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077章 愿意!快点
    逍遥仙君在察觉到有一群化羽修士朝自己扑来时并不怎么慌张,这一来是出于艺高人胆大的自信,二来是出于不惧死亡的无所畏惧,对绛霄的小命他也不是很在乎,这是缘于得了寻易的真传,他现在做事看重的就是不亏心,绛霄为了寻易甘愿赴死,那自己如果把她害死了也不算对不起她。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当回事的人自然也就不会太把别人的生死当回事了。

    所以在明知有为数众多的大神通包抄过来的情况下,逍遥仙君作出了一个谁都想不到的决定,他不但没逃,反而带着绛霄向对方张开的大网冲去,也就是朝着圣山冲去,他判断寻易多半就是在这处防卫最森严的地方,他要再靠近一点试试绛霄能不能感应到寻易的位置。

    绛霄是不知道逍遥仙君此刻的举动有多疯狂的,还在轮换着的用魂血和真元全心全意的找着寻易,逍遥仙君就是怕她会心慌所以什么都没跟她说的,寻易要是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被气得吐着血向自己这位老哥抡刀的。

    “道友两探我圣城不知所为何事?不妨说出来或许我们能尽些微薄之力。”哪怕下一刻就要大打出手了,化羽修士间的对话也常是这么彬彬有礼的,这不全是缘于修养,也有很大原因是出于敬畏,两个人都强大到能伤害到对方时,他们的言行必定会审慎些,硬拼永远是排在最后的一个选项,所以距离逍遥仙君最近的那人传来的神念带着习惯成自然的客套。

    贯经风浪的逍遥仙君一言不发的冲了过去,相隔还有万丈之遥时,那名元裔州的化羽修士猛觉寒气侵骨,自己的护体神光竟似失去了效用,对方这怪异的法力令他心下大惊,不管不顾的一晃身就躲到了千里之外,他都已经记不清上一次面对死亡威胁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多年的养尊处优生活不仅让他失去了先前的胆气也荒废了对战的经验,其实大多数化羽修士都处于这种状况,到了化羽期还整天打打杀杀的人太少见了,很多化羽修士甚至都不曾和同阶修士有过真正的搏杀,正天君,逍遥仙君,泰法仙尊这类具有丰富对战经验的化羽修士当属另类。

    不管怎么说,刚一照面就被吓退终归是太说不过去了,看到自己一方包抄上来的两个人已经和来人打了起来,这位被吓退的大神通咬着牙又冲了回去,怀着雪耻的狠劲加入了战团。

    放在先前,逍遥仙君面对三个化羽初期修士的联手攻击是能轻松应对的,可自从听了寻易的点拨后他就把拘禁的阴魂都放掉了,他所倚仗的两大杀手锏一个是玄土孤术一个就是驱魂伤敌,放掉阴魂等同于自废了一半的武功,虽然那次明悟让他修为又有了一些增进,但他那时和寻易一样已经不在乎这些东西了,白白浪费了那个可以突飞猛进的机会,所以那份进益是抵不上自废武功所造成的损失的,何况现在还带着个绛霄,这让他无法尽展神通。

    “能感应到什么吗?”

    绛霄被逍遥仙君的这道神念从潜心感应中扰醒,睁开眼却发觉多了一层隔绝禁止,看不见外面的景物了,而身旁的逍遥仙君正手掐法诀接连向外挥舞,似是在与人拼斗。

    “感应不到,我们被发现了吗?”绛霄紧张的问。

    “嗯。”逍遥仙君没有告诉她境况有多危急,心念转动之下就要带着她钻入地下遁走,这时元裔州的十二名化羽修士已经把他们团团围住了,不过动手的还是最初那三人,大家都是身份尊崇的大神通,能要点脸还是会尽量要点脸的,如果三个打一个能取胜,那就没必要一哄而上了。

    玄土真元被催动出来时,观战的化羽修士们感觉到了那股强大得令他们心惊的力量,无暇在顾及别的,纷纷出手了,有的施展神通防范逍遥仙君逃遁,有的则施展法术直接向逍遥仙君身上招呼。

    “土中乾坤”化成的淡金色土球冲破一道道敌方布下的防御屏障急速下坠,破开屏障所爆发出的各色光华连成一串,施下屏障的那几名化羽修士因受创而脸色大变,如果让一个元婴后期大修士来看,那些光华就是同时爆发的,几乎分不出先后,可这里都是化羽修士,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他们或许来不及阻挡那个土球,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完全能把握住时机。

    一道道强大的法力狠狠的击打在土球上,玄土真元痛苦扭动的身形在土球上忽隐忽现,逍遥仙君那张无法显示表情的脸虽然毫无变化,但他的身子却在颤抖,这是他自毁驱魂之术后第一次与人拼斗,现在看来自己是有点失算了,恐怕难逃此劫了,他的内心倒很是平静,想的是该不该告诉绛霄一声,让她在死前有个准备。

    不用他说绛霄也能看出这是凶多吉少了,逍遥仙君决定要给绛霄传道神念时忽然生出了奇异的感觉,接着就看到绛霄右手掐出了和他左手所掐法诀一模一样的法诀,右手所掐的是归真印。

    “真元济灵!”随着一声娇呼,绛霄把右手的归真印拍向在土球上游走的玄土真元。

    “土中乾坤”化出的淡金色土球猛然金光大盛,在十二位大修士惊愕的目光中一闪就遁入了地下,全力催动阻挡屏障的三个人脸上现出了淡绿之色,他们的气府已然受创。

    “果然玄奥,时至今日我才领略了这最不受大家待见的济术竟有如此强悍的威力。”逍遥仙君颇为感叹的说。

    绛霄不住的眨着眼睛,逍遥仙君以为她是惊魂未定,却不料绛霄忽然指着斜上方道:“我刚才好像感觉到寻易在那边,离得很近,可生出的感应却很微弱。”

    “有多近?”逍遥仙君用沉稳的神念问。

    “像是就在那个服饰最特殊的人附近!”绛霄在施展“真元济灵”时通过自身真元与玄土真元的玄妙感应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她所说的那个服饰最特殊的人指的自然就是教主火疆。

    “你还愿再冒一次险吗?”

    “愿意!快点,我必须要弄清是怎么回事。”

    逍遥仙君赞许的点了点头,连口气都没喘就催动着玄土真元调转回头朝刚才的战场冲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