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59章 这就是去天界的通道?
    一路吹吹打打,队伍直奔金光最盛的圣城中心而去,那是一座刚耸入云的金色山峰,整座圣城是围绕它而建的,临近那座大山时,另一支高悬着红灯的队伍出现在了他们的左前方,队伍的规模比他们这边大了数倍,而且有瑞彩祥光环绕,那是圣女出行特有的仪仗,司迦和他们同时抵达了。

    远远看着那支排场奢华的队伍,寻易第一次领略了司迦在元裔州有多风光,论起尊贵来,自己那个紫霄宫七仙君的身份在人家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他本以为马上就能和司迦见面,不想却从金山顶上飞来了两个身穿红袍的大修士把他从英闻释法身边带走了,被径直带到了山顶上的一座宏大的殿堂中,在这个可容纳上万人的大殿尽头供奉着一尊宝光缭绕的太初圣神的巨大雕像,此时只有一个人笔直的站在神像前,虽然寻易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却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威严气象,不由自主的就要跪伏下去,这种威严不仅来自他所穿的那身教主服饰,更多的是来自他那难测高深的修为,他并没有动用修为对寻易可以施用威压,所以寻易才能凭着常年与大神通相处的经历强撑着站在那里,还努力的也把腰杆挺得笔直。

    两个红袍侍从把他带进来后就退了出去。

    “你是谁的弟子?”神秘的教主依然背对着寻易,平和的语气中带着让人不敢违抗的威严意味。

    “我是个……散仙。”对这样的人物说假话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是有莽夫之勇就能作到的,即便是寻易也说得很艰难。

    “你与哪位化羽修士有过交往?”教主的语气中威严的意味又加重了几分。

    “有两个化羽中期的小妾。”说了这句基本属实的话,寻易恢复了些许顽劣的豪气,继而语调变得轻松起来,“交往过的化羽修士那就数不胜数了,能算得上是兄弟的怎么也有七……八……嗯……十来个吧。”

    “哼!”教主的这声冷哼明显带出了怒意。

    寻易的心头如遭重击,身子摇晃了一下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还别说他此刻使不出半点修为,就是修为不被封在人家面前也只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不过即便是羔羊寻易也会是比较特别的一只,他没有老老实实的跪着,而是顺势就躺了下去,用这种近乎赖皮的手段维护着一只羔羊仅能维护的尊严。

    “不想说就罢了,既然到了元裔州,我劝你就把所有心思都断了吧,就算你真有十个八个化羽修士撑腰我们也一样敢杀了你,只要你肯配合,我保证你能享受到在其他任何地方也得不到的优厚待遇,现在我给你一个瞻仰天界的机会,见过天界圣景后你就会知道你们这些异族是多么的愚蠢了,回头我再问你话。”

    躺在地上的寻易忽然觉得修为恢复了一些,他一跃而起还没等开口,先前带他进来的那两名红袍人就把他架了出去。

    出了大殿,两个人带着寻易笔直的向上飞入虚空,估摸上升了有五千丈左右,下面圣城发出的金光忽然消失了,寻易凭着恢复的几分修为察觉到这是进入了一个有隔绝禁制的空间,金光不是消失了而是被隔绝在下面了,仰头望天,上面也是漆黑一片见不到繁星。

    “这就是去天界的通道?”寻易一脸的哂笑,用神识扫了一下所在的空间,这里似乎只有千丈方圆,中心位置有一块四四方方的散发着柔和绿光的玉板,玉板有两丈大小,司迦和英闻释法都已经站在了上面,两个红袍人没有回答他的话,悄然离去了。

    “快过来!”英闻释法的声音有着难以抑制的激动。

    寻易偷眼看了一下司迦,见她也是一脸的激动,那张俏脸红扑扑的显得格外的娇艳,她的一双小手紧攥成拳,估计手心已经出汗了,和英闻释法一样,她也只看了寻易一眼就又仰头望向了上方。

    寻易心头微微动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在他想来司迦怎么也该多看他两眼才对,自己可是为了救她才沦为阶下囚的,就算她还不知道自己是刚把她逼离战场就遭人偷袭了也不能对自己这么漠不关心吧。

    是自己看错了司迦的为人还是自己低估了信仰的力量?寻易心下不觉有些讪讪然,不紧不慢的飞了过去。

    踏上那块绿色的玉板时他明显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心跳莫名的加速了一下,晕晕乎乎的有点像喝醉酒的感觉,可很快这种并不怎么强烈的异样感就消失了。

    寻易低头扫了一眼那块玉板,然后和司迦她们俩一样也仰起头向上望去。进入天界的过程英闻释法给他详细讲过,从天而降的祥光会直接把他们引入天界,他们只要别慌乱就行了。

    “记着我跟你讲的进入天界后的规矩,最要紧的是只许看不许动,千万不要试图往里面闯!”英闻释法确实是个恪守职责的人,在如此激动的时刻还不忘作最后的叮嘱。

    “哦。”寻易随口应了一声,眼睛的余光却偷瞟着呼吸微显急促的司迦,司迦还是没有看他,依然仰头热切的望着上面,他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忙不动声色的运转起真衍大*法让自己的面色也泛起了红晕,同时眼中闪出了和他们一样的兴奋光芒,本来要作到这些是无需动用真衍大*法的,有点修为就能轻松作到,可寻易怕被人看出破绽,用真衍大*法作出的改变就不是一般人能看破的了。

    寻易没有忽略刚才感受到的那丝异样,一直在思索追查着它的来源,当猜想到那可能是一种中毒迹象时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这块玉板很有可能存在某种令人致幻的毒性,而菡香给自己施加的解毒防护及时的帮他消解了毒害,所以他只是微有察觉就过去那个劲了,这种毒物的致幻效果并不强烈,英闻释法和司迦本就处于亢奋状态,是以就不容易察觉到这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了,这个把戏耍得确实恰到好处。

    让寻易觉得有点困惑的是,司迦的修为要高于英闻释法,可看起来司迦受的影响反而更大,这就只能解释为毒物对修为高的作用反更明显,现在不是琢磨此类细节的时候,寻易想到这个可以说得通的解释后就不再追究了,反正他要的就是给司迦找一个漠视他的理由,这下他感觉好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