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74章 客气的战书
    火疆稳住心神后,用冰寒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然后挥手在玉盒上拂了一下,那些封印只是一种示威,并无多少法力,随着他这一拂纷纷消失于无形,但二十七道被拂去了二十五道,有两道却留了下来。

    火疆不动声色的用神识对那两道封印探查了一下,随之微微皱了下眉,这两道封印所显是的修为有些怪异,一个是明显高于化羽初期的,但似乎又没高到化羽中期那般令他无从判断,而另一个似乎尚未到化羽期,但却透着一股邪门劲儿,这两个人故意加大了些封印的法力,显然是要以此表明自己比别人更坚定的态度。

    火疆加了些力道把那两道封印拂去,在众人紧张的目光注视下打开了玉盒,玉盒内只有一枚淡青色的玉简。

    火疆没有立即去动玉简,而是用阴沉的目光扫向那六个方才神态轻松的大神通,那六个人当然懂得他这眼神的意思,其中一个表态道:“南靖洲要是想用这种威逼手段令我们屈服,那他们就是痴心妄想了。”

    火疆满意的微微点了下头,在取玉简前他想先探查一下其内容,可刚送入一缕神识,一幅宏大的图景就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从图景上看,这是两洲边界的一处位置,三人当先而立,居中的是一位绝美的仙妃,站在她两旁的是两位仙风道骨的老叟,左边的大家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执掌天律盟的慈航仙尊,右边那位没几个人能认出来。

    慈航仙尊先拱手道:“元裔州的各位道友,在下慈航,身旁的两位乃是蒲云洲的道友。”他转身面向二人一一引荐道,“这位是御婵大仙妃,这位是千宗会上一代大长老寂道仙尊,千宗会还有几位上一代的长老也到了,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他说着朝身后方向指了指,在他身后,远远近近有二十几个化羽修士的身影,他们皆独踞一地,彼此距离最近的也相隔超过万丈,不用去看他们庄严的法相,只看这气度就足以断定这些人都是如假包换的大神通了。

    慈航仙尊转回身再次拱手道:“火疆教主,诸位元裔州的道友,此番老朽请来这么多南靖洲与蒲云洲的道友并非是要刀兵相见,而是请他们帮着来说情的,希望教主及各位道友能看在这么多人的情面上帮老朽一个忙,这个恩情老朽会铭记于心。”

    说到这里他轻叹一声,“老朽欲求诸位是请赐还被擒去的寄命小道友,我知道寄命修为虽低却已惹了你们全族上下的众怒,要放了他会令诸位很为难,可老朽前不久才得知,这位小道友竟然是蒲云洲紫霄宫的七仙君,正天仙尊的关门弟子,而且深得御婵大仙妃的疼爱,说来实在是惭愧,小仙君混进夷陵卫多时,老朽竟完全被蒙在鼓里,才知道其真名是信情,这失察之过是怎么都难以推脱的,所以才片刻不敢停歇的搬请各位道友前来说情,望教主及各位能行个方便,在收到此信后的三天之内把信情小道友带至此间赐还给老朽,让老朽得以给蒲云洲的道友一个交代,老朽拜谢了。”

    慈航仙尊施了一礼后向后退了两步,御婵开口道:“元裔州的各位道友,慈航仙尊所言句句属实,此子向来顽劣,此番偷偷混入夷陵卫我们无人知情,他触怒了诸位,御婵在此给诸位赔礼了,望诸位念在他年幼无知的份上不要与之计较,我对此子异常喜爱,无论如何也请诸位给妾身一个情面。”

    御婵说罢,寂道上前一步含笑道:“素闻元裔州的道友是不喜外出云游的,但想来对我蒲云洲的紫霄宫也会多少有些耳闻,紫霄宫宫主正天仙尊与我等乃多年至交,在进入化羽中期后正天道友生了远游之意,临行前他珍而重之的把最喜爱的关门弟子信情托予我们照管,如仙妃所言,此子确实顽劣,短短几十年间就把蒲云洲搅得鸡飞狗跳了,这些日子刚觉得他安分了些,谁知竟然是跑到南靖洲来闹了,我们这些人真是愧对正天道友的重托,望各位能给我们这些惶恐而来的道友一点情面,老朽代正天,花蕊夫妇拜谢了,日后各位道友若光临蒲云洲,老朽必当倍尽地主之谊。”

    在寂道仙尊施礼过后,图影慢慢消散了,最后消失的身影是个身穿素白道袍的男子,他站在距为首三人极远处,但在座的诸人仿佛都感受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杀气,火疆更是可以肯定他就是那个在封印上显露出邪门修为的人。

    在光影消失的那一刻,元裔州的十一位化羽修士都暗自松了口气,仅管慈航他们三个说的都很客气,但这就是一份战书,而且慈航仙尊还给限定了期限——三天,这就是说如果三天之内他们见不到那个叫信情的七仙君,那自然就刀兵相见了。

    要交出那个令元裔族上下都恨得牙根痒的寄命确实不好向下面的人解释,可人家出动了二十多位化羽修士,又把话说得那么客气,这面子也算给得够足了,要不然还能怎样呢?为了这么个小修士肯定是不值得他们这些人去大动干戈的,在讨点好处后把人放回去就是了,而且既然这小子身份那么特殊,这好处还可以多讨一点,这样又能再挽回点面子,那个寄命再遭大家痛恨说到底也只是扫了他们几次面子而已,并没给他们带来难以承受的危害,在他们这些超然世外的人看来寻易的那些所作所为就更不算什么了。

    有人颇觉好笑的开口道:“闹出这么大阵势原来就是为了那个小家伙,这小东西可真是个活宝,我倒是信了寂道的话,如此顽劣的小孩子实不多见,他算是让我开了眼了,一会一定要见见他。”

    旁边一人抚须笑道:“我也要见见,我得问问他为什么要去作夷陵卫,一个化羽中期仙尊的关门弟子,又得一个化羽中期仙妃的宠爱,居然从蒲云洲跑到南靖洲偷偷去作了夷陵卫,这顽劣的可有点让人瞋目结舌了,闹得比他的那位师兄还要出圈。”此人对蒲云洲有些了解,向众人解释道,“刚才图影中居于远处的那个身穿白袍的就是紫霄宫的小魔君,当初乃是蒲云洲的一霸,不想如今也已有了化羽修为。”

    “他们所提到的紫霄宫宫主正天果然已进入化羽中期了吗?”火疆盯着他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如果是的话也是近期的事了,毕竟这小家伙才不过一两百岁的年纪。”

    “这小东西!”这次开口的是忠于圣教的五人之一,他不住的摇着头,似乎是找不出什么话可以形容寻易了,他看向火疆道:“此事您就不要出面了,我把他送过去就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