除了这些,寻易对他的信任与依赖也是信邪不惜为之拼命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和寻易相处时日并不长,但他能感受到寻易是把他当至亲之人的,他是真心喜爱这个懂事且有情有义的小师弟的。其实抛开这些,仅仅是寻易在三魂仙尊的魔爪下对着阴鸩仙尊高喊“师伯,杀我!”的悲惨场景就足以令紫霄门下舍命救护他了,对于信邪这个至情至性之人来说更是如此。

    沈清见小魔君无意多作解释,遂又问道:“他为什么要来南靖洲作夷陵卫?”

    “我不知道。”

    “我想再得到一个和他交谈的机会,你能帮我吗?”正如绛霄对紫霄宫众人有亲近感一样,沈清对这个宠爱寻易的小魔君也有一种自然而然的信任感,正是这种信任令她站在名震修界的小魔君面前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还怀了几分依赖之感,她清楚,蒲云洲这帮人多半是要把寻易带回去的,虽然能和寻易在牵心幻境中相见,但她还是希望能和寻易面对面的谈一次。

    “他要想见你没人拦得住,他要不想见你,谁劝都没用。”信邪不想给自己找这个麻烦,所以语气有些淡漠。

    “知道了。”沈清轻轻的说了一声,然后扭头看向迎宾大殿的方向,她清楚小魔君唤她出来除了要向她询问有关寻易的事外,也是为了避免信平对她进行盘问。现在该谈的都谈完了,她在考虑要不要等绛霄和苏婉出来后一起走。

    “那套衣裙还在你手里吗?”信邪带着笑容问。

    “在,他许诺借给我用两百年,如果你们想索回的话,我不介意,但必须得亲手交还给他。”

    信邪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带着暖意的笑容,“那套仙裳虽是紫霄宫的一件至宝,但师娘既然给他了那他怎么处置我们都无权过问,我只是想向你借用一下,这次的战事一旦爆发,其惨烈必定是骇人听闻的,这套仙裳法力非凡,我想替三师姐向你暂借几天,战事结束后就还给你。”

    沈清犹豫了一下,她很想趁机再次要求信邪给她一个和寻易见面的机会,她相信小魔君肯定能作到这一点,但最后还是觉得这太无趣了,遂取出了静香仙裳一言不发的递了过去。

    信邪收了静香仙裳后善意的嘱咐道:“远离战场,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沈清没吭声,她不屑于为了敷衍小魔君而作口是心非的回应。

    信邪有点无奈的摇摇头道:“我尽量让他和你见上一面,不过你得答应我远离战场。”

    “不必了,他如果不想见我那就算了。”沈清面无表情的施了一礼,然后飘然而去了。

    信邪望着沈清远去的背影不禁哑然失笑,慈航仙尊的这个关门弟子给他留下的印象很不错,平心而论,他必须得承认这个小女修在各方面都要比寻易强,就是这性情与小师弟太不搭配了,当然,他倒是很欣赏沈清的这份冷傲的。

    “你还护着他?上次撞见他们俩时你要让我审问一下,也许就不会有今天之祸了。”信平一脸不悦的出现在信邪身边。

    “你确定你能从他嘴里掏出实话?”信邪不屑的瞥了信平一眼。

    “那也不能任他折腾啊,到底怎么回事,你问清楚了吗?”

    信邪摇了摇头,“这个沈清所知也不多,信情一直在躲着她。”

    “既然信情敢把仙裳拿出来给她穿,这二人的关系必定不会太简单,你别什么事都瞒着我,你自己是块什么料自己该清楚,你管教得好他吗?这么大包大揽的护着他,早晚不是把他害死就是把我们害死,这都闹到什么田地了?”

    信邪斜眼看着信平道:“我是块什么料我当然清楚,我入门时你就到元婴中期了,现在我赤手空拳都能把你打趴下。”

    信平为之气结,瞪了信邪一眼道:“你得替紫霄宫想想,大家都得倚仗他进入虚水秘境呢,婵仙妃那边也得靠他维系,焉能有失?”

    信邪转过身,面色严肃的盯着三师兄道:“他给紫霄宫带来了这么多的好处,怎么说都不欠紫霄宫的,反倒是紫霄宫欠了他许多,你们凭什么要拴住他?你们都给他什么好处了?我劝你们差不多就行了,他要做什么事你们没资格拦着,救护他不过是在还他的人情而已,别以为折腾你们两次你们就有资格管他了,别因为他小就把他当你们那些没出息的弟子看待,他用不着你们来管教。”

    信平听他这么说,不由皱起眉道:“我不是糊涂人,这些不用你跟我讲,我正是因为知道欠他的,知道他悟性高用不着咱们教导,所以我上次才任由你护着他,我承认我有私心,毕竟我有那么多弟子还没进过虚水秘境呢,可我对他的疼爱之心不比你差,自巫仙山之战后,连信念、信心他们对小师弟也颇有感情了,你知道这次我是费了多少口舌才劝得信心留守紫霄宫吗?信情要是只在蒲云洲折腾,我甘愿三天两头的跑去替他平息事端,谁让我欠他的呢,谁让他是我的师弟呢,可他跑出了蒲云洲咱们就无能为力了,我为他的安危而担忧,不是想管教他,更没想过把他栓在紫霄宫。”

    信邪神情稍缓,摆了下手道:“你虽不糊涂,但也明白不到哪去,他这次可是从御婵手底下走脱的,连御婵都看不住他,你们有本事看住他吗?我早就看透了,即便师尊在世也是管不了他的,这世上就没有能管他之人,你们就省省心吧,他既然离开了紫霄宫,那以后还回不回去就得看缘分了,他要肯回去,是大家的福气,他要不回去,大家就都死了去虚水秘境的心吧。”

    信平沉默了一会,咬着牙道:“我必须得弄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

    信邪轻哼了一声,转身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