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52章 英闻释法
    “谁让你们对他用刑的?!”闯进来的官员对三名狱卒厉声喝问。

    三名狱卒手忙脚乱的把寻易从柱子上放下来,然后诚惶诚恐的站成一排诺诺不敢言。

    以轻纱蒙面之人上前拉起寻易二话不说的就朝外走,寻易身上既有冻伤又有烫伤还有之前受鞭刑时留下的数十道深深伤口,行动间痛彻骨髓,但他没让自己流露出丝毫痛苦之色,表现得很顺从。先把人推入绝境,然后再加以拉拢,这算不上是什么高明的手段,却十分有效,寻易能看出对方的套路,但依然很感激他们没让自己受太多的苦。

    出了石室寻易就被封了六识,想来是不愿让他知道这处关押之地的位置,醒来时他躺在了一张锦榻上,睁眼首先看到的是一双充满慈爱的眼睛,眼睛的主人穿着一身绣有古怪花纹的墨绿色罩袍,她的头用没有花纹的墨绿轻纱蒙着,这是元裔族女子的日常装束,不论女修还是凡间女子皆是如此,寻易对此是有所了解的,而且知道元裔族崇尚绿色,能穿墨绿色服饰的女子身份是很高的。

    “你不用怕,我是宣经院释法,你称我为英闻经师即可,我是来给你宣讲圣法的,这里很安全,没有人会伤害你。”

    这位英闻经师的声音很柔和,听起来让人内心不知不觉的就升起了祥和的感觉,透过她头上蒙着的轻纱,隐约能看出她的容颜,这位经师看起来有三十多岁,相貌说不上有多端丽,但慈眉善目的很容易让人生出亲近感,正是她把自己从监牢中带出来的。

    寻易“哦”了一声,他的气府仍被封着,身上穿的是元裔族服饰,一切配饰包括头上的那根发簪都被取走了,环视了一下所处的这间布置风格颇具元裔州风情的屋子后,他坐了起来,抚着隐隐作痛的伤处道:“你们给我服用疗伤丹药了吧?这丹药可不怎么样,能把我的乾坤袋拿来吗,我取一颗丹药出来。”

    英闻经师柔声细语道:“你的东西都被呈送上去了,我是拿不来的,好在只是些皮外伤,我们的丹药再差也是能医好的,你就忍耐一下吧。”

    “那能帮我恢复一点修为吗?只要能抵御一下疼痛就行。”

    英闻经师略带歉意的摇摇头,那歉意并不怎么真诚,更像是在表达“我知道你想捣鬼”的意思,“先安心听我讲经吧,别想其他的事情了。”

    “释法是个什么官职?”寻易好奇的问,因为他看得出此人修为最多就是个元婴初期的,可这衣服的颜色却显示着她的身份很高。

    英闻经师含笑道:“释法乃宣经院最高官长,你是觉得我修为不高是吧,宣经院以精通经理为尊,不看重修为的。”

    “那可多有失敬了。”寻易客气了一句,心里暗自发起愁来,让宣经院最高长官来给自己讲经布道,可见元裔族是很想把他改造成信徒的,这不难理解,如果能把自己这么一个抗击元裔族的英雄人物改变成他们的信徒那肯定比杀了他影响更大,而这么一来他求死的愿望必将更难实现了。

    “信圣教之人皆兄弟姐妹,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就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经师就好。”英闻释法充满慈爱的说。

    “可我不是你们教中之人,而且也不会信你们的教,我看您还是别白费功夫了,除非……”寻易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

    “除非怎样?”英闻释法笑着问。

    寻易摇了摇头,“我对你们的教义有所了解,许多都是违背我做人的原则的,所以任您怎么讲都是没用的。”他本想说的是除非让司迦来给他讲解经文,可眼下暂且不会受到折磨了,他也就不想把司迦拉下水了,救人救到底吧,姑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双方敌对日久,你们那边自然难免会对我们的圣法加以歪曲污蔑,你一看就是聪明人,这个道理岂能不知?听听又何妨?说不定就能悟通大道呢。”

    寻易闭上了眼睛作出一副入静姿态,这既可以理解成他准备静心聆听也可以理解成不准备听。

    “叮~~~~”英闻释法取出一枚小小的金铃晃动了一下,然后就用一种仿若带有魔力的悦耳声音从太初圣神开辟鸿蒙开始娓娓而谈了。

    寻易被金铃声引动了心神,想不听也不行了,好在金铃声只能吸引他的注意力不能影响他的头脑,听了一会他就打断了英闻释法绘声绘色的讲述,一本正经的说:“太初圣神开辟出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派他的三子火奥来掌管,这是为什么?莫非他的这个儿子火奥犯了什么错?按你们的说法这里和天界比起来就像是地狱,即便在这里称王称霸也比不得在天界作一个寻常人啊,何况他还贵为圣神之子。”

    英闻释法颇为赞许道:“他正是因为忤逆了圣神之言才被贬谪到这里来反省的,你看,很少有人想到问这个问题,因为在他们看来作一界之王是件极美好的事,这就是受眼界所限了,所以我说你是个聪明人,只要认真听下去,一定会明白这世间的真相的。”

    寻易淡淡而笑道:“那么火奥是因为什么要忤逆自己的父亲呢?”

    “这个就无人知晓了。”

    寻易尽量保持着探讨的神情道:“呵呵,你们以身为神的后裔为傲,可那个神却是个被流放的罪犯,这么说来你们的身份也并不怎么高贵呀。”

    英闻释法第一次露出了严肃之色,“圣神只是把我们的圣祖贬到这里来反省,用‘流放’二字是不恰当的,这就如同是凡人把自己的孩子关在屋子里让他思过,你能说那孩子是罪犯吗?”

    “那倒也是,您接着往下讲吧。”寻易似乎被说服了,实则是在心里憋着坏主意,因为在古野营的这些年他早对元裔族祖先的故事耳熟能详了,知道接下来就该讲这位圣祖与敌人的战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