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67章 徒弟栽树师傅乘凉
    不祥的战云在南靖洲迅速的凝聚着,边凝聚边向元裔州方向压去。

    时隔数千年,天律盟在得到多数门派支持的情况下又一次宣布南靖洲进入战时状态,由此,天律盟开启了它所能掌握的最高权限,南靖洲的一切门派,不论你是否属于天律盟成员,此时都要听从调令,不服从号令者事后未必会遭到报复,但将永远失去天律盟的保护。

    天律盟在南靖洲就是正义的化身,其实力不是任何一方势力所能对抗的,而且开启战时权限有着极其严格的限制,一旦开启了,那不但意味着多数成员已经赞同了,还意味着至少有十位以上的化羽修士同意并愿意充当后盾,在这种情况下敢拒绝听命的门派并不多,况且尽管说是令行禁止,听起来很吓人,很霸道,但还是内外有别的,加入天律盟的门派自然要尽量的出财,出力,对于没有加入天律盟的那些门派如非局势吃紧,一般是不会强行去调动他们的,最多是在财物上给点支持,正因懂得自律与尊重,天律盟才会如此得人心。

    目前南靖洲总共有二百余个门派加入了天律盟,未加入的有五百多个,这是就大家所能知道的门派而言,南靖洲太大了,犹如千宗会仅能掌握蒲云洲一小部分地域的情况一样,天律盟也不可能完全弄清南靖洲的全部底细,对于修界而言,更多的人是喜欢隐居而不屑于去凑这种拉帮结派的热闹,即便是推崇入世修行的蒲云洲也是如此,所以南靖洲究竟有多少个门派没人能说的清楚,但可以肯定是那数目一定不会太小。

    所知的五百多个没加入天律盟的门派中大多数是认同天律盟的,需要调动战争所需的话天律盟也只会从这些门派中调动,至于那么对天律盟持敌对态度的,天律盟就算最终战败了也不会去打他们的主意。

    这次作出开启战时状态的决意其实是有点勉强的,因为在集结力量时需要尽可能的保密,所以只有较大的门派接到了通知参与了表决,另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是,向来隐身在幕后的大神通们这次都站到了前台,而且数量惊人,有这些大人物的推动,结果也就水到渠成了,因为这些人很多本就是各大门派的老祖。

    对这次仓促表决进入战时状态没几个人感到不满,一来是情况确实紧急,那位紫霄宫的七仙君要是真死在元裔族手里,蒲云洲那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二来是有这么多化羽修士出面施压,这仗多半是不用打的,进入战时状态不过是个防备万一的周全之策。

    确实如此,在时间上也不允许他们作出太多的准备,慈航仙尊当然是希望准备的越充分越好,那样万一真打起来就可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对方一举解决掉了,可蒲云洲那边不会答应的,寻易的小命随时可能不保,他们当然是希望越快行动越好。

    在蒲云洲这边的一再催促下,南靖洲这边只能先聚齐最主要的力量,与蒲云洲来的人先行去向元裔族施压,后续准备同时抓紧实施,打不起来则罢,要是打起来就可确保大军能源源不断的开赴战场。

    蒲云洲的人离开驻地彩云山时,炎冰,瑞冰,晴雨,晨露等跟随前来的紫霄宫内海弟子凑了一千块元婴石及一些珍稀之物当作见面礼给了苏婉,炎冰把那些东西交给苏婉时神情间已带出了决死之意,紫霄宫这帮人论起和寻易的感情来,就得属知夏和炎冰这师徒二人与寻易感情最深了,作为紫霄宫内海的大管家,大家本是想让炎冰留守紫霄宫的,但炎冰誓死要去救寻易,以她的身份真要是铁了心想作什么,除了知夏没人能管得了她,知夏是想劝她留下的,可刚一开口炎冰就含泪跪下了,她不仅是为了去救寻易,她清楚此番事情若不顺利,师尊是会拼命的,她作为荷花岛的大弟子,这种时候岂能不在师尊身边守护?所知知夏也就只得依从了她的心愿。

    对于这些人的馈赠,苏婉必然是要极力推辞的,自己跟人家素不相识,哪能收这么厚重的礼物呢。

    “收下吧,小师叔对我们都曾有过厚赐,我们此来带了足够多的灵石,如果死在战场上就不知便宜谁了,正好给你留一些。”炎冰说完对苏婉笑了笑就带着瑞冰等人走了。

    苏婉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人都去为寻易拼命了,她这个作师尊的却只能在这里等着,按理说她才是那个最该去拼命的。这几个人对寻易的感情着实令她感动,寻易能混出这么好的人缘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越是这样她心里越觉得难受,这么好的一个人却因自己而甘愿自毁,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孽缘啊?

    与她一起被留在这里的还有绛霄和沈清,此时这二人走了过来,三人相视无言,脸上都是一副沉重之色。

    过了一会,绛霄对沈清道:“你去跟管事的人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让他带咱们去个离元裔州近些的地方,怎么说你也是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没准他能给你这面子。”她因为要向沈清打听寻易这一段的经历,所以二人这几天混得挺熟了。

    沈清面无表情道:“你还不太了解天律盟的规矩,没用的。”似乎意识到这样显得太冷淡了,遂又加了一句,“情面在天律盟不好使。”

    绛霄不甘心的微微眯起了眼,不知在心里打着什么主意。

    “你觉得元裔族肯把他交出来吗?”苏婉轻声问沈清,她对沈清是怀有敬意的,能在两百多年内修炼至元婴中期的人必定不会寻常,所以她很想听听沈清的判断。

    沈清不置可否的微微摇了摇头,她心中是有不祥的预感的,她很不赞同这么大张旗鼓的去要人,人要脸树要皮,尤其是元裔族认为自己是三圣子的后裔,有着最高贵的血脉,而且他们个个视死如归,强压很难令他们屈服,这么做很可能会适得其反,激起他们誓死而战的决心,在她看来,只让两地的化羽修士去与对方的化羽修士悄悄谈一下就好了,尽量不要闹得满城风雨,那样要回寻易的机会肯定会更大些。

    她猜测师尊这么做应该是有借助蒲云洲力量铲除后患的私心的,如果放在以前,她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可如今她对寻易有了很深的感情,尽管寻易是一心求死的,但她还是不愿看到大家拿他的性命做文章,因为作这件事的是自己的师尊,她也就不能多说什么了,只能盼着蒲云洲那边能有明白人早点出面阻止,可结果让她失望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