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12章 我不能留在这里了
    苏婉醒转过来时已经身处玄方派蕴玉崖上自己的小院中了。

    “师尊,弟子们求您垂怜,请您千万保重身体,不要太过伤悲了。”黄樱跪在榻前含泪说罢就叩拜下去,在她身后是蕴玉崖上的一众大弟子,小院中跪的是低一辈的弟子及以卢彦为首的几个红石谷男弟子,这些人皆随着大师姐黄樱叩首于地,个个神情哀戚,许多人眼中都含着泪水。

    苏婉躺在锦榻上紧咬樱唇无声而泣,泪水如两条汹涌的小河般从脸庞两边流淌而下,她无力的摆了摆手。

    黄樱会意的让众人退下,她独自一人陪着师尊落起了泪,她本想等师尊哭过一阵再加劝解,可苏婉却越哭越凶,虽依然不发半点悲声,但脸色却隐现灰败之色,而且黄樱自己也哭得要控制不住了。

    “师尊……,您不能这样,您这样会让小师弟在地下难安啊,他如何能受得起您这样哭他呀……”

    苏婉喉间堵得难以发声,只得用神念道:“他就这么走了,岂不是把我坑苦了……,要是早知道他会这么离开,我……”

    “师尊您别自责了,我能体谅您的心情,要是早知道他会死,我上次与他见面时无论如何也会把他带回来的,这是小师弟的劫数,您别难过了,要是哭伤了身*子,小师弟在地下也是不得安宁的。”黄樱看出了“小师弟在地下难安”这句话很有用,所以接连说了起来。

    苏婉又哭了一阵然后缓缓坐了起来,两眼红肿的望着窗外怔怔的不言不语。

    过了好一阵,黄樱担心的小声唤了一声“师尊……”

    苏婉缓缓的摇着头依然看着窗外道:“我不能留在这里了……”

    “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要舍下弟子们吗?”黄樱有点着急了。

    苏婉收回目光,看着黄樱道:“这里有太多东西会让我想起他了,你先去吧,我想一个人怀念一下他,等想完了我就离开,暂去别处居住,每逢派中收徒之日我会回来。”

    “师尊……,您不能为了他一人而舍弃我们这么多弟子呀,师尊……。”黄樱抱住苏婉的胳膊苦苦哀求,她已经到元婴期了,和苏婉修为相当,即便是炼丹之术也学到只欠自己领悟与练习了,不需要苏婉的过多指导了,她是不放心让苏婉自己出去。

    “不用劝了,等我过一段不再那么伤心了或许就会回来了。”

    “您要想离开一段也可以,但您必须得带上我,否则弟子难以放心。”

    苏婉微微摇了下头,问道:“是谁把我送回来的?”

    “是婵仙妃和绛霄,您必须得带上我。”黄樱不肯罢休的拉住话头。

    苏婉面露不悦之色的看了她一眼,又问:“他们可说了要把易儿安置在何处?”她知道绛霄肯定是要把寻易的尸身带去给西阳看一眼的。

    “没有。”黄樱见师尊不允自己跟随,心中暗自着急却不敢继续纠缠了。

    “唉……”苏婉哀叹一声,喃喃道:“我本来是想把他带去那处秘境安葬的,他也就在那里曾经过得开心些,可有婵仙妃,有紫霄宫,轮不到咱们安葬他了,我真是对不起他。”说着,泪水又慢慢充盈了她的双眼,即而溢了出来,顺着面颊缓缓淌下。

    “师尊,您这样怎么能让弟子放心让您离去?”黄樱跟着哭了起来。

    苏婉对她摆了摆手不再说话了。

    黄樱只得退了出去,回到自己的洞府,一众师妹师弟都在此等候,见她回来大家当即围上来询问师尊的状况。

    黄樱心烦的扫了他们一眼道:“都回去吧,守好蕴玉崖,就算是那些师伯师叔想来探望师尊也不让进!”师祖尚平药师不在,师尊又是那副模样,她现在拿出了元婴修士的权威,她本就不怵那些师叔师伯,现在修为比他们高了,这个架子自然是能端得起来的。

    不识相的人总是有的,黄樱刚作出这个吩咐,守在蕴玉崖下面的五师妹侯娟就传来神念,说是十二师叔邓伟非要上来探望师尊,这邓伟就是当年用胁迫手段要让寻易进药园采药的那人。

    黄樱听闻是此人当即就立起了眉毛,直接对站在山道上的那位十二师叔传神念道:“你以后给我离蕴玉崖远点!离我师尊远点!别给自己找不痛快!”

    收到这道神念的邓伟脸色变了变,眼望蕴玉崖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愤愤的一挥袍袖转身而去。

    黄樱目光一闪,扬声道道:“你回来!当初你说我们的师尊滥发慈悲乱收徒弟的事,今天你该给我们一个交代了吧?我红石谷弟子寻易,以一杀五,重挫元裔族威风,扬威于荠汤湖,这样的弟子你们哪一脉有?更别说其后,独闯元裔州,凭一人一剑杀敌无数,傲然挑战一个门派,吓得对方无人敢出来应战,你们哪一脉弟子有这本事?独战元裔族圣女的事就更不必说了,别说各脉弟子了,你这当师叔的有他那两下子吗?!”黄樱边说边飘身来到邓伟身前,寻易的这些事迹近期已经开始在南靖洲风传了,作为最早的师门,不用黄樱去打听就有人来传消息了。

    紧跟在黄樱身边的几个师妹中有人在给黄樱递眼色,有的在偷偷拉她衣袖,她们都看出大师姐这是存心要找十二师叔的麻烦了,可眼下师尊正在因小师弟之死而哀痛欲绝,大师姐就算心头火气再大也该忍忍的,看来大师姐是有点忍不住了,她们看大师姐这个样子都很难过,大家都知道大师姐和小师弟的感情也是很深的。

    邓伟脸上变颜变色的抿着嘴唇看着黄樱,虽然黄樱已经是元婴修为了,可如此当众指鼻子数落他这个作师叔的让他太下不来台了。

    “你想怎样?难不成还让我给你们赔不是吗?”他用神念问黄樱。

    黄樱冷笑着开口道:“难道你不该道个歉吗?那句话你当初是怎么说出来的,今天就得怎么收回去!别跟我用神念讲话,你当初说我们的师尊乱收弟子时可不是用神念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