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01章 我要扫平元裔州修界
    南靖洲那帮人的态度则明显的分成了两派,一部分人是不想斩尽杀绝的,毕竟修炼到这一步太难了,是以这些人手下都放缓了,甚至直接退出了包围圈,而以慈航仙尊为首的另一部分人则是抱着斩草除根的态度的,他们和寻易的想法一样,如果留下这几个大神通,那他们随时可以东山再起,而自己这边要想再请动这么多人助战就太难了,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紫霄宫这帮人就像是群刽子手,加入哪个战团,哪个战团就会溅出血光,杀掉三个化羽修士后,除了信邪外所有人都累得撑不住了,知夏虽然还想去杀第四个,却被清秋死命的拉住了,以他们此际的虚弱状态,在这种等级的厮杀中随随便便就会丢掉性命,信邪没再去加入最后两个战团,而是留在了师兄师姐身边,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多多少少是要存点防范之心的,现在六位师兄师姐都筋疲力尽了,他就不能再只图自己痛快了,他不是当年那个任性而为的小魔君了,隐然已跨入化羽修士行列的他该承担起照顾师兄师姐的责任了。

    “信情……”绷着的那股劲一旦泄去,知夏随即放出了悲声,泪水滚滚而下,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千宗会的一品仙官,紫霄宫的大管家,修为已臻元婴后期圆满境界的知夏会哭成这样。这都怪御婵临走前少说了一句“小七还活着”,可御婵哪顾得了这些呀。

    “二师姐,你这样可是要损修为的……”清秋含泪劝着二师姐,给她喂了一颗丹药。

    “我要扫平元裔州修界,让他们给信情陪葬!”知夏用泛着凶光的眼睛看向信德。

    “好好好,你先定定心神,尽快调养一下,然后咱们一起去给小师弟报仇,杀到你解恨为止。”信德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这个时候他只能先顺着这个要强的师妹了,见知夏哭成这样,他这个当大师兄的心里很是不好受。

    “多谢大师兄……”知夏说着又哭了起来,“信情!师姐无能,没有及时赶去救你,师姐对不住你……”

    众人见她这样不由都露出了担忧之色,信平上前按住她的肩头道:“二师妹,小师弟若地下有灵肯定不愿见到你因他而修为跌落的,你已经尽力了,这是小师弟的劫数,别再伤心了。”他说完就暗下了黑手干净利索的施下了禁制。

    众人都没说话,他们清楚信平的阴损,对他的这个举动丝毫不觉得意外,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知夏是真伤心得要失神了,否则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遭了信平黑手。

    信德看着信邪说:“我们得尽快恢复一下,接下来以照顾你二师姐为主,其他的事都无关紧要,绝不能让她有什么闪失。”

    信邪点点头,带着他们朝下面的一座山峰飞去,留意到苏婉和沈清在远处正紧张兮兮的往战场那边蹭时,他飞了过去。

    “七仙君!”

    “小魔君!”

    苏婉和沈清见到信邪突然出现在面前不由惊喜得发出欢呼。

    “你们可真不知死活,这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跟我过来吧。”这两个胆大妄为的小女修真是让信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寻易呢?我怎么感应不到他的存在了?”苏婉焦急的问。

    “你说什么?你是感应到了他,所以才守在这里的?”信邪何等机敏,一听之下就瞪大了眼。

    “是,我不久之前通过魂血依稀感应到了他就在那边,但转瞬间就感应不到了。”苏婉用手指着战场方向说。

    “寻易不在那边,你应该是忧思过重生出了错觉,他……。”信邪把寻易的死讯咽了回去,有一个为寻易死去活来的二师姐就够让他们忙活的了,他可不想再多两个死去活来的小女修,这个消息还是迟些再告诉她们吧。

    “他怎么了?我师尊状况如何?”沈清盯着信邪问。

    “我觉得不是错觉,那感应虽然很弱,但我肯定那就是来自寻易的。”苏婉也盯着信邪目光透着坚定。

    “你师尊无恙。”信邪答了沈清后眯起眼看着苏婉,略一沉吟道:“先跟我来,我现在得为同门作守护,有什么话到下面去说。”

    随着信邪与紫霄宫众人会合,苏婉看到一众大修士都面带疲惫之色,尤其是二仙子知夏竟是生死不知的样子,她心中又是感激又是难过,同时又不禁暗生感慨,百年前自己出于怜悯之心收下寻易时,何尝能想到那个满眼真诚的孩子在短短的百年后竟会引起一场三地修界的大战呢,不知有多少大修士将因之殒命,一个她先前只是略有耳闻的元裔州就这么因之而天翻地覆了,而这一切都源于自己百年前动的那一下怜悯之心,如果自己没有收下寻易,这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了。

    清秋对苏婉和沈清嘱咐道:“我二师姐在力战之下心境不稳,我们不得不采取了暂时封印的手段,你们一会不要在她面前表现出过度忧虑寻易的样子,免得让她心绪难宁。”信邪已经用神念告知大家这二人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了,大家都赞同暂不提寻易已死的消息,所以清秋才有此嘱咐。

    沈清默默的点了点头。

    苏婉则恍若未闻,面色呈现出了明显的哀伤,因为就在这一刻,她心中忽然隐隐出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分辨不出那种感觉来自何方,也不知是因何而起,但那是种很不祥的感觉,在它出现的一刹那,令苏婉有种心神将灭的黯淡情绪,以至于都无心对清秋的嘱咐作出回应了。

    远在蒲云洲云杏阁的火云秘窟中修炼的西阳在同一时刻也生出了同样的感觉,他的感受比苏婉还要强烈,而且他依稀感到那是与寻易相关的。

    “寻易……”西阳打了个冷颤,猛然睁开双眼,充满惊恐的目光虚无的盯着前方飘荡着的片片火云,细细品味了一下那来去匆匆的不祥之感,他的眼中渐渐有了泪光。

    “不会的……”西阳定住神后抹掉了眼中的泪水,暗自安慰了自己一句,然后又摇摇头,想把心中那无由头窜出来的浓浓不安驱散,可那一闪即逝的不祥之感给他带来的惊恐却久久萦绕在心头,令他无法再继续修炼了,走出秘窟,他望向南靖洲的方向,这一站就是一天一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