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66章 最称职的师尊
    心情忧郁之下,他缓了缓才又去想二师姐和三师姐,四师姐暖冬在他看来就是个小孩,在心中一闪也就过去了,信邪等人更是算了,他平时也不怎么想念这些人,跟几位师兄有感情是有感情,但毕竟接触太少说不上有多亲近。跟三师姐相处时日虽然也不多,但三师姐一直护着他,他当然就觉得三师姐亲了,因为和黄樱刚见过面,所以他对这位大师姐的思念之情也没那么重了。

    接下来就是姐姐月虹和绍陵了,对这两个人他是怀有愧疚的,可他已经尽力了,这辈子只能照顾她们这么多了。

    沈清,孤云展,裴元,兰音等人一一从心头闪过,相比于他对这些人的感情而言,这些人对他的感情要更浓厚一些,这一点他是清楚的。

    接下来他想到的是宁芯,想到这个为救自己情愿舍掉性命的可爱女孩,寻易心头涌起浓浓的歉意,暗叹道,“但愿下辈子能有机会帮到你吧,别再想着那个叫寻易的人了,咱们注定没有厮守的缘分,很感激你的厚爱,我这辈子谈不上欠过谁的债,唯独欠了你一笔想起来就会觉得亏心的重债,真的很对不起你,甚至离开时都没敢去和你道个别……”

    回想着宁芯哭着准备化掉金丹救他的情景,寻易眼圈有点发酸,他不愿继续想下去了,在心中匆匆说了句,“愿你能早日找到配得上你的如意道侣,永不再有伤心之事。”,然后他强行把思绪转到了西阳和绛霄身上。

    想到这对好友,寻易的心一下子就暖了起来,幼年和少年时期的诸多情景浮现在眼前,要说快乐还是和同龄人相处的时光最快乐,到了南靖洲后虽然也有孤云展,裴元,小煞星,辛岉这些年纪相差不算太多的朋友,但怎么也比不得以前的患难朋友,而且因为大家都是豪门子弟,大家只能偶尔见次面,感情还没多深呢就分道扬镳了。

    自从御婵把西阳和绛霄接回来后,他对这两人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了,有御婵和紫霄宫的庇护怎么都比在南海强,想到这二人就必定少不了要想到公孙冲的,寻易对这个在自己刚刚独闯修界时结交下的兄弟是有很深感情的,尽管公孙冲的性格不是很对他的脾气,而且贪财,爱算计,可公孙冲对他们三个还是够义气的,他们没事就挤兑人家,拿人家找乐子,公孙冲从没跟他们计较过,这就很难得了,寻易在心中默默的对这位失散的兄弟说道,“是我不够朋友,拖累你从南海跟着回来的事我一直很愧疚,现在知道你的一些线索了又没去继续打探,抱歉了兄弟,我真的是厌倦了,因为你说是因福缘而去的,我也就拿这个当借口偷次懒了,我是个什么玩意你清楚,别怪我,咱哥俩有什么话下辈子再说吧,别想着跟我算旧账,南海之行都是你害的,算旧账你占不到便宜。”

    在心里打发了公孙冲,寻易想起了那位凌香仙子,想到这个可怜的人寻易暗自轻叹了一声,这世上最依赖他的人恐怕就属这位仙子,她不但柔弱而且身份还是曾他们的仇敌,西阳和绛霄虽然都不是刻薄之人,但想来也不会像自己那样处处体贴照顾她。

    “管不了你了,希望你早点坚强起来吧,西阳和绛霄应该不会太为难你,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吧,只要你不离开他们俩,下一世还能相见,到时再照顾你吧。”他现在想当然的认为转世投胎后还能像这辈子一样有能力去照顾别人,这种自信来源于他觉得这辈子没作什么亏心事,下辈子肯定不会比现在差,至于是不是真的会这样,他不愿去细想,因为那样的话或许会令他产生动摇,首先地府如今究竟乱成何等地步就是个令他一想起来就心烦意乱的问题。

    和凌香告了别,与凌香境地差不多的萍儿母女就闪了出来,“安心修炼吧,二师姐若是知道我死了反而会更加照顾你们的,二师姐一定不会负我之托的,只是你们别因我的死而过份悲伤才好。”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难以抑制的让苏婉的面容出现在了心头,他从一开始就刻意回避去想苏婉,可在这诀别时刻他又哪能作到把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排除在外呢,不过在苏婉的身影执着的浮现出来时,他反倒有种释然的感觉,以前在想起苏婉时必然会有的羞愧,自责,心慌等情绪一概没有了,有的只是对师尊的敬重之情。

    “师尊,弟子跟您道别了,弟子这一去您也就能解脱了,弟子知道这一世给您添了许多的牵扰,下一世我会偿还的,我这一生虽然过得不算很如意,但如果用累世修行的眼量来看,我这一世收获还是不少的,是您给了我这个机会,当初若不是您的信任与庇护,就不知这辈子会过成个什么样子了,您能收我为弟子是弟子之大幸,如今品味起来,您的慈悲和善良对弟子是有莫大影响的,确保了弟子今生不论是处于潦倒险境还是富贵加身之时都能坚守良知,不曾迷失本性,虽然弟子因您而心生厌世之念,可也因此而得到了看破生死的体验,那种了无生趣的感觉虽然不怎么好,但却也有心无羁绊轻松,从而得到了非寻常所能得到的感悟,如果我现在想参悟的话,或许一念闪过就顿悟天道了,我是隐隐有这种感觉的,可我就不去参悟,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不知道作一个什么都了然于胸的人是不是件好事,总感觉糊涂点反而会活得更有趣味些,什么都明白了还有什么意思呢?您可别骂我,我够争气的了,把天下所有大神通都算上,也未必有能在境界上超过您这位弟子的,嘿嘿,不管是不是自以为是吧,反正我认为跟您的弟子比,可以说他们连大门都还没摸到呢。”

    寻易嘴角露出了微笑,仿佛真的是在面对面的和苏婉在说这些话般,“您这师尊当的极称职,换作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把我教成这样,也只有您才能作到,这或许就是老天的刻意安排吧,人不能贪心,更不能亏心,您给了我这么多帮助,我哪能拍拍屁股就成仙去了呢,谁知道去了还能不能回来呢,所以我得报答完您再走。”

    寻易对自己所找的这个借口很满意,嘴角的笑容带出了几许得意。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所念念不忘的这些人中差不多有一半都在为了救他而作好了拼命的准备,更不会知道南靖洲,蒲云洲两地修界的近三十位化羽修士,上百位元婴后期大修士,上千位元婴中期修士,以数不胜数的元婴初期修士此刻已开始悄悄向元裔州边界集结,一场惊天的修界之战就要因他而爆发了。他如果能知道的话,估计现在能把自己急哭了。

    在寻易沉浸的在思念之中时,一团明亮的阴虚之光远远而来,及至那阴虚之光距他只有不足千丈了,他仍浑然未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