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15章 失去寻易之痛
    紫霄宫的灵堂布置好后,守在灵位旁的是三个女子——月虹,绍陵,萍儿。

    七仙君一脉没有正式的门人弟子,她们三个算是能和悟情岛贴上边的,所以就被安排在守灵的位置上了,这三个人也是哭得最惨的三个,隔一会就哭晕一个,最后不得不把她们三个分开轮流守灵,免得互相感染。

    月虹和绍陵与寻易的感情都是深厚到甘愿为他去死的,一个是姐弟亲情,一个是儿女私情,寻易的离去对她们的打击是难以言喻的,虽然寻易是她们唯一的靠山,但此时她们恨不得陪寻易去死,根本不会去想以后的事情,所以她们哭寻易是不含任何功利考虑的。

    萍儿已经是大姑娘了,因为是自小受到了寻易的照顾,她是把寻易当恩人,当最亲的大哥哥看待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寻易的情感逐渐有了些微妙的变化,每天都盼着寻易会突然出现在面前,来看望她们母女,虽然知道这种希冀是很渺茫的,但她依然每天都暗自盼望着,幸福的反复思量着如果哪一天寻易真的来了,自己该跟他说点什么才是最恰当的,幻想着寻易会问自己些什么。

    当凶信传来时,萍儿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这是真的,在母亲的及其他一些人的口中,七仙君就是神,不但是紫霄宫的神也是蒲云洲的神,而且是吉祥之神,仁义之神,传闻他不但能让各大门派的小魔头们听从号令,还能化解紫霄宫和各大门派的恩怨,大家都说七仙君日后是一定能执掌紫霄宫的,而且也一定是能化羽升仙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死?而且是这么突然的在年纪轻轻时就死掉?

    虽然哭晕了不知多少次,但因为没有见到寻易是尸身,萍儿心里依然抱着最后的希冀,希望突然跑来一个人兴奋的告诉大家,凶信是假的,七仙君没有死!这种希冀比她盼着寻易去看望她的希冀还要强烈千万倍,以至于她几乎要出现幻觉了。

    其实月虹和绍陵也是怀着这种希冀的,只是她们不再像萍儿那样还是个孩子了,清楚这么大的事紫霄宫不可能搞错,所以她们的希冀只能是绝望中的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动不动就哭晕过去的还有兰音,她是个重感情的人,寻易对她是有恩有义的,当然寻易对她这么好也是冲着仙玉和孤云展,但这不妨碍兰音对寻易的感情,她知道寻易是真心对自己好的,寻易连灵宝都舍得送给自己。

    仙玉自己也哭得稀里哗啦的,没有精力照顾这个弟子,一直是兰音的两个师姐在照顾兰音,孤云展也陪在兰音身旁,他大多时候都是在默默的发呆,寻易的突然离去让他感觉自己又成了离群的孤雁,好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作兄弟的人,就这么一下子失去了,他有点无所适从,哀伤更多于悲痛。

    北宫仪自来到紫霄宫后就独自一人躲到一边去哭了,连他的那两个侍卫也不许靠近。虽然都是兄弟之情,但他和寻易的感情与裴元那帮人是不一样的,裴元那帮人和寻易是异姓兄弟的感情,而他是把寻易看得比亲兄弟还亲的,仅管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但缘分这东西是谁也说不清的,他也清楚的知道寻易是真心把他当兄长的,所以他不愿和裴元之辈混在一起哭寻易。

    在大哭寻易的这帮人中,千少盟盟主全珵表现也很奇葩,他哭得似乎比裴元还悲惨,对他而言,大长老没了千少盟差不多也就完蛋了,他这个盟主算是当到头了,他太渴望作这个盟主了,千少盟发展势头正强劲,盟主这个身份让他得到了无与伦比的满足与荣耀,而这一切必将因寻易之死而成为泡影,所以他哭得异常惨烈。

