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60章 天界景象
    说起来寻易对司迦有的只是欣赏,犹如对一支美丽花朵的欣赏,并没有什么情爱之念,但人就是这样,总是希望美好的东西有良善的属性,这或许能说明人性天生就是向善的吧,所以寻易不希望司迦是薄情之人。

    看穿了这个把戏,寻易在心中发出了一阵冷笑,对什么狗屁天界不再抱任何期待了,可这也是值得他高兴的,本来凭着这点修为他是难以逃脱司迦和英闻释法二人的掌控的,如果她们是这种状况的话,那自己的机会就来了,想到作死大计或许马上就能实现了,他那假装出来的兴奋多了几分真实。

    半个时辰后寻易开始在心里骂街了,他懂得装神弄鬼就要吊足人胃口的道理,可保持这种亢奋状态太耗神了,就说他擅长演戏吧,可演这种戏太辛苦了。就在他骂得正起劲时,司迦和英闻释法忽然跪倒在地,双手置于胸前作出礼拜圣神的姿势,她们的身子都在微微颤抖,口中吟唱着歌颂圣神与三圣子的光耀千界经。

    这篇经文是每个元裔族人自会说话起就要学会的,英闻释法曾反复教过寻易,其实寻易在古野营时就知道这篇经文了,其流传实在是太广了。

    面对这种情况,寻易迟疑了一下,然后就蹲了下去,跟着跪拜他是不肯的,那样就把戏给演过头了,可人家都跪下了自己就这么站着显然不太合适,由此,元裔族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蹲着进入天界的离奇事件就这么发生了。

    司迦和英闻释法此刻根本顾不上他了,寻易蹲了一会才听到从上方传来的飘飘渺渺的乐曲声,他修为大半被封,感知能力比司迦她们差了许多。

    漆黑的上空逐渐现出了一丝微光,它缓缓下降,那是一段飘飘曳曳如细烟般的乳白色光线,柔和且带有梦幻气息,紧接着,更多的光线飘落下来,如从天上降下的袅袅仙雾,它们舒缓的摇曳着,翻卷着,极尽妖娆,令人观之而觉心轻身浮,大有飘飘欲起之感。

    就在这时,寻易又感觉到了先前的那种异样,他猜应该是耍把戏的人借这个时机又加大了致幻药物的剂量,这确实是个动手脚的好时机,在第一缕祥光降下时司迦和英闻释法就出现癫狂迹象了,自懂事以来进入天界就是她们的终极梦想,寻易是无法真切理解她们的这种渴望是有多强烈的,因为他这辈子压根就没有过这种感受,没有什么是他万分渴望要得到的,苏婉也不能算,那已经推到下辈子了,在苏婉的事上连动动念头他都觉得是罪恶,更别提渴望的感觉了。活成这样不得不说是够可悲的,但这却是众多修士所追求的无欲无求的境界,寻易能在一百多年内达到近似元婴中期的修为很难说究竟与之有多大的关系,可这种好处对寻易而言纯属是老天的戏耍,就像是把人扔水里后再往他身上扔金银珠宝。

    当上方的光线越来越强时,他们三个真的飘了起来,两个跪着一个蹲着,跪着的那两个已经激动得眼中有了泪光,跪着的那个虽然看起来也很激动,但眼中闪着的却是贼光。

    一阵恍惚过后,再定睛看时眼前已是别样天地,天蓝如洗,白云干净得像刚采出的棉絮且姿态曼妙,翱翔在其间的几只瑞鸟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各色光芒,大地如一幅清爽的锦绣,草格外绿,花格外艳,叶片花瓣上洁净得不染一丝尘埃,且无论花草还是树木多为外界所没有的,山川则更显奇异,有的雄伟险峻云雾缭绕,有的柔和秀丽葱葱郁郁,完全不可能同时出现的地貌在这里比邻而居了。

    奇景如画,寻易瞪大了双眼一时也想不起去分辨其真伪了,他们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片景物,犹如是从山洞中向外望,而身边还是一片黑暗的。英闻释法跟他讲过,来瞻仰天界的人也有福气大小之分,看到的景致各不相同,甚至有的还可以进入天界,大多数则只能远观,看来他们的福气仅此而已了。

    就眼前所见,他们看到的显然是天界的一部分山野,极远处依稀能看到些繁华迹象,而近处能看到的建筑只有位于林边绿草上的一座奢华大宅,那座宅院庞大如城堡,风格当然是元裔族这边的特有风格,虽是远观但也能感受到其奢华,它就像是用一整块巨大的玉石雕琢而成的,亭台楼阁极尽精致华美之能事,比建筑更美的是居住在里面的数十位佳人,她们有的三五成群的在庭院中打闹嬉戏,有的在歌舞,有的在窃窃低语,有的在莳花弄草,有的在抚琴,有的在逗弄灵宠……,反正不是在休闲就是在玩乐,因为宅院足够大,这么多美女各安其所倒也不觉喧闹。在中间最大的一个庭院中,两个男子在对坐把酒言欢,各自身边皆有数位美女服侍。

    看到这里,寻易暗道了一声“不过如此。”,这个不过如此说的是编造天界之人的想象力。对凡人而言,修界差不多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仙境了,让脱胎于凡人的修士去想象更美好的一种环境就比较难了,除了长生不死,安宁祥和,奢华享乐,神通广大,还需要有什么呢?对大多数人而言这些就足够了。

    元裔族人的这种梦想之境不合寻易的胃口,在他看来那座建在林边溪旁的精美的豪宅简直是有碍观瞻,换做是他宁可只搭几间木屋茅舍,有西阳,绛霄,公孙冲等人结邻而居,有诸位师兄师姐及孤云展,裴元等一众好友不时来相聚,那差不多就是他梦想的天界了。

    美好的梦想是经不起细细推敲的,寻易现在就在想,如果天界是要什么有什么的,整天屁事没有就只剩了享乐,那似乎很快就会变得无趣的,他或许还能多忍受些时日,西阳,孤云展,裴元这等货色哪能闲得住呢?所以说追求和压力是必不可少的,一切皆能心想事成绝非好事,可有不能如愿的事又必然会让人难以快活,怎样才是恰到好处的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