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130章 偶遇的彩裳鸟
    晴儿吐了下舌头,眨了几下眼睛,心有不甘的说:“那您跟我说说您那长辈是个什么模样吧,万一哪天他真来了,我们也好相认啊。”

    朗明想了想道:“回头我画一幅影像挂在祠堂吧,对外只说这是咱们家的恩人,希望他到时能……”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你们是不了解这些世外高人的性情的,他们活得太久了,对许多事都看得很淡了,我的这位长辈虽极为有情有义,但那也只是对我而已,顺便照顾你们一下尚可,但要想让人家给你们太多福泽,那就不合适了,但愿看到咱们挂的这幅影像能让他多念一点旧情吧。”

    “好!爷爷您现在就画吧。”对这种福泽子孙的事晴儿自然要抓紧,而且她也很想看看“人精”是长什么模样的。

    待晴儿研好墨,铺好纸后,朗明提笔一挥而就,对着笔下画出的寻易端详了好久,他才把笔放下。

    “这么年轻?他现在不会还是这个样子吧?”晴儿看着画中那个也就十八九岁样子的年轻人苦着脸问。

    “不会有太大变化的,红石还小的时候他来看过我,他一直记挂着我呢,可惜我什么都帮不了他……”朗明那已经开始昏花的眼中有了隐隐的泪光,他自幼进入玄方派,因红石谷中弟子稀少,寻易成了他最亲近的一个朋友,这份情谊是他这辈子最珍惜的,也是引以为傲的,但限于修界的规矩,他不能乱讲,只能把这份深情与骄傲埋在心底,今天在这个乖巧聪慧的孙媳一点点的试探下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些口风。他所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帮到寻易了,托寻易出刑渡的人影中他是排在前面的。

    晴儿见爷爷颇有愧色,小声劝慰道:“他都成精了,您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了,您别为这个挂怀了。”

    “他很不容易啊!很不容易!”被勾动心怀的朗明竟忍不住的落泪了,不论寻易在红石谷中扔石头,还是后来一下失踪三十年,等等事情现在想来历历在目。

    “爷爷,您别难过了,您好好活着,说不准他很快又会来看您的。”

    “我等不了了,他也是身不由己啊,来看我一趟不容易啊……”朗明抹了抹眼泪,努力平复着心情。

    “爷爷,他看着怎么有点……顽皮呢?您这画的可真是传神,不过您把人家画成这样,人家看了不会不高兴吧?”晴儿笑着说,想给爷爷分散一下悲伤之情。

    “他本就是这样的。”回想着寻易跳脱不羁没大没小的样子,朗明不禁露出了笑容。

    “那他一定是个很奇特的人,这么有趣还有那么大的本事,我真希望能有幸见上一面。”

    “你未必有这个运气,百年时光对咱们而言是一辈子,对他们这些世外之人而言不过是打个盹的光景,他不会这么快再来的,只能是赶上顺路过来看一眼,这还得说他这个念情义的,换作别人,永世都不会再来了。”

    晴儿闻言有点失落,见爷爷疲惫的闭上了眼,她只得识趣的悄悄退了出去。

    下午,晴儿又挎着小竹篮去把上午丢在菜地中的瓜菜捡了回来,顺便去附近野地中采了点苦叶菊,这种野菜只有这个时节口味好,采完苦叶菊,她一边用衣袖擦汗一边用眼睛四下搜寻着,看看还能不能见到那条蛇。女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晴儿是认定了那条蛇是不会伤害她的了。

    蛇没找到,却发现了一只彩裳鸟,这是一种极美极少见的鸟,个头比喜鹊略小,身上五色的羽毛流光溢彩,有着三条飘逸的尾羽,黄嘴红爪,叫声颇为清悦。

    看到这只站在远处一株柳树枝头上的彩裳,晴儿欣喜的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抓是肯定抓不到的,她只想离近点看一下,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祥瑞之鸟。

    在她距那株树还有三四丈时,彩裳发出一声鸣叫腾空而起,在阳光的照射下,如一片流动的赏心悦目的光彩飘在空中。

    “啊……”晴儿被它的美丽所震撼,一脸陶醉的发出了一声轻叹。

    这时,令她惊喜的事情出现了,那只彩裳并没有飞走,而是在四五丈外围着她飞舞起来。

    “太美了!”晴儿痴痴的看着优雅飞舞的彩裳,差点把手里的竹篮掉在地上。

    彩裳飞舞了一会,又停到了一根树枝上,一边用嫩黄的喙梳理着毛发一边朝她这边看。

    晴儿从欢喜中定住神后就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肚子,中午通过和爷爷的谈话,她已经怀疑到那条鬼面蛇的怪异举动或许和腹中胎儿有关了,现在遇到的这只彩裳也如此怪异,这就让她的疑心更重了。

    “小东西,真的是你在帮娘吗?”晴儿对着自己的肚子念叨了一句,然后缓缓朝彩裳走去,在心中对腹中孩子默念道:“你要真非凡胎,就让这雀儿别走,让我摸摸它,为娘觉不伤害它。”

    一步,两步,三步……,每靠近一步晴儿的心挑就加快一分,现在观看彩裳已经不重要了,这是在验证她的孩子是否有奇能,其实这是让她又慌又怕的,在各种传闻中,有奇能的孩子大多是和鬼魂、精怪相关联的,她不能确定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十步,二十步,三十步……,和彩裳相距不过一两丈了,彩裳用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她,在枝头上不安的挪动着,但就是不飞起来。

    晴儿心慌的不敢再往前走了,到这程度已经足可证明些问题了,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心中问道:“孩儿啊,你可不要吓娘,你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啊?”

    心念刚止,猝然响起的一声啼叫把她吓了一大跳,是那只彩裳鸣叫着窜入了空中。

    “你……你让它回来,娘还没看够呢!”晴儿跟自己的孩子耍起了心机,她想再验证一下。

    彩裳在空中兜了一个大圈子,又飞回到距她三丈远近舒缓的围着她盘旋起来。

    “让它落下来。”晴儿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在心中对儿子作出吩咐。

    “汪!汪!汪!”随着一阵狗吠声,水生叔家的那条大黑狗突然从草丛中窜了出来,呲着牙对飞舞的彩裳扑去。

    彩裳如一道霞光般飞远了,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