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69章 谁听谁的还不一定呢
    如今这处营地人去楼空,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先前各门派的营地都设有自己的防护法阵,走时自然要都撤去的,因为这些法阵都是蕴含了独门之秘的,知夏和清秋临走前把自己的住所分别给了苏婉和绛霄,御婵给这两处相邻的居所设了防护法阵,她不怕别人研究她的法阵,因为她不必动用什么特别的手段,只靠无人能及的修为就可以化腐朽为神奇,只用寻常的布阵手法就能设置出能抵挡寻常化羽初期修士攻击的法阵,这种强度的法阵足够了。

    苏婉把绛霄拉进自己的房间后,立即发问道:“沈清刚提的骨头是怎么回事?”

    绛霄皱起眉,作出不悦之色道:“你还真是有闲心,寻易的生死就在瞬息间,你还有心情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左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他什么时候说过正经话?”经过这些日子与苏婉的相处,绛霄大致了解了寻易和苏婉的情感纠葛,她虽然把寻易当成是几乎和西阳一样亲近的人,但她终究是个明事理的,不管怎么偏向寻易的,以她的眼光来看,在这事上苏婉的所作所为没什么是该受到指责的,她也是女人,能理解苏婉的难处,这事她当然也不会怪寻易什么,痴情不是罪过,非要痴情于自己的师尊那就只能活该受罪了。

    在了解了苏婉的尴尬境况后,绛霄就不想再给苏婉增加压力了,所以在听沈清说了那个从火堆种叼骨头的比喻后,她不打算告诉苏婉,不料沈清却在不经意间泄了口风。爽利的绛霄内心是不缺良善的,否则在识人上眼光颇毒的寻易也不会对她那么好。

    “你就什么都替他瞒着吧!”苏婉拿绛霄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自己生气。

    “不是什么要紧事,沈清跟我说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怎么听,寻易都这样了,我哪有心思听她说这些闲七杂八的呀。”绛霄说着叹了口气,“这沈清对寻易倒是真上心,她人是不错,没什么心机,可这冷冰冰的样子我不喜欢,以后要是总和她在一起非把我闷死不可。”绛霄说着用眼角瞥向苏婉。

    苏婉当然能听出她的话外之音,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还说没闲心,你闲心够多的了!”

    绛霄扑哧一笑,“我越来越觉得你不错了,开始看你端着师尊架子时的样子挺无趣的,后来才知道你也是会说笑的。”

    苏婉嫌弃的夹了她一眼,数落道:“你怎么没心没肺这一点也那么像他呢,你到底为不为他担心?刚还急得两眼发红,这一转头就嬉皮笑脸起来了。”

    绛霄立刻换回了一脸的愁容,“我急有什么用,你们都不帮我,我自己也逃不出去呀。”

    苏婉劝慰道:“行了,不论好坏,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如果那边真不放人,你也别不要命的往前冲,万一你出了事,寻易没法向西阳交代,再者说……,劝他的事还得指望你呢。”

    绛霄微微撇了下嘴,“我和寻易的事西阳管不着,我为救寻易出事,西阳只会谢我,绝不会怪寻易的,我心里清楚得很,西阳为了寻易可以舍掉我,寻易却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舍掉我,就算让他在我和西阳之间选,他也会选我!”一提到和寻易的感情,绛霄就忍不住要炫耀一下。

    苏婉现在有点受不得她的这种炫耀,也微微撇了撇嘴,但她不得不承认绛霄说的没错,以她对寻易的了解,如果绛霄和西阳同时处于险境,在只能救一个人的情况下,寻易多半是会选绛霄的,一来是寻易从小就坚定的认为男人受苦受罪不算什么,女人却是不该承受这些的,所以他那些师姐如果有谁受委屈了,他会去哄,可哪个师兄受委屈他就不怎么当回事了,寻易会选择救绛霄的第二个原因是,西阳希望他这么作。在绛霄的连番炫耀中,苏婉已经很清楚西阳有多在乎绛霄了,至于西阳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早就清楚,寻易被花仙囚困那次,西阳去过玄方派,他们见过面,西阳那种人是很容易被一眼看透的,当然那时西阳还小,一切本质不说都摆在脸上也差不多。

    对于绛霄的屡次炫耀,苏婉并没什么反感,要说嫉妒那是真有一点的,因为她也是女人,绛霄有寻易和西阳这样两个好男人真心真意的宠着,这份福气不是哪个女人都能得到的,这还不算那个惟命是从的公孙冲,绛霄有资格炫耀,同时苏婉也明白,绛霄肯向自己炫耀是把她当了自己人,是有鼓动意味的,绛霄在见面没多久就向她透露了自己的梦想,那是寻易在南海神鹏岛上许诺给她的一场欢乐人生——找一处清净之地,他们几个开开心心的一同修炼。绛霄明显是已经把她给算在其中了。

    “他既然那么好,你为什么还选西阳?”苏婉因受不了她的炫耀,随口噎了她一句,可话一出口就意识到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因为他早已经心有所属了呀。”绛霄果然立即就抓住了送上来把柄发起了反击,不过她不想让苏婉难堪,笑着说完这话马上接下去道:“寻易再好,到了西阳面前他也只能作个小跟班,关键时刻还得靠西阳!”

    每当夸起西阳,绛霄总是首先会想起几个人刚到南海的那次垂死之行,如果不是靠西阳的坚韧支撑,他们肯定会死于绝望之中的。当然她在那之前就选择了西阳,西阳的正直与可靠比寻易的风趣与体贴更能吸引她,在务实的绛霄看来,西阳适合作夫君,寻易适合作好友,这种选择对她毫无难处,因为鉴于西阳和寻易的亲密关系,得到其中一个也就意味着两个都到手了,在得到一个中意的夫君的同时,还能加送一个……,不,是两个,还有公孙冲呢,还能加送两个对自己俯首帖耳的兄弟,她那时都美得要冒泡了,所以她现在一定要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找回来!

    “哼,他们两个谁听谁的还不一定呢。”苏婉忍不住回了一句,抛开其他不谈,只以师徒关系而论,苏婉是很为这个弟子自豪的,甚至可以说以有这么个弟子为傲,要说寻易迁就西阳那是肯定的,寻易就是个好说话的性情,要说寻易只配给西阳当小跟班她是绝不认同的,虽然知道绛霄这是玩笑话,可她还是觉得该为寻易说句话,而且还是冲口而出的,这心理就多少有些微妙了。

    绛霄当然是乐于见到她维护寻易的,她笑着斗气道:“他就是听西阳的,我们在南海那么多年,他事事都听西阳的,西阳让他向东他就不敢向西,我一直跟他们在一起,能不比你清楚?你都没见过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

    苏婉脸上有点发烧了,这种斗嘴再继续下去就是让绛霄硬把她按在那个尴尬的身份上了,所以她只能闭嘴认输,这口气不想忍也得忍了,她光顾着自己窘迫郁闷了,没注意到绛霄这时忽然露出了古怪神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