    全珵的这个哭法引起了裴元和小煞星的不满,他们能猜到全珵哭的是什么,觉得他这哭法是对寻易的一种亵渎,三个人差点在灵堂中就打起来,一向不敢招惹全珵的小煞星这次没怂,失去兄弟的悲痛让他快要失去理智了,寻易可是刚给过他一件灵宝的,如果不是及时被人拉开,全珵非在这两个人手下吃大亏不可。

    与紫霄宫的闹闹哄哄相比,云杏阁则呈现出的是一片死寂。

    自从御婵把寻易的尸身带回来后,西阳就一声没吭过,也不掉泪,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守在尸身旁,甚至脸上都看不出有丝毫的悲痛之色。绛霄被他这样子吓得也不敢哭了。

    御婵耐着性子等了足有半个时辰,最后实在没耐性再等下去了就把这二人一起封印了起来,然后就带着寻易的尸身自己去伤心了,她已经为了这些人等候的够久了,也就是冲着寻易罢了,否则以她的性情才不会管这么多呢。

    两天之后,御婵悲怀稍解,深情的亲了亲寻易的脸庞后,狠下心把他的尸身化掉了,她清楚,留下这具尸身对大家没有好处,这小东西在百年之内招惹来的疼爱太多太深了,到了足以让一些人生出心障,连她都不知自己需要多久才能彻底从这种伤痛中走出来。

    西阳被解开封印后仍是面无表情,绛霄哀声道:“他已经走了,你要再出点事,我如何能承受得住?你说句话吧……”

    西阳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御婵上前在他背上轻拍了一下,西阳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干呕着艰难的呕出了一大团乌黑色的血块。

    “我没事,你不要担心。”吐出这团黑血后,西阳还是那般表情的对绛霄说,语气也颇显平静。

    绛霄含泪道:“要想哭就哭出来吧,你这个样子我看着害怕……”

    “我想哭,可哭不出来。”西阳张口又吐出了一口黑血,虽不再是先前那种凝结的血块,但也是十分浓稠的。

    “仙妃……”绛霄惶恐的看向御婵。

    御婵微微摇了下头,用神念对她道:“哀结于心,非药可医,我看尚不至于要命,但怎么也要大病一场了,会不会影响修为就难说了。”传完这道神念她就转身离去了。

    “你想开点,他是甘愿去死的。”绛霄之前已经把有关寻易的所有事情都跟他说清楚了。

    西阳微微的点了点头,反过来劝绛霄道:“你不要太难过,也不要心存愧疚,他如果知道你已经脱险一定会含笑九泉的,为救你而死对他而言是死得其所,这主要是冲着我,我与他不分彼此,这份情我受得起。”

    绛霄摇着头道:“你不用劝我,我已经想开了,只要你能想开就好,不用怕我有负罪感,他的情义我也受得起,他也是我的生死之交。”

    西阳闭上眼,轻轻的吁出一口气,过了一会才道:“你去照看一下凌香吧,今后不要再给她脸色看了,就当是替寻易在照顾她吧。”

    绛霄不敢离开,用神识朝凌香的住所那边扫了一下,见御婵在那里,遂道:“她哭成那样,我照顾不了她,还是先让仙妃照看着吧。”

    “你去帮帮忙吧,咱们给仙妃添这么多乱太不合适了。”

    绛霄看出他这是要赶自己走,只得忧心忡忡的起身离开了,但却一直用神识关注着他的状况。

    西阳最终也没哭一声,没掉一滴眼泪,坐了一晚上后,第二天就病倒了,一躺就是三个月,除了打不起精神,偶尔吐一口黑血外,别无其他症状,这就是伤心过度的表现。

    在御婵的悉心照料下,西阳平安的熬过了这一关,但却变得更加少言寡语了,两眼也不复往日那种明亮的光泽了。

    同为兄弟情义,孤云展失去寻易是失去了唯一的伙伴,北宫仪是如失受足,西阳则是失去了一半的自己,没有了寻易,他的生命也就失去了一半的意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