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55章 你也去死吧!
    争吵声越来越近,那位金帅的火气也越来越大,寻易知道元裔族镇守边疆的金袍大修士都可称为金帅,三长老的称谓应该是来自东进会,想来此人把自己捉来后用以邀功,现在打算讨回这个战利品亲自加以处置了,自己要落在此人手中那下场可就惨了。

    就在寻易期盼着护卫们能挡住这位三长老时,门被打开了,一脸跋扈之色的三长老闯了进来,紧接着,他就像是只小鸡般被抓走了。

    “宝物藏在哪,我知道你有不止一件的灵宝。”

    这是寻易醒转过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他睁开眼扫视了一眼这间空无一物的屋子,又打量了一下那位发问的三长老以及站在他身边的那个身穿墨绿服饰的元裔族官员,然后才开口道:“你在边疆的那些部下差不多该死绝了吧?作为官长,你不去搭救他们,不去与他们一起浴血奋战,反而在这里讨要灵宝,你对得起手下的弟兄吗?你这样的死后圣神会让你升入天界吗?”

    三长老阴测测道:“你还是多为自己操点心吧,乖乖把宝物都拿出来能少吃不少的苦。”

    寻易只觉像是被巨蟒缠住般,骨节不停发出咯咯的响声,呼吸变得极为困难。

    “说,灵宝藏在哪?”三长老逐渐增加着那道灵力的力道。

    寻易一声不吭,用轻蔑的目光表达着不屈,很快他的双眼就因挤压而变得血红,这让他那依旧保持着的轻蔑目光多了几分狰狞之色,他很渴望能有一个取出宝物的机会,但如果表现得太顺从了必然会令对方戒心大增,所以他必须得有一个抗拒的过程,此际撑得越苦接下来的机会也就越大。

    在他即将昏厥过去的时候,那名身穿绿袍的官员问道:“你们下一步的图谋是什么?”

    寻易感觉到挤压之力略小了些,遂喘息着道:“不知道……,我不过是个小角色……,不可能接触到天律盟的机密谋划。”

    三长老道:“我就说这是白费功夫,还是直接搜魂吧,上面要是怪罪下来由我担当,这小子是不可能被教化的。”

    那位官员沉吟了一下,然后向后退了两步,以行动作出了表态。

    “你们把我的衣服和配饰等物都拿来。”寻易的目光在动摇,看意思是要屈服了。

    “哼。”三长老露出了猫戏老鼠的快意笑容,缓步走到他身前。

    “我把宝物给你们,但你们得用道心立誓不搜我的魂。”寻易的眼神更加的软弱,明显的有了乞求的意味,他真的很希望对方能答应。

    “晚了。”三长老的笑也更加快意了,他很享受这一刻,把动作放得极缓。

    “搜魂没有用,我的那些宝物都是用魂息封印的,而且我确实不知道天律盟还有没有针对你们的下一步计划。”

    “你是憋着耍什么小伎俩呢吧?比如找机会使用个逃遁宝物什么的,啊?哈哈哈哈……”三长老恣意的宣泄出老叟戏顽童的那种得意,大笑中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位官员,那位官员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寻易看出自己的如意算盘难以打响了,遂愤怒的咆哮道:“小爷宁可拼个灵台损毁也绝不会让你得逞的!你们这些绿皮畜生休想从小爷这里得到半点消息!”他这歇斯底里的喊叫看起来是合情合理的,可如果这两个人能对寻易有多一点的了解肯定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即便是黄樱这种对寻易了解不不算太多的人在看到他这副模样时也是可以断定这小子一定是在演戏的。

    寻易誓死抵抗的态度让三长老省去了“意退灵台”的提醒步骤,坐在寻易面前稍作停顿后就伸指点在他额头上送入了神识,紧接着两人就同时倒地痛苦的翻滚起来。

    守护在一旁的那名官员在大惊之下先是在自己身外连施数道防御法术,待察觉并无什么危险后才小心翼翼的查看起二人的状况。

    三长老被寻易骗得送入了较多的神识,仅管心中掌握着绝不能伤到寻易的分寸,但下手还是较之前的打算要重了不少,如此一来这个亏就吃大了,他此刻的情况只比在七荒凶地吃亏的那位擎宇仙君略好一点,翻滚了一会后也不得不放出元婴为真身疗伤。

    寻易受的罪也不轻,及至坐起身时两眼还是无神的,但很快那虚弱的目光中就有了阴冷之色,他的这副神情让那位官员后背直发凉。

    “这是怎么回事?”他全神戒备的盯着寻易问。

    寻易默默的闭上了眼,既然算计完了对方,他也就什么都不想说了,这种报复其实是没什么用的,而且还暴露了他的一记杀招,可他也只能作到这一步了。

    “你到底是怎么伤的他?!”那名官员怕惊扰到疗伤的三长老,用神念再次对寻易厉喝。

    “你也去死吧!”寻易猛然用左手掐出一个怪异的法诀向他点去。

    那名官员如惊弓之鸟般从屋中急窜而出,这让寻易大感失望,他期待的是对方能在惊慌之下作出先发制人的反应把自己打死。

    绿袍官员再回来时,脸色阴得都要能滴下水了,他们这两个在元裔州声名显赫的大修士竟然被一个封了气府的小修士戏耍得一个重伤一个吓破了胆,如果传出去他们俩的脸面还往哪放?

    “说,灵宝藏在哪,天律盟下一步会不会入侵元裔州,你用什么手段伤的他。”

    恼羞成怒的大修士用凶狠的目光瞪着寻易,不知他用的是何种法术,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记重锤般砸在寻易的心头,等他把话说完,寻易的嘴角已经流出来鲜血,身子摇摇晃晃,脸上惨白得没了半分血色。

    “去……你……娘……的……”寻易捂着胸口艰难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呼!”大修士怒喝了一声,实则是只开口未出声,但这声厉喝却如闷雷般在寻易的心中响了起来,他的心猛烈的震颤着,翻江倒海的感觉让他呕吐起来。

    到了他这种修为进食已经很少了,只吐了一口就把胃中之物吐空,又连吐了十几口酸水后感觉心头的颤动才停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