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20章 托梦
    再次来到“刑渡”前,寻易依旧充满了恐惧。

    他以前很担心地府地府的失序状况会对他的转世有影响,现在看来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了,原来地府是没有判官阎罗之类的人物的,判罚与转世全凭设定好的规程进行,而且连营私舞弊的现象都彻底杜绝了,这固然比他预想的好得多,但另一方面却又让他开始担心了,那就是“刑渡”“轮回”所依的规则是什么?如果地府像传说的那样有判官,阎罗,那他心里是有点底的,相信自己的结局不会太差。

    可现在命运就难测了,这很像是在接受“天道”的判决,而天道是没人能参透的,它对好与坏,善与恶的评判标准未必就和人们的认知相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狼吃羊明显就是符合天道的,站在上天的高度,所有人族和蝼蚁或许是没什么区别的,作为一个人,在看到两只蚂蚁打架时,会去考虑它们谁占理谁不占理吗?天道之于人族会不会也是这样呢?

    通过对影魂的这番了解,并没有让他感到有多安心,虽然怨念可以伤人,这看似是有天理的,但恶人的怨念同样是可以伤害好人的,如果是道德败坏的世道,坏人比好人更多,那好人反倒会给自己招惹来更多的怨念,所以不能因此就判定天道是惩恶扬善的,这个问题很值得担心。

    “准备好了吗?”鬼差问道。

    “嗯……,我又想起来一件事。”寻易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以前听说过不少死人给活人托梦的事,不知是否为真,有几个人与我情缘甚深,可惜死前未能见上一面,我怕他们因我之死而伤心过度,如果能托梦的话,我想跟他们说上几句话。”

    鬼差迟疑了一下道:“这确实是可以的,阴魂的意念可以入梦,但这很难,得有极强的执念才行,对你们修士而言就更困难了,一来是你们极少入睡,二来是你们经过锻炼的魂魄即便在入睡时也不容易被侵扰,我可以让你试试,但这也算违禁的,其他阴魂托梦都是在进入刑渡之后的,你现在意时极为清醒,所以我得加以监视,你绝不可以透露冥府的情况。”

    “多谢,多谢!我绝不会透露这里的隐秘的,那我怎么才能给他们托梦呢?”寻易喜出望外。

    “凝神用意念去呼唤他们就行了,如果能进入他们的梦境,你就能跟他们作出较代了,切记不要多说,否则会给你引来灾祸。”

    “好,我记下了。”寻易答应之后就凝神默默呼唤起西阳来,他最担心的就是西阳,作为比手足还亲的兄弟,他深知自己的死会给西阳造成什么样的打击。

    “西阳,西阳,西阳……,你一定要让我入梦,西阳,西阳……”这件事情对寻易来讲是轻车熟路的,因为这和进入牵心幻境颇有点相似,可惜的是随着身死,他失去了开启牵心幻境的能力。

    “寻易?寻易!”

    是西阳的声音!寻易没想到会这么容易,自己刚呼唤了一小会就得到了西阳的回应,他不知道的是,西阳此刻正处于被御婵封禁状态,失去了对心神的自控能力,所以他才这么轻易的与之取得了联系。

    “是我!是我!你不要为我难过,我很好,我……你……你不要难过!”激动之下,他生恐说错话,所以只能拣最稳妥的话说。

    “你没死?你他娘的差点害死我!”西阳显得更加激动,“我怎么看不清你的样子?你快过来!”

    “我……我……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挺好的,你帮我劝好绛霄,你们两个都别难过,嗯……,但别告诉她我和你见面的事,过些年你让御婵带你去西林村看看。”

    “寻易,你什么意思……?”西阳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只是他在这种状态下神智是昏昏沉沉的,难以作过多的思考。

    “别问了,没法跟你多说,记着我的话就行了,好自珍重,这次是我对不住你们……”寻易接下来想说“来世咱们再做兄弟”可没等他说出来,梦境就破碎了。

    “你说话要谨慎!”鬼差颇为不悦的警告。

    寻易猜到他是预先知道了自己要说的话,所以切断了自己和西阳的联系,这不能怪人家,自己确实是差点说漏嘴,他急忙道歉,“怪我怪我,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没有丝毫经验,我不是有心要泄密的,您多多担待,下次保证不会了。”

    “那你继续托第二个梦吧,我只能再给你这最后一次的机会了。”鬼差的语气恢复了几分公事公办的意味。

    “好,好,多谢多谢。”寻易道了谢,匆匆考虑了一下就默默呼唤起苏婉来,在把这最后的一个机会留给谁的权衡上他其实是颇难抉择的,除去西阳和绛霄外,被自己之死坑得最惨的当属二师姐,御婵,月虹,绍陵,苏婉这几人了,这些人中的每一个都是他想安慰的,放弃哪一个都令他心中有愧,可在只有一个机会的情况下他最终还是选择了苏婉。

    “师尊!师尊!我是易儿,师尊,弟子想见您一面,师尊……”

    呼唤了好一阵不见回应,寻易有点着急了,改口呼唤道:“苏婉!苏婉!我是寻易,你还欠我许多债呢,快来见我,苏婉!苏婉!苏婉!”

    鬼差这时打断道:“这个看来是不行的了,别呼唤了,继续下去你会受伤损的。”

    寻易确实觉得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了,可又万分不愿放弃,哀求道:“让我再试试吧,我仿佛能感觉到一点回应了。”

    “我不能再给你太多照顾了,此前你就说过咱们两清了。”

    寻易真后悔自己把那句话说的太早了,他跪下苦苦哀求道:“这个人会为我哭死的,求求您再让我试一下,让我跟她说一句话就行,求您了。”

    “若这执念够强的话,进了刑渡你还是可以给她托梦的,不要再跟我啰嗦了。”

    寻易不住叩首道:“那我求您帮我给她托个梦,告诉她我很好,让她别为我难过,我怕自己进刑渡后不能给她托梦,求您了。”

    “我不能帮你作这种事。”

    鬼差说罢伸手在他头上点了一指,然后就把痴痴呆呆的寻易抛进了刑